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儿,孩子,孩子……”无边黑暗,一声娇柔的女声从远处传来,在这似黑洞的空间中回响。

  安逸觉得脑袋昏涨,眼皮睁不开,整个身体就像完全脱力了一样。记得以前母亲教自己一些简单的格斗动作时就告诉过自己,脱力时对任何一个人都是十分危险的,无论是否是高手,因为这是任何的攻击都会对自己造成威胁。安逸躺在地上,过了一会儿,声音终于回荡到安逸耳边,他听到似乎有人在叫他,若有若无,他也懒得去看,只是觉得特别累。

  “孩子,孩子……”

  安逸又听到了声音,这次他挺清楚了,声音在叫他的名字,安逸摇了摇头,双手撑地,慢慢坐起来。他竖起耳朵收集声音,听听是从那里传来的。

  “逸儿,逸儿……”

  安逸听到了,是后面!安逸用力一撑地,奋力一跃,站稳身子,转过身,向身后的黑洞看去。他不知道是什么,但他从小就有的谨慎性格告诉他现在就在这站着是最好的选择。

  安逸死死盯着黑山洞,声音还在响,只是听起来离着自己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渐渐的,声音变得大了起来。突然,一道黑色的影子出现在黑洞的边缘,步子很轻,口中呢喃:“逸儿,孩子,孩子……”安逸已经做好了攻击和逃跑的计划,前面是黑洞,后面是岩凸,他完全有可能顺利逃脱。但是他担心一点,他并不知道这是哪里,他是怎么到这里的。

  声音已经很近了,这时,黑影露出了一只手,是一只女人的手,极为细长。安逸一颤,他有种猜测,但并不确定。接着,露出胳膊,肩膀,身子,直到那张倾城的面庞。她向安逸冲了过来,安逸却用比她还要快的速度冲了过去,靠近,靠近,两人紧紧拥抱。

  “妈!”安逸已经止不住自己的泪水,双眼泛着泪光,紧紧抱着自己的母亲,生怕松手就会消失。没人能说出亲情在人的心中到底是什么,但没有一个人能够放弃哪怕一丝亲情。

  “孩子,苦了你了……”母亲的手抚摸着安逸的头,白皙长细的手指在安逸的乌黑及肩发中穿梭,两眼含泪,口中的话语也有些颤抖。就这样,两人紧紧拥抱,很久很久,他们都不愿和自己最亲的人再次分开,就算是几秒钟。

  安逸可算是将这一年来积聚在心中的失落全部爆发了出来,哭累了,就依偎在母亲怀中,将头深深低下,嗅着母亲身上曾经陪伴自己童年的香气,他现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就这样,安逸睡着了。

  旁边的岩壁上出现了一个身影,是个白发老者,低声叹道:“也不过如此,待他醒来把他送上去吧,诶~”而后又隐入岩壁。

  安逸这一觉是他睡得最舒服的一次,他很兴奋,因为他找到了他的母亲,一样的面容,一样的气味,一样的衣着。一样的衣着?不对。安逸心想:自己母亲从山崖上坠下有一年多了,为什么衣着还如此完好?这一年又是怎样活下来的?山洞中没有食物,没有生命。而且自己是被一股大力脱下来的,那股力量蕴含的并不是什么温和的元素,而是带有一丝强迫,就算那股力量是好的,但怎么会如此巧,就这么找到自己母亲?难道这是个陷阱!

  安逸不敢睁眼,只在心中暗想,真的是这样,那这个母亲又是谁!安逸不知道现在该如何是好,他不知道母亲到底是不是真的。突然,他想到了,自己昏迷掉落山崖,而且是掉在靠近岩凸的位置,身在黑山洞的“母亲”怎么会知道。这一想,安逸已经确定了这个母亲是假的,这是陷阱,但到底是要自己的什么呢?他搞不清楚,自己一无所有。但现在首要任务是快些逃脱。

  安逸准备好了,他已经知道这个事陷阱,也就无所谓了。安逸蓄力一推,自己向后一跳,站在地面上,看着地面上被推倒弄得浑身是泥土的“母亲”。他不禁暗骂,这是谁弄得陷阱,太逼真了吧!将自己最亲近的推到在地上,安逸就算是知道这是假的但仍然心中不是滋味,一阵愧疚感由心而起。

  “逸儿,你这是……”母亲半躺在地上,袖子被岩石划破,浑身都弄得脏兮兮的,一双眼睛含泪望着安逸,她看不懂安逸为何要推倒自己最亲的母亲。

  “闭嘴!你到底是谁!”安逸就这么站在地面上,冷冷的看着地上的“母亲”。虽然他也希望这个“母亲”是真的,但这一切是不可能的,不符合常理。

  “逸儿,你是怎么了?我是你妈妈啊!”两行热泪从母亲的脸庞滑落,口中轻声呢喃道。

  “我母亲早已坠崖身死,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利用我们之间的母子之情!”安逸也已经哭了,他现在比平时更思念母亲,面对“母亲”又不能相认,他的心中所泄掉的失落感又补满了,而且还充满了一丝愤怒。

  “孩子,孩子,你好好看看我啊,我是你妈妈啊!孩子!”母亲已经站了起来,扶着岩壁,就这么用一双含泪望着安逸。

  “你不是,不用再装了,我母亲不可能还活着,告诉我你是谁!”安逸不想再和“母亲”纠缠,再痛苦还不如早些解决。他要逃出去,才能到坑底去寻找到自己真正的母亲。

  “你这孩子,我把你生出来你就这么对我么!”母亲双眼布满血丝,握紧拳头,向安逸冲过来。

  “你不是,再掩饰也没用的,我不会对一个利用他人母子之情的人产生怜惜之情的。”接着,安逸就向左一闪,“母亲”扑了个空。

  “母亲”从地上爬起来,盯着安逸,就这么看着,眼神哀怨,令安逸好不心疼,过了好一会儿,“母亲”朗声大笑:“哈哈!哈哈!”

  @酷C匠d网,J首)发g

  “你笑什么?!安逸也紧盯着这位“母亲”,心中满是疑惑。他想要看看这个“母亲”到底是什么!

  “哈哈,你这小子,没想到一开始迷失了自己,但在一阵宣泄后仍能认清现实和幻想,有意思!哈哈,有意思!”母亲的身影已经有些变形,变得扭曲了。

  “你是谁!”安逸冷冷的问道。

  “我夕尊自喻幻术无敌,但还是被你破解了,小子可有兴趣拜我为师?”母亲的身影变成了一个老者,白发老者。老者面带笑容,就这么看着安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炎喻说:

  首发两章,希望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