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7最^新:t章节上酷匠C*网

  几个人中,我和王龙属于那种不打不相识,而且是很聊得来的,像之前说过的。我和他就像认识多年的老朋友,干什么都有点默契。平时我也是和他说话比较多,虽然王龙叫我大哥,但是我基本上是把他看做兄弟的,而赵强他们就要次一些了,交谈的次数也很少。

  我和赵强,可以说是几个人中关系最紧张的。和王龙单挑的话,好听点说叫切磋一下,但是我打赵强,那就是抬杠子了。不过在和李峰斗这件事情上,王龙还有所犹豫的时候,赵强居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让我很吃惊,吃惊的是我感觉他并不是看在王龙的面子上答应的,而是真的有心的帮我对付李峰。

  赵强一表态,我本以为王龙会应下来,毕竟他才是五人团的老大。谁知王龙只是嘿嘿一笑,微微的点了点头也不说话,态度很暧昧。我可以看做他答应了,也可以看做他是在敷衍了事。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虽然大家都看着我,但从他们涣散的眼神中我能看的出来,他们心里还想着别的什么事情。

  我见在这样下去,大家脸上都不好看,只能暂时先作罢了。李峰还没找上门来,先乱了自家的阵脚那可不行。王龙不想去惹大一点的势力,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也不能强求。人各有志,如果每个人都有那么大的雄心壮志的话,只怕天下都要大乱了。

  我又随意说了几句,以上课为由从王龙班上出来,回到了自己班里。张晨馨今天回来上课了,脸上冰冷依旧,活脱脱的成了一个冰山美人。想着夜里张晨馨对我说的话,我识趣的从另外一条过道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黄天被我收拾了两次,又知道王龙他们现在跟着我玩,没了往日的张扬,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这种人不来招惹我,我也懒得去管他有什么,脑子里一直想着该怎样才能让王龙发自内心的来帮助我呢?

  两节课的时间一晃而过,又到了大课间的时候,这几天学校的播音喇叭坏了,课间的上午操也就取消了。我百无聊赖的坐在位子上看着走廊里穿梭的人,突然我看到了一头熟悉的卷毛,赵强!他是一个人去上厕所的,我看到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解决王龙问题的得从他身上寻找!因为我感觉他是五人团里面最好战的!

  我没多想,起身站到了走廊里,依着铁网静静的等待赵强。没过一会儿,赵强就走了过来,看我站在走廊里,笑着喊了声:“萧哥。”

  我点了点头,搂着他的脖子说:“赵强,上次对不住啊,把你伤的那么重。”

  “没事,都是我多管闲事惹的祸,我都已经好了,咱们不已经成了兄弟吗,你现在都成我大哥了,哈哈,咱们是不打不相识啊!”赵强笑着说,看不出一点介怀的样子。

  赵强这个态度,让我不由自主的对他产生了好感,他是一个敢说敢做的人,很直率不做作。从他帮黄天这一天就能看的出来,当时其他的人都不敢动,就他敢帮黄天上来偷袭我,这就证明了他的为人,是很看重兄弟情义的。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赵强,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李峰会来对付我。只是吧,王龙他们好像都不愿意和李峰对着干,也不想往高了混,这有点……”

  我毫不掩饰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语气有些重,赵强听后神色变了变,有些迟疑:“这……王龙他……”

  赵强结结巴巴的说了几个字,又不说了,看样子有些难以启齿。我又拍了拍他的背说:“说吧,没事,最起码让我心里有个底。”

  赵强叹了一口气说:“其实原来王龙学习成绩很好的。”

  “哦?他成绩很好,为什么会开始混呢?而且还经常逃课。”虽然有些疑问,我却没有多少惊讶,每个人的背后都会有故事,只不过是故事的情节不同罢了。

  “因为他成绩很好,以前经常被欺负,有一次他为了保护班里的一个女生,被学校的混子打的很惨,住院了两个月。”赵强有些苦涩的说。

  “后来呢?”

  “出院以后,王龙就像变了一个人,他开始抽烟,开始打架,开始混。后来带上我们几个一起混,王龙和我和孙全一样,都是被欺负的那一类人。我们慢慢就成了好哥们,走到哪里都是五个人一起,不落单了,也不会被欺负了。而且还把以前欺负我们的人都给收拾了一遍。”赵强苦涩的话语中透露着一丝得意。

  其实这个消息对我来说不算震撼,学校里的无奈和冷血我已经饱尝过了。有多少混子都是因为一个“再也不想被人欺负”的愿望,慢慢的走上了一条不归的道路,慢慢的迷失了自己,慢慢的泯灭了当初的纯真。

  我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沉默的望着铁网外面的校园。

  赵强又说:“其实,王龙现在已经不想混了,他还叫我们别再混了。还是和从前一样,只要我们还包成了团,就没有人会来欺负我们了。”

  我转过身来看着赵强的眼睛说:“那你们的意思呢?”

  赵强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萧哥,你知道为什么早上我会答应帮你吗?”

  我坦然一笑说:“因为你和李峰有仇。”

  赵强一脸惊讶的问我:“你怎么知道?我可谁都没有告诉!”

  我淡淡的说:“很简单,我打过你,你还肯帮我,就说明咱俩有共同的敌人,而我说的是和李峰斗,你就立马答应了。显而易见,你和李峰就算没有仇恨,也有很大的过节。”

  其实我也是猜的,没有十足的把握,但现在我必须保持这种神秘感。只有这样才能把像赵强这类的人紧紧的拉在身边,弱者总是习惯性的往强者身边靠拢,这是不变的定律。从我秒杀他,胜王龙,乃至刚才的一番推测,赵强应该会被我折服。

  果然,赵强对我竖了个大拇指说:“萧哥厉害!我服了!”

  我笑着又搂上了他的脖子,刚想开口再问一些事情,就听到一个让我一直头疼的声音传了过来:“萧何,狗儿子,老子还以为你转学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萧何说:

求撸撸,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