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的颜色是什么,没有人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是没有颜色的么,或是清波的碧绿色?现在,天空完全被容在湖水中,蓝色的粼光层层迭开。安逸此刻就在湖面之下,双眼紧闭,凝住呼吸,感受湖水细小的波动。

  老者,也就是夕尊,仰躺在一块鹅卵石上,手里拿着一条兔腿,望向湖面下的男孩。

  “还不错,将近半个时辰了,看来天分并不弱。”说着夕尊大咬了一口兔肉,手摸弄着嘴上的油渍,一点没有个为人师表的做派。

  自从那天以后安逸就正式跟随夕尊修炼,也就是说,夕尊第一万零七个弟子正式入门。

  为什么要随着夕尊修炼,安逸想要的或许是想看看外界是否真如自己母亲说的那么精彩,而且,他也有自己的夙愿。

  修炼的第十五天,安逸成功感受到灵气,当晚,就被夕尊叫到了发现母亲尸骨的地方。

  夕尊碎空一抓,一团灰色的光团聚在他的手上,没等安逸问,夕尊就已经开口,这就是你母亲的记忆。

  安逸慢步上前,轻轻捧过这团若有若无的东西,将额头印在上面。

  夜色已深,两个人在丛林中奔跑,一男一女,安逸倒是一眼认出来自己的母亲,而另一个,应该就是自己父亲了。

  “快点!”父亲拉了一把母亲,跳上了一个土坡,这里枝叶稀少,月光从容打下来,安逸发现,母亲的肚子特别大,步履缓慢。这就是说,现在的安逸还没有出生。

  再看看自己的父亲,英俊的面孔上满是急迫,双臂一伸,抱起母亲,飞速穿行在丛林中,脚底盘旋着一道风刃,两侧的落叶被卷席飞起。

  “疾风步。”安逸猛然转头,才发现夕尊已站在自己身旁,背束着手,轻声说出这句话,“司空家族传世武学,利用天地之间风元素之力进行移动,像你父亲这样已经达到最高境界,眨眼之间,可移动上百米。”

  司空家族?传世武学?安逸转过头,似乎想到了什么。

  彭的一声响起,将安逸思绪拉回,父亲已经停止了移动,母亲仰躺在树下,抚着自己的肚子,面向眼前的人群。

  “司空破!你背叛家族,收纳龙族,帮助妖兽,而且竟然和魔族妖女勾结,罪不可赦,元老会令我等人就地将你斩杀!如若投降,交出魔族妖女,到可留你一具全尸!”这人浮在天空中,脚下一团逸散的金色光团,朗声道。

  “司空破!速速束手就擒!”周围几人也大声道,各个脚底都盘旋着不同颜色的光团,看似实力应该不比刚刚那人差上多少。

  父亲的神色很平静,一点波动都没有,但安逸注意到,父亲的背后的手掌慢慢握成拳,发出不易察觉的黑色光芒。这是蓄力的表现,很明显父亲是想要来个出其不意。

  父亲冷笑道“事已至此,我也不说什么了,安宁是我妻子,而且已经怀有我的孩子,我怎么可能放弃她,来保全自己的一具全尸!”

  “本来你是族长继承人,身上有家族的厚望,没想到你却与魔族妖族勾结,威胁人族安全,你自作孽,不可活,今天就由我来了结你!”脚底金色光团的人冲向父亲,双手微曲,两道金色光团将手掌包裹,散发出浓烈的灵气波动。

  就在那人双掌并起,拍向父亲时,父亲猛然甩出藏在身后的右拳,直直打向那人,黑色金色双光四溅,刹那间大片丛林恍如白昼。那人力道不及,连连后退,父亲揉捏着双手,冷笑着望向眼前的一群人。

  “司空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要做什么!”父亲大声喊道,声音中蕴含着浓郁的灵气波动,对面众人中实力较差的早已抵挡不住,双腿微微打颤。“我妻子乃是魔族圣女,体内蕴含天地灵丹,世俗罕见,家族里那些老滑头那个不想得到,以求得万年寿元,你们的心思我早已看透,也不必用什么叛逃的言语来辱骂我,要动我妻子,有本事踏过我的尸体!”

  司空云暗暗喘息着,刚刚的交手已经说明了,司空破绝对不是族内记载的实力,甚至要强上很多,自己全力一击被他从容挡下,如果真的达到了那个前所未有的境界,别说自己了,就算是这里十多号人加起来都不能动他丝毫。

  “酷K匠f网&首}◇发P

  父亲内心也不平静,现在手腕隐隐作痛,甚至已经有了一点骨折的感觉,自己的实力并没有比司空云强多少,而自己用一拳对他的两掌,除了自己蓄力时间更长外,更主要的是他深深明白自己如果挡不下这一击后果。

  而现在,自己已经成功给对方布下了自己突破境界的假象,对方显然不敢轻举妄动,这给自己充分的时间进行逃脱路线思考。

  “你父亲很聪明,可惜他有一步做错了。”夕尊说。

  “什么?”安逸回头,可夕尊并没有看他,而安逸已经明白,显然这是夕尊要他自己看,自己观察。

  父亲就这么和对方对峙着,双方一动不动,而两方的气势并没有减弱,磅礴的灵气如同火焰般一次次卷蚀着天空。月光因为周遭的树木早已被强大的灵气波动破坏,倾洒在父亲和那群人之间,如同一条白色的长廊。

  时间突然定格,树叶也不动了,整个世界一点声音也没有。

  “看出来了么?”夕尊问,双手背在身后,但很明显,他将时间定格在这一秒。

  “有什么不对的么?”安逸问,父亲明显在争取一切时间来进行逃跑线路模拟,所做的一切,都是很正常很明智的选择。

  夕尊没有说什么,走向前,站在父亲和司空家族群人之间,伸开双臂,丈量了一下之间的距离,再向安逸望了望,更准确地说是向安逸身后那一条唯一的逃跑通道望去。

  忽然飞身旋到安逸身旁,夕尊右手轻点空气,一道涟漪自指尖散出。

  “你父亲,他思考的时间太长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炎喻说:

  新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