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山的中部有个大坑,异常巨大,深不见底,四周的石壁极其光滑,,从上向下看,就好似一个巨大的圆形。坑的面积很大,里面长满了各类植物,碧绿的圆坑远望甚至带有一丝神秘和恐怖。

  突然,坑林中飞出一只湛蓝色的琼鸟,飞及而过,带动着周围的气流不停地呼啸。鸟越飞越高,向巨坑的顶端飞去。几息之后,蓝琼鸟飞掠过巨坑石壁,冲出巨坑,它的身后,一个黑点在左右移动。

  靠近看。山崖上,一个矫健的身影蹿上蹿下,左右闪动,似乎在寻找什么。终于,他停下来了。仔细看是个男孩,也就十岁左右的样子,头发及肩,双眼直直盯着左侧的岩壁,似乎在准备什么。他微微一笑,他准备好了,向左一跃,双手伸出,身影在空中略微停滞,待到他落到另一侧的岩凸上,男孩两手反过来,多了两个鸟蛋。鸟蛋的灰白透银的颜色,很是漂亮。

  “终于弄到了。”男孩紧贴山壁,将两个鸟蛋放入怀中,向上一跃,攀着岩壁向上爬,手下脚下岩凸仅微微探出岩壁,任何人看了都不会放心在其上行动,可男孩可以。几息之后,男孩已经站到了坑顶边。男孩就那么静静站着,向下俯视,过了好一会儿,男孩才转过身,掏出鸟蛋,向山下走去。

  山下的小屋里,男孩支起小锅,升起火,将鸟蛋置于锅里。男孩叫安逸,他一出生就在这个山中,他的母亲把他带大,教他说话,识字,用现在他用的炊具给他做饭。就在一年前,他的母亲从山上跌入巨坑里,他就不断练习攀爬,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爬到坑底去,找到他日思夜想的母亲,甚至是尸体。

  安逸也不是不想出去,只是这片森林太大了,无边无际。他除了母亲外再也没有看到一个人,所以安逸心中总是增添着失落。当他的失落感无法忍受时,他就会到他母亲坠落的那个山崖,抱膝而坐,有时会在那里坐上一天一夜,什么也不干,只是安静的发呆,也不时望望天上闪动的星星。

  安逸吃完简单地晚饭,就躺在那张大床上,透过窗户望外面的星星,有时看着星星闪动,安逸就觉得自己的心也在随着它们一起跳动,因为除了母亲,就只有它们陪伴自己了。慢慢,安逸也觉得有些困了,打个小哈欠,缓缓闭上眼睛。整个林子静悄悄的,连野兽吼声也没有,皎洁的月光照在安逸脸上,仔细看看,安逸到还有张挺俊朗的脸。

  FX看正8版@r章)节上酷1%匠网W●

  一大早,安逸就起床,每天早晨练习攀爬岩是安逸对自己的要求,渐渐的,也变成他的习惯。

  “呼,今天真够冷的。”安逸在山崖上活动筋骨,口中吐着热气。左脚蹬着,两只手撑住,右脚在旁摸索着,又一跃,双手一抓,换到另一侧去,每一步都很稳。

  一个人的生活总是孤寂的,没有生灵的陪伴,没有言语的交谈,人所独具的灵魂也在慢慢消融在这一片无垠的森林中。

  安逸有看星星的习惯,有时几天一次,有时一天一次。母亲曾经说过外面的世界比这里要精彩很多,各种新奇的事物,各种瑰丽的景色,但却没有这里的单纯和天真。安逸并没有多么在意母亲最后的一句轻叹,仅仅将那前半句的外界风采印在脑海中。

  大约是在半年前,安逸又一次坐在山崖上,依然望向那颗他自己认定的属于自己的星。

  突然,北方的天空多出了许多亮点,过了一会儿,靠近了。是几十道流星,流星整体散发着银白色,而和普通流星不同的是,领头的几道流星,呈现出不同的颜色,互相交错,十分炫丽。这时的安逸正躺在地上望着天空,看到来了一群流星,兴奋之极,忙坐起来呆呆的看着,看着那一道道白光交错,身后留下的道道隐约的白色光痕。当他看到领头的几道异色流星时,心已经颤动,色彩交错,这是多美的景象啊。

  安逸痴痴地凝望这几道异光,忽然,他觉得那道绿色的流星离自己越来越近,似乎是在向自己冲来。但安逸已经看的痴迷了,当他发觉时,绿色流星已经到他的眼前了。安逸忙向一侧躲闪,但绿色流星径直向他撞来,安逸吓得闭上眼睛。

  绿色流星本该直接将他撞死,但及身的时候,耀眼的绿光变得有些许柔和,略微地停滞,而后穿过安逸落入安逸身后巨坑中。安逸自然没有看到这一幕,但是,安逸的力量比之前强了数倍,以前只能冒险在岩壁上移动,现在却能在上面呆上一天。在岩壁之上,身体移动更加灵活,而且在一些险要的崖尖上,亦能如履平地,平衡感大大增强。

  安逸不知道这些是怎么回事,而这些又是在绿色流星撞安逸之后变化的,安逸只能将这些归咎于绿色流星发出的耀眼光芒,因为在他感觉被撞时,疲劳了一天的身体刹那间充满了活力,连着三天没睡觉,才将这些活力泄掉。

  “在这一带晃了十多天了,该往下走走了。”安逸很想去坑底,因为他亲眼看到他的母亲从这坠落至底的,他心中唯一的愿望就是找到他的母亲,也许找到的是尸体。

  身着黑衣的安逸小心向下移动,每向下一米,困难都增强很多。左手撑住,右手向下抓,这一片的岩石很少,着力点少,更加危险。安逸一点点移动,手指紧扣岩凸,双脚稳稳踩在下方的岩石上,左右开工,寻找着力点。突然,左脚踩空,安逸立马抓稳岩凸悬吊在上面。

  “好险!”安逸低叹“怎么有些头晕,还是先上去吧。”安逸慢慢的向上爬,毕竟头有些昏沉不敢不小心,左右手交替,终于爬到崖顶。“呼,头怎么这么疼!啊啊!疼死了!”安逸感到头部似乎要撕裂了,抱起崖边一个粗木撞了起来,几次撞击,安逸头更加昏沉。这时,一股无形的吸力牵引着安逸的双腿,把他向坑里拖,安逸觉察到,死死抱住粗木,一边抵御着头疼,一边挣脱着吸力。突然,粗木消失了,安逸立刻死死抓住地面,但无形吸力将他一点点向坑里拖,终于,安逸抵挡不住了。

  “啊!”一阵剧痛,接着安逸坠落山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炎喻说:

作品新开,更新会慢些,如果支持的话,可能会加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