接着我说:”要打出去打,不要让这些学生看见血腥的场面,他们晚上会做噩梦的。“他接着话匣子:“你是怕你的小女友心疼吧!”我一笑而过。脱下T恤,扔给伞云,说:“等我,就十分钟。”而火说:“先别急,让你见个人。”接着,从窗口钻进来一个人,戴着面具,用绷带缠住双手,从衣着上看来是个男性但却发出一种不男不女的声音,我挤着眉头说:“哟,这不是那天被四弟打的像狗一样的山吗。你怎么来了。"虽然嘴上调笑道,但心中更加没底了。我对陈然说:”看好这对贱人姐弟,等我回来在收拾他们。“

  “要不要我帮你?”雷静和伞云同时道。

  “不用了,去了也是累赘,不要让我担心。”我说,“还有,伞云,刀拿来。”

  “那把?不会是那把刀吧!如果是那把刀的话,不行师傅说过的,你不能用。”

  我说,"都到生死关头了,不能不用。如若不用,死路一条。你仔细想一想。“

  酷J匠)7网)》永c@久{免◎费看T小%)说A。

  ”还说什么暗语,纳命来。“接着山朝我袭来,火也对我进行攻击,我从窗户跳下,说:”伞云,把刀扔下来,不然谁都活不了。“其实我只是闯出了窗户,但没有掉下去。在火与山来的时候我就知道外面定然有两条绳子,因为这都是应逃跑之需,当年我们十二个兄弟一起打地盘的时候和他们交过手,他们就是这样逃跑的,立时立刻,那把刀就被扔了出来,我把刀握在手中,把从车内拿出的刀扔到地下,刀死死地插在地上。火和山也跳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