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班同学着实被吓了一跳,如此彪悍,如此护短,又如此漂亮。雷静又发话了:“但如果抛开齐鲨,还是可以好好做朋友的。”最后她说了一句话和一个动作把我也吓着了。她说:“但如果伤了齐鲨,我会让你的身体像这张桌子一样。“说着她从腰后抽出匕首,把匕首插在张瑶的讲桌上。

  然后她对我说:”鲨,把刘恬弄走。让我做你旁边。”抽回插在桌子上的匕首。走向后边,她连书也没有,自然和我用一本了。上课时她和我靠紧紧的,我睡觉也睡在她腿上。下课,我在通向厕所的大道上走着,遇见了李琦,带着一群小弟,这家伙昨天被我收拾了两顿,今天没这么混了。但也要威胁几句,“你小子眼福不浅啊,昨天和刘恬伞云接吻还不够,冲冠一怒为红颜。把我给收拾了,我算是服你了,做我大哥吧。”

  “你干什么,我还要上厕所。”

  “正好顺道一块。”

  “不,别逼我叫人。”

  “您就聊我一桩心愿吧。”

  "不行,”“伞云、雷静、刘恬、张瑶、张修林、张修木、王建,出来。”

  。酷d匠/T网R、正版(●首发

  李琦身后的小弟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一拳打在那个人的头上:”人说话是狗能乱吠的吗?滚。“我再叫了一遍:“伞云、雷静、刘恬、张瑶、张修林、张修木、王建,给哥出来。“伞云张瑶和刘恬没到,其余人都来了,张修林、张修木、王建牵制李琦的小弟,我和雷静找李琦谈,说是谈,但雷静把玩着匕首,时不时的把寒光投在李琦的身上。李琦被吓尿了,对我说:”有种下午放学柳树巷,群挑。“我回了句:”群挑就群挑,我还怕你吗。“然后我搂着雷静对张修林、张修木、王建说:”收工了。“接着打开钱夹给一人发了一张羞羞的(人害羞了会脸红)毛爷爷。说:”给我找出李琦的弱点,一条五十。“然后我拿出了手机,拨了个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