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夕尊自喻幻术无敌,但竟然被你破解了,小子可有兴趣拜我为师?”白发老者左手扶膝,右手缓缓地屡着胡须,眼神有些期许的看着安逸。想说着自己万年岁零,见过不少少年英才,面对自己的幻术,倒还真没有多少能够在短时间摆脱出来,尤其在少年时代最为重要的亲情关上,还没有一个人能够将其破解。

  “你是谁?”安逸似问非问,有些在审问的说,而他的眼神,正在观察着这个漆黑的山洞,没有洞口的山洞。没有洞口,却有着光亮,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看着老者这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定是他所为了。

  “我?小子你听好了,我就是天下幻术的祖师爷,凡界无人能敌的夕尊。小子,吃惊吧!不用磕头,鞠个躬就行了。哈哈哈~”白发老者仰面大笑,似乎很是得意,为自己曾经那些个光辉的战绩。哈哈,几百年过去了,说起自己的名号依然这么霸气,老者自顾自的笑的不亦乐乎。

  “听不懂。”安逸的语气依然没有什么变化。

  “小子你这就不对了,我夕尊这么有名,你爸妈没给你讲过?就算你不知道,我这么大把年纪,你也得给点面子吧。叫声前辈也行啊。”白发老者低声嘟哝,手又在不停地玩弄自己的胡须。枯老的干巴巴的双手在白胡子间穿梭,有些迷幻。

  “我不知道你是谁,告诉我,怎么出去。”安逸依然在那站着,就这么静静望着白发老者。

  “不想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么?”白发老者嘴唇微动。

  “我已经猜到是你把我弄到这里来的了。”安逸不想和这个老头多说一句废话。

  “小子很聪明么。”白发老者微笑道“就是我把你弄进来的,看来你小子并不傻。嘿嘿,会不会觉得我很厉害。”

  安逸抬脚便向前冲,他不是那种随便出手的人,但是只要确定了目标,就不会留手。而且,白发老者玩弄他和他母亲的亲情。“我,最讨厌戏耍我的人。”

  “你以为你能伤了我么?”白发老者还是保持着他那有些猥琐的微笑。

  “能否伤到你,不动手怎么知道!”安逸已经冲到了老者的面前,也就距离个几米远,老者还在那笑,看我不把你这张厚脸打肿!刚欲抬脚,却发现双腿已然动弹不得,像是陷入泥潭之中,虚幻的潭水冰冷刺骨,令安逸的肌肉不住的抽搐。安逸面色开始慌乱,“这是……”

  这种感觉,就像失去了双腿一样。

  “小子,破了个连基本幻术都不是的小把戏就这么张狂?有骨气是好事,但没有能力去争斗,什么都不是,这就是实力,能够将身份,地位都凌驾于下的实力!”白发老者又开始玩弄起他的白胡子,他已经站起来了,依旧面带微笑,静静地,静静地看着安逸,眼神有几分玩味。

  “我的幻术是利用了你与你母亲之间的亲情,但是,只要你的意志足够坚定,就能够逃脱一切,无论是多么的真实,都能一眼看破,毫无忌惮的挣脱。”白发老者缓缓说道。接着,陷入一片静寂。

  “人心的力量是没法估量的,或许一个极其弱小的人都可能破了我的最强幻术,不过这种几率几乎为零,除非他有着造化的心境灵魂。”

  “小子,可愿意拜我为师?我夕尊既是幻术始祖,更不会只是独闯天下,我弟子虽然不多,但个个都是人中龙凤,无不独霸一方,我的大徒弟,或许在世,他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但是,我有信心把你培养的更出色。”说罢,老者走到安逸的身前,右手慢慢放在安逸的额头上,手掌上现出一道淡淡的银光。

  安逸觉得自己整个精神已经变得呆滞了,丝毫不反抗,任由老者手心的能量进入自己的体内。渐渐地,他感到曾经的一幕幕又在他的脑袋之中不断出现,一幕接一幕。妈妈给他做饭,帮他洗脸,掉落山崖,自己的奋力攀爬,左右闪动的敏捷的场景,又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慢慢,拿到银色光芒变得黯淡了,似乎记忆的回放要结束了。但安逸不愿意就这么停下来,他想继续看,看母亲与自己的生活,那些快乐的日子。随着银光的渐渐抽走,回忆变的越来越淡,变得越发模糊。看着,快要消失了。安逸的心里不停地说:回来,回来啊。

  突然,银色光芒的抽离停止了,它回来了,被一层绿光包着。绿中银光闪现,似乎要挣脱,但挣扎几下,就放弃了,安逸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回忆,直到自己也觉得有些厌了,绿光才渐渐的消散。

  安逸睁开双眼,看到的是白发老者目瞪口呆的望着他,样子很滑稽,安逸越看越有意思,忍不住笑出声来。

  “小子,你是不是有隐藏的记忆!”白发老者看着神色迷茫的安逸,忙的大喊起来:“快说!”

  “我不懂啊。”安逸不知道什么隐藏的记忆“我的记忆你看不到么?”

  “小子,你这些年的生活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白发老者记得双手紧抓安逸的两肩,不停的摇晃。

  “有,有道绿光……”安逸似乎被老者的这番神态给吓着了,支支吾吾,半天憋出一句来。

  “然后呢?”老者急不可耐的询问。

  “有道绿光冲击了我,然后我的身体就变得比以前更好了。”安逸不敢太急,他怕老者再作出那副要吃人的姿态。

  “没了?”老者问。

  “没了。”安逸小心翼翼地,慢慢地说。

  “是神物,是神物。你这徒弟我要定了!”白衣老者看着像疯了般,连仄几声,“小子,刚才我就和你说过,我夕尊幻术无敌,而且大能弟子众多,自是有一套训练修身之法,入我门下,包你前途无量,修炼之道畅通无阻。

  老者看安逸不答话,就这么站着,叹了口气,说:“你不愿拜师也罢,但是你想不想看看你母亲?”

  安逸不是不想拜师,是老者的一番狂笑把他给吓住了,愣是没回过神来。一听到可以看到自己母亲,安逸立马就来精神了,连忙“恩恩”的回答。老者伸手抓住安逸手腕。

  “其实刚才除我之外全部的全部都是幻觉,从你被巨大的吸力吸下来,到你和你母亲相见,再到后来的我们相遇的山洞,都是我用幻术模拟出来的。”白发老者缓缓地说:“这才是真实的世界,其实你一直都在悬崖上面,哪也没去。”

  身边场景不断变换,像一条水幕,打帘破视,自己又回到了山崖之上。安逸现在打心里佩服这个夕尊,幻术竟然这么厉害,让自己完完全全沉静在其中。

  “现在,下去吧。”说完,老者抓住安逸,跳下山崖。

  酷M匠网f永久QE免yr费E看小c说(

  安逸觉得耳边风在呼啸,双眼也被想自己扑来的急速气流弄得睁不开眼睛

  “这个坑的中部有个风旋,抓紧我!”老者对安逸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炎喻说:

  新书求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