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笺上的三个大字,无异于在我心头用重锤狠狠的砸了一下。果然和我想象中的一样,我这次住院确实花了很多钱,多到以小姨那点微薄的工资根本负担不起,不得已才把房子给卖了,跑到这种偏僻的地方租房子住。

  小姨还用原来的地方不安全为借口,让我不往这方面想。要不是我神使鬼差的偷偷打开了她的钱包,可能我要很久之后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吧。

  小姨和我一样也是家里的独苗,她那套房子是她舅舅,也就是我的舅公留给她的。我那个舅公打了一辈子的光棍,什么都没留下,就剩下一套房子,临死前一个后代也没有。但是在我小姨这一辈中,舅公最喜欢的是小姨。小姨人好,心地善良以前也经常去他家帮忙照顾他。其他的人都看不起他一个老人,所以为了感谢小姨,舅公的房子也就顺其自然的归了我小姨。

  小姨还和我说,她的表兄妹们在舅公临死的时候,为了得到那套房子对舅公比对亲爹还亲。不过舅公是明事理儿的主,心里跟明镜似的,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反而还让小姨别去照顾他了。我那些表舅和表姨们见小姨在舅公最后的时间里都不去,乐的跟花儿一样。照顾舅公更加的卖力了,不曾想最后舅公走了,遗嘱上房子还是归了小姨,可把他们气坏了。为此他们家里没少和小姨家闹,但不管他们怎么撒泼,胡闹。小姨家始终都拿舅公的遗嘱当挡箭牌,死者为大,有遗嘱在,法律上站的住脚,最后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那时候房屋交易系统并不完善,在小城市里根本没有什么去公安局过户的概念。都是拿着房产证去和别人现金交易,然后用纸写个字据,双方再签个字就算完成了。那一套房子小姨仅仅只卖了三万块,虽然那时候房子确实挺便宜的。但是也是后来我才晓得,因为医院里催医药费催的急,那套房子本来是能卖五万的,但是对方看小姨急用钱起了黑心,就往下压了两万。小姨心急,也没找另外的人,脑子一热就给卖了。

  我把卖房契重新叠好,放进了小姨的钱包,放好后我看了一下,没发现有什么动过的痕迹。坐在沙发上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都是因为我小姨才落得卖房租屋的处境。我的生活费每个月都是我爹打给小姨,然后小姨再我。可是看过卖房契之后,我打定主意,以后不再找小姨要生活费了,虽然我知道小姨主动给我,但我绝对不能再要了,我欠小姨的太多了。

  %&酷#匠.网?a正版◎*首n发

  如果再找她要钱的话,我的良心真的是被狗吃掉了。我眼神瞥过餐桌上的汤碗时,我才恍然过来,我在医院里对小姨说要喝甲鱼鳝段肉饼汤时,小姨为什么会有那么一阵反应,原来是因为钱!不过就是这么拮据的情况下,小姨还是咬着牙的忍了下来,为了满足我的食欲,隔三差五的炖给我喝。要放在开始,一锅汤的成本也就五六十,并不是很贵,但是看小姨钱包里才几张孤零零的毛爷爷,我的拳头忍不住的攥了起来。

  除了张晨馨,李峰之后我又出现了第三个问题:钱!我现在缺钱!这是以前从来不用考虑的,因为我除了吃饭基本都不花钱。像其他的同学都喜欢买些小零食,我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甚至连饮料我都不喜欢喝,只喝矿泉水,父母给的生活费倒也能让我过的相当滋润。但是如果现在不找小姨要的话,我从哪里弄到钱呢?

  打工肯定是不行,虽然这边租用童工是很正常的,但是我和小姨一起住,又在小姨的班里上课。一天两天倒没什么问题,时间长了,小姨那么聪明一下子就能看出来我的异常。到时候她肯定不会让我继续下去的,还会硬把钱塞给我。我摸了摸口袋,口袋里只剩下一百块钱不到,不过咬咬牙省点用的话,倒也能撑个一个半礼拜。

  躺回床上,我脑子里一直被三个问题困扰着。刚出院身体确实挺虚弱的,想着想着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一直睡到小姨进来拍了拍我的脸,我才醒来。我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稀松的双眼。小姨看我一副虚弱的样子关切的说:“要不,你再休息下吧,下午就不用去了。”

  我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先洗把脸就好了,咱们就走吧。”我并没有质问小姨为什么要卖掉房子,也没有想过去找我的父母说。年少轻狂就是这样,什么事情都觉得自己可以抗的下来,什么事情都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解决!这一次依旧如此,我要靠自己的力量去弥补对小姨的伤害!不管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

  坐在小姨的车后面,微风吹着小姨的发丝打在我脸上,痒痒的很舒服。随着旁边慢慢往后退去的院墙和大树,我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计划,不论如何,先把王龙的斗志给激发起来,把他们牢牢的攥在我的手里,再对付李峰!与此同时,再问问王龙有什么赚钱的方法没有,毕竟他在镇里的时间比我长!校园制霸的路,必须走下去!只有实力,才是保障自己最好的武器。只有实力,才能拥有保护所爱的人的力量!

  再次站在学校大门口,当我第一次正视校门上金灿灿的几个大字时,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整个人都澎湃起来。心跳在加速,血液在沸腾。之前担心的事情,此刻化为虚无。唯独一个磅礴的声音在我心头响起:“我要征服这里,我才是这个世界的王,有朝一日我定能在这片天空中翻手成云,覆手倾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