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头发比较长,秦松又抓着比较靠上,一路拖过去,疼的他哇哇的叫骂!秦松一步步的把他拖到了板砖男身边,然后一脚踩在了那人身上喝道:“胡风!一开始我还在想是谁和老子过不去!没想到是三狗那杂碎!是不是他职中的老大做的太平了!”

  “哼,有本事你今天晚上打死我!要不然,哼哼,连那孙子也逃不了收拾!”胡风被秦松踩的一阵哼哼,眼睛瞥向我放出一句狠话!

  “我去你妈的!职中的了不起啊!”赵强刚刚从地上爬了起来,就听到胡风在发狠,加上之前一个照面就被甩了出去的耻辱。大骂一声,跑到胡风跟前,狠狠的朝他的肚子跺了一脚。

  胡风不傻,知道这时候讨不了好,看着我们忍着疼痛,闭上嘴就不说话了。板砖男还在昏迷,虽然板寸五兄弟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但我估计多半是装的!怕挨打!

  W“更*新|最z快lh上o、酷匠h网?

  秦松蹲下身子,给了胡风一个响亮的耳光,沉声说道:“我可不是吓大的!老子等着你们!记住下次让三狗光明正大的过来!别整这些阴的!”

  秦松说完之后,走到可怜兮兮的烧烤摊老板面前,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零票,也没数多少钱,全部塞了过去。老板感激的连声道谢,可不得道谢么。卖了那么多串子,最后因为打架,一分钱没捞着,还有那倒了的桌子和凳子,连一毛钱一个回收的酒瓶子都不知道碎了几个了。

  看着秦松的动作,我也有点小触动,把王龙的拿张毛爷爷递给刘申,让他去把账给结了。虽然我们不给钱,老板也不敢咋样,但我感觉心里肯定会过意不去。

  “你和他们有仇吗?”秦松很霸气的给完钱,转身就走,根本没理会我们这边友爱的校友们!但我却有一些疑问,还没得到答案!我赶紧追了上去,开口问道。

  “和你无关!”秦松看着前边的大路漠然的说道。

  “好歹人家也说了要对付我!你怎么的也给得点信息吧!”秦松的回答和刚才的表现已经足以证明。他和职中那边有很大的过节,双方都认识,对方是来寻仇的!

  “自己小心!”秦松冷冷的吐出四个字,继续大步往前走,根本就是懒得鸟我。

  “妈的!什么怪人!”秦松的臭脸让我很不爽,我也不再跟着了,停下步子低声骂道。

  赵强看着慢慢走远的秦松气愤的说:“妈的,帮这孙子打一架,老子腰都快摔断了,就这么走了啊!”

  “哈哈,得了吧你!谁刚才大言不惭说五分钟就把人干倒的?我看你一分钟都没撑住啊!”看着赵强撑着腰的样子,我就想笑。

  “萧哥,你也真是的,知道那家伙这么厉害,也不拦着我点!”赵强嘟囔了一声,也没面子再说下去了。

  “哈哈!~哈哈!”赵强幽怨的样子惹得大家一阵大笑!

  “笑你大爷啊,你个死胖子笑个屁,打架就没见你冲到过前面!”其他人赵强不敢动,就敢欺负孙全,见孙全也乐得不行了,气的赵强一脚就踹了过去。

  “好了好了,别闹了!”我见赵强和孙全很快就斗在一起了,赶紧阻止道。

  “王龙,职中在什么地方?”我看了看王龙,开口问道。胡风放出话来要收拾我们,我敢肯定他不是撂空话,职中是有名的凶,我不得不防!赵强他们还是很听我话的,听我张口,马上就停了下来。

  “在镇南,走路的话大概半个多小时吧!”王龙估摸了一下回答道。

  “那镇里还有其他的学校吗?”我来镇里不长,根本就不熟悉这里的情况!

  “没了,就职中和咱们文才。哦……对了!还有一个小学,不过对咱们好像没啥影响!”

  “嗯……那大家以后上学放学注意点,都一起走。刚才胡风说要收拾咱们和秦松!我感觉不是放空话!还是小心点的好!”我想了一下,也就上下课的时候职中的人能下手!我就不信他们再凶,能凶到学校里来!

  “唉,帮了一个闷瓜,惹了一身骚啊。龙哥,你说咱帮的值不值啊!”赵强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道。别说他了,就秦松那态度,我都感觉不值当!

  王龙显然对秦松也有些无语,不过也只能摆摆手:“算了,一个学校的,反正都已经帮了,再说那么多废话有啥用!走吧,回家!”

  “对!回家!今天干了两仗都赢了都应该高兴才是啊!”一番话说的大家都有些沉闷,我急忙给他们打气道,毕竟现在才刚开始!称霸全校,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我左手搂着王龙,右手搂着赵强就往回家的道上走。不过没走几步,我突然感觉好像漏了点什么!走的越远这种感觉越强烈!猛然一想,妈的!竟然把李峰给忘了!

  等我们火急火燎的赶回烧烤摊那个地方时,胡风和板寸头们都走了,摊子也撤了。也就剩下李峰这虎逼,还靠着大树睡得香着呢!

  “妈的,这家伙真能睡!”我抱怨的一句,把李峰给架了起来,然后问道:“你们谁知道李峰家住哪啊?”

  王龙他们都摇了摇头,只有一直没说话的孙全这时蹦了出来说道:“我知道在哪!”

  孙全别看打架不行,这平时年级里面的事他倒知道的不少,李峰家的地址,还是他从李峰的学生资料上看到的,也怪难为他的了,这都被他记下来了!关键时刻还派上了用场!

  我们在树下说了一会儿话,就各回各家了。而送李峰的任务,我很是雷锋的给接了下来!王龙本陪我一起的,但被我拒绝了,李峰家和他们家是相反的方向。这一来一往的,免不了又得很晚!

  我打车把李峰送回了家,别看李峰瘦了吧唧的,那喝醉了比死猪还沉,可把我给累惨了。从李峰家的院子里出来,已经九点了。出了一身汗,秋风一吹还有点凉。

  “萧何,你在哪!”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口袋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一个没有保存的号码,我一接起来,就听到陈婧有些紧张的在那头说道。

  “在街上,怎么了?”我平和的问道。虽然陈婧上午让我很生气,但现在火气也已经消的差不多了。

  “我们出来聊一聊吧,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