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闹归闹,但戒心还是有的。老窝动的快,老鼠比他还快,两人又在马路上追逐了起来。老鼠一边嘲弄着老窝,一边满大街哈哈大笑的撒着钢镚,那钢镚撒的老窝心疼的脸都变色了。

  “哈哈,老子今天变身成金毛鼠咯,散财大家捡咯!”老鼠每喊一句,路边上就是叮叮当当的一阵钢镚声音。站着的人都乐的急忙去捡,场面好不热闹。除了老窝,所有人都很开心,还大喊着让老鼠多撒一点。

  “这叫老鼠的挺有意思的嘛,要别人拿了钱只怕早就跑了吧。”我饶有兴趣的看着马路上的精彩节目对王龙说。

  王龙瞅了我一眼:“也就你觉得他有意思,这游戏机厅的人都恨死他了,尤其是老窝。他今天估计也是脑子哪根筋抽了,才在大街上耍宝哩。”

  “不是吧?他输那么多钱,老窝应该欢迎他才对啊。刚才看其他人和他也有说有笑的,怎么可能恨他啊?”我疑惑的问。

  王龙白了我一眼说:“知道他为啥叫老鼠不?”

  我没好气的撞了他一下:“猜个屁,有啥事直接说,卖什么关子。”

  “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因为他喜欢偷东西,所有都叫他老鼠了。这游戏厅的人没少被他偷,你看他的样子,像是那种能每天拿几十,一百打老虎机的嘛?”

  照王龙这么一说还真是这样,耗子衣服都是破破烂烂的。看他奔跑的背影就能看的出来。裤子是一条裤腿高,一条裤腿矮,活脱脱就是一件肮脏的残次品。要说家里能拿出那么多钱玩游戏机,怎么不去买点衣服穿呢。

  我继续问:“那既然都知道他是小偷,干嘛放他进来啊,其他人被偷了也就忍了?”

  看$¤正《版RL章节7#上酷匠f网

  王龙有些懊恼的说:“别提了,谁不想赶他走啊,但是这家伙偷东西的水平非常高,根本都抓不到。抓不到现行也就拿他没办法,而且这小子跑的飞快,根本都追不上。有一次,老鼠偷了游戏机厅里不少人的铜板。那些人告诉了老窝,老窝一个老板肯定是要管的,要不然生意就别想做了。于是他就去找老鼠,你猜老鼠说啥?”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示意他继续说。

  王龙白了我一眼,眼神的意思是: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意思,都不猜的。我昂了昂下巴表示:我这人就这样,赶紧的别废话。王龙无奈的继续说道:“老鼠直接说就是他偷得,还让老窝别多管闲事,再管就偷老窝的。”

  我惊讶的说:“老窝就这么忍了?老鼠真的就这么牛啊?”

  王龙好像想到什么,憋不住的笑了笑才说:“哪能啊,你看着老窝为了一盒钢镚都撵了老鼠多久了。那一次老窝直接和老鼠杠上了,死活要老鼠把偷得东西还回去。老鼠不还直接跑了,还让老窝注意点。”

  我说:“那你笑个屁啊,有什么好笑的。”

  王龙又笑着说:“你是不知道,后来没过一会儿,老窝就起身要去上厕所。这家伙上厕所的纸都放在屁股兜里,他刚转身,老鼠就走了进来,蹿到他后面。当时在场的人说,老鼠手在老窝后兜上晃了下,那厕纸就到了老鼠的手里。就那么几秒钟的时间,老窝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会吧,这么牛逼?那些人怎么不告诉老窝?”我不敢相信的问,毕竟神偷这东西对我而言,只存在小说和电影里面而已。

  “在老窝这玩游戏机的,谁没输过几个钱?再说了,如果谁说了,被老鼠记着了,就他那本事。游戏机室里不偷你,出门也得给你偷个精光。反正老鼠偷得不算多,大家也就多注意注意就是了。最后也不知道老窝是怎么解决的,反正回来脸色不太好看。老鼠明目张胆的坐在老窝的位置上,手里还拿着老窝的厕纸呢。”王龙停了下继续说:“老鼠见老窝来了,从椅子上起来,凑到老窝跟前,笑嘻嘻的把厕纸递上去。老窝没说什么,老鼠就开始捏着鼻子怪叫说老窝身上真臭,当时游戏厅的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全憋着笑呢,老窝的表情那时候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我想着当时老窝可能漏出的样子,也笑了笑,然后问王龙:“你有没有被他偷过啊。”

  王龙没理我的茬,答案不言而喻,王龙这小子肯定也被老鼠下过手,哈哈。说话间,老鼠和老窝已经跑了一个来回,而老鼠手中的钢镚盒里的钢镚已经没剩多少了。跑到游戏厅门口,老鼠把钢镚盒往我们这一甩:“今天散财结束咯,小爷不陪你们玩咯。”老鼠说完脚下生风,很快就消失在了路口。不得不收这些看热闹的手是真快啊,我还没看清,地上的钢镚就全没了,王龙这小子捡了两个还得意的冲我扬了扬手。

  身上没了东西的老鼠,跑起来老窝根本就别想撵上。老窝也挺有自知之明跑到游戏厅就不跑了,气喘如牛的弯腰按着膝盖。一些游戏厅的常客和他打趣,也一概不理,眼睛一直盯着老鼠消失的路口。

  热闹看完了,大家也都散了,该回家的回家,该玩游戏的继续玩游戏。老窝休息了一会儿,才迈着虚浮的步子回到游戏厅里坐了在了收银桌前。

  王龙拉着我回到游戏厅,就听到老窝在那望着桌子喃喃自语:“咦,我这抽屉谁给锁上了……”

  我倒没什么想法,王龙一听就拉住了我的步子,转而把我拉到了老窝桌子前,拍了拍桌面说:“老窝,要不是我哥们给你锁了抽屉,就刚才那一会儿,你这家当都得被人给拿没了吧!”

  老窝抬头看了看我,对王龙:“我抽屉是你哥们锁的啊,那真得好好感谢他了,不过他看样子面生啊,没怎么来过吧?”

  王龙指了指我说:“我这哥们转校没几天,也没来过这,当然面生了。你别光说不练假把式,来点真格的,不送点钢镚或者免费上点分,我都替你丢人。”

  老窝尴尬的抓了抓头说:“那都不是事,只不过……”

  “不过咋?”

  老窝站了起来拍了拍口袋懊恼的说:“你这哥们连钥匙也都给我锁在里面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