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松已经倒在了地上,而几个人里面,战斗力最强的应该就是后面加入的那个人。跑过去的途中,我抄起一把板凳,对着秦松的位置两步就冲了过去!

  进入他们的包围圈,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我握紧凳腿,朝着那人猛地挥了过去。那人反应很快,稍微往后一退,就把我这突然一击给躲了过去!

  王龙几人也在这时候冲了进来,各自对上了一人。王龙更是勇猛难当,一手夺过眯眯眼砸来的酒瓶,反手就还了眯眯眼一记!酒瓶“嘭”的一下爆开了,眯眯眼又“嗷呜”一声躺回到了地上!

  “你是谁?”后来的那个人,吃不准我们到底是什么来路,谨慎的盯着我,开口问道。

  “反正不是朋友!”我嘴角微微向上一翘,隐晦的说道。看刚才的情形,这些人肯定还有帮手,而他们和秦松之间有着很大的过节,要不然,眯眯眼也不会在最后,还拼命的拖住秦松,不让秦松离去。这时候暴露自己的信息,可不是明知的选择啊!

  酷I匠%网唯●一$/正¤版,s其◇l他_N都|是H盗$版

  “那你就是他的朋友咯!”那人指着躺在地上的秦松阴冷的说道。

  “也不是!”说完,我攥着板凳就冲了过去,使劲的朝那人身上砸去。得赶紧速战速决,要是这群人真的有后手,那可就是杀人不成反被操了!上来补刀,要是被人从后面捕了那就有的玩了!

  那人身手虽然没有秦松厉害,但看样子也是一个打架的老手了。至少,我要手里没有武器的话,肯定打不过他!几次板凳甩过去,都被他轻描淡写的给躲了开。

  王龙那边基本上已经快结束战斗了,板寸五兄弟实力本来就不行,王龙和赵强两人应付他们那是绰绰有余了,更何况之前他们还被秦松收拾过一遍。

  “惹了我们职中的,可没你什么好果子吃!”那人一遍躲开我手中板凳的攻势,一遍大声的警喝我。

  “我倒要看看职中的人怎么给我坏果子吃!”我向来吃软不吃硬,他这一说,我更有火了。顶了一句,手里的力道更大了,板凳挥过去的速度也越发的加快。

  职中我并不陌生,职中的学生很野,和初中生没的比,都是社会上混的。一个个都是打起架来不要命的主,因为他们太狂了,所以名声并不好。我只在乡里听说过镇里有职中,但来了这么长时间,我还真不知道职中在什么地方,这次竟然让我碰上了职中的人!

  “妈的!”那人在躲闪后退的时候,没注意到人行道的坎。一脚踩空,身形趔趄之时,终于让我一板凳给砸在了肩头,疼的他大骂一声。

  “萧哥,怎么还没结束啊,我们都搞定了!你行不行啊!”赵强这时候跑了过来,那边都已经搞定了,板寸五兄弟无一例外,全部躺在地上。孙全这死胖子很是装逼的,坐在一个人的肚子上,也不怕把人给坐死!

  “我不行?那你来吧!”我坏笑一声,赵强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的厉害,还说风凉话!倒是给他个教训也没啥坏处!

  赵强本就是一个好战分子,当即大声说道:“好啊,萧哥你看着,保证五分钟把这小子拿下!”话毕,赵强抓起一拳,对着那人脸上捣了过去。

  赵强速度很快,但那人更胜。那人一伸手,就把赵强打出的重拳给接住,随即一脚重重的踢在了赵强的膝盖骨上,紧接着他的手从赵强的拳头滑到了胳膊,转而往自己肩膀上一架,背部用力拱起,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毫无阻力的就把赵强给甩了出去!

  好嘛,刚还说五分钟拿下别人的赵强,这下还没一分钟就被人放翻了。晚上小镇的街道上并没有车辆,赵强重重的砸在马路上,疼的一个劲的哼哼着。

  那人轻蔑的看了一眼赵强,随后很是得意的向我扫了过来,就像在说:要不是你手里拿着东西,你也不堪一击!

  王龙,刘申几个听到了赵强的哼哼声,赶紧跑了过来,站在我后边。我冷哼一声,心想:你再能打,也是一个人!

  “一起上!”我好强!但不执著!这家伙打架经验很丰富,光靠一两个人估计是打不过他,必须一起上才能最快的把他给撂倒!

  我吼完,又是一马当先冲在第一个,握着板凳,朝那人扑了过去。王龙他们也迅速的跟了上来,那人见我们一起扑了上去,转身就想逃跑。我哪里能给他这个机会,手中的板凳脱手而出,直接就砸到了他的小腿上。

  那人小腿被板凳砸中,一下子跑动的速度就慢了下来。王龙几个跨步就冲到了他后边,伸手勒住了他的脖子,使劲往后掰!王龙这样是十分危险的,因为刚才赵强就被那人的过肩摔给摔了出去!

  好在刘申已经冲了过去,一腿扫重了那人下盘。加上孙全和方圆,四个人立刻就把那人给放倒在地上。王龙还对着他的脸狠狠的擂了两拳,好似在给赵强报仇呢!

  “谢谢你!”不知道什么时候,秦松已经站了起来,还走到了我后边,出言道。

  “一个学校的,不用客气!”我点了点头,淡淡的说。

  秦松看了我一眼说:“我认识你,你叫萧何!”

  “哦?你怎么认识我的?”秦松能认识我,确实让我感到很意外!

  “就那天,你在走廊里以一敌二,还把别人打的重伤,进了医院!”秦松向我解释道。

  看来那次事,确实让我在学校里很出名啊!我笑着说:“看来我还挺出名的!”

  “就那么回事吧!”秦松瘪了瘪嘴,冷冷的说道。

  妈的,这人果然脾气古怪!好歹也是让我给救了吧,说话还这么让人吃瘪!我皱了皱眉,也懒得再说了,反正秦松能主动开口道谢,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欠我一个人情!

  “把这个人交给我!”秦松指着那人依旧冷冷的说。

  虽然秦松的语气让我很不爽,但知道他脾气古怪,我也不想和他计较,点了点头,随他。

  秦松缓步走了过去,一抬手挡下王龙刚要砸下去的拳头。然后抓住那人的头发,直接就往烧烤摊那边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