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两人慢慢下落,一点点的白色雾气开始蒙现在安逸的脸上。安逸紧张的抓住老者的手,紧张一方面是这个深坑似乎有个近千米之深,另一方面就是将要寻到自己的母亲。

  “抓紧了!”老者也紧握安逸的双手,其实以他的实力这种风旋算得了什么,只是现在发挥不出自己实力,又还要带着这么一个孩子,当然要小心谨慎一些。

  白雾越来越浓,开始四处飘动,安逸紧紧握住老者的手,耳畔的狂风刮得脸生疼。

  白发老者带着安逸在白雾之中闪动,身上浮现着一层淡淡的银白色的光气。两道身影变淡了,已经被老者自身散发出的气息笼罩。

  “我看到风旋了!”安逸大喊,去不想硬是灌了一大口厉风,呛得直咳,喉咙生疼。

  “别说话,看好了,这是第一课。”白发老者眼睛微闭,手指轻轻拂动,随着风流在空中曼舞。突然,双手一合,两指伸出,直指风旋的中心,一道银白色的气流萦绕在老者手指上。

  “冲!”老者一个发力,带着安逸猛冲向风旋的中心,两人身形旋转着,银色的气流从老者的指尖飞速漫延向两人全身,将两人包裹在中间,形成一片暂时的无声界。

  刹那间,安逸感受到了风旋返回来的强大冲击力,令他睁不开眼睛。

  就在他闭眼的一瞬间,听到耳边彭的一声,再睁眼,自己脚下已经踩下坚实的土地。

  转过头看了老者一眼,老者依旧保持着他的招牌微笑,这么强烈的冲击安逸知道大部分是分担在老者身上,但看对方却是一副我没关系的表情。

  “好了,开始吧。”老者说,径直走向一边,开始了所谓的行动。

  行动是什么,安逸很清楚,寻找自己母亲……的尸骨。他只是站在原地不动,这是一种既想又怕的心情。

  安逸今年刚好十二岁,常年生活在山林之中,已经让他的体内营养严重失调,看起来仅有十岁的样子。这片自然给与他这羸弱的身体的同时,也给了世间人类所没有的单纯,他只知道好的和坏的,只知道美的和丑的,不知道什么叫做钱,什么叫做权。

  至此安逸仅仅接触过两个人而已,一个是自己的母亲,另一个就是在一旁草丛中翻弄着什么的活宝老者。接触的人真的很少,少到让安逸无法去交流,无法将自己内心想的丝毫吐露出来。有人抱怨自己的内心会被他人窥探,但谁又能懂得孤身世间,无人试图去了解的孤单。

  天空不是正常的蓝碧色,一个巨大的风旋在那里盘旋,中心一点凝聚的一个暗银色的黑色光点,隐隐约约散发出一道道冲击。

  “小子。”草丛中传来老者的声音。

  {看》正版$章节\上}j酷0匠“《网|

  安逸拨开草荆跑过去,只见老者站在一具尸骨旁,双眼直盯着安逸。

  真的只剩下了尸骨,甚至连骨节都不再完整,化作许许骨粉散在一地,而令人诧异的是,尸骨之上的一件蓝色彩衣竟然完好无损,连一点点灰尘都没有。

  安逸双腿打颤,自己脑海中不止一次试图去颠覆这具尸骨是母亲的想法,但这件蓝色的彩衣一次又一次将他的想法推翻。

  这真的是母亲么……

  安逸自小就没有见过他父亲,真正是由他母亲一手拉扯大的,母子在山崖上,湖泊边,森林中,大树下,小屋内,炉灶旁,一幕又一幕,比之前绿光给自己带来感觉更为清晰,一颦一笑,一停一顿,一动一触,结成自然。

  安逸双腿终于坚持不住,硬直地跪在地上。

  这就是心痛的感觉么?安逸曾经听母亲说过这种感觉,那是自己天真的问着母亲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母亲想了好久,吐出了一句:是我想你父亲的感觉。

  老者拍拍安逸后背,将他拉起,走向尸骨。

  安逸眼睛直愣着盯着母亲的尸骨,脸颊不住地颤抖。眼泪没有留下来,只是早已将眼眶堆满。

  “小子,我活了几万年,看了无数的生生死死,没千年百年就会有我的弟子离开我,我的心情并不会比你好多少,我有时会想我真的不适合教弟子,一个个活的都没有我这个老东西长。”老者缓缓说着,眼神不停地在安逸和尸骨之间飘动。

  “不过后来我就不再那么在意了,人各有命,天将灭我,我不能活,生死轮回只在一线之间,没必要过于挂念,轮回八十年,八十年后依旧能够再重逢。”老者抚了抚自己的白须,自己过世的弟子,少说也有近千人,自己并不能整天伤心,人在世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活,正如那句话,人各有命,来世重逢。

  安逸并没有答话,只是静静的跪在尸骨前,将身子倾在尸骨之上,做出拥抱的动作,但他并没有抱紧,这样风吹雨淋,已经干粉化的尸骨完全经不起他的一抱。

  “她就是你母亲,我希望你能够敢于面对现实。”老者说。

  “啊!”响彻天地的一声哭喊,四周丛林中飞鸟涌出,在天空中盘旋。

  安逸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人伤感时为什么会落泪,谁也不会明白,就算谈及什么奇特的人体构造,但最终抵达的还是人得本心,人伤心了,就落泪了。

  过了好久,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依旧是老者站在趴在尸骨上的安逸身旁,月光和星光将这个场景映的分外迷人,白光倾泻,皎珠流转。

  “好了吗?”老者问,望向伏在眼前的安逸。

  安逸慢慢站起来,身前已经沾黏上灰白色的骨粉,红肿着双眼,对着老者微笑道:“帮我一下,好吗?”

  老者没有说话,右手轻挥,一道银白色的气流将地上的尸骨包裹,慢慢送上天空,尸骨在天空中旋转,浮动,最终轻轻的彭一声,尸骨化为无数的细小灰白色粉末,从天空中倾泻下来,将这片土地布满。

  该消逝的,总会消逝的。

  两人望着天空,夜晚的风旋不再猛烈,黑蓝色的天空和上面点缀的繁星,将整片月光迎散出动人的光亮。一老一少,伫立在月光之下,不动分毫,安逸望着老者,老者望着安逸,他们都明白了彼此现在心意,之后的事,之后再说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炎喻说:

  虽然咱们网站看玄幻的比较少,但也不至于没有吧,求追求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