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迷之中,我耳边总有一个人在喊着我的名字。我潜意识里觉得是小姨,但是怎么也听不清楚。后来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这个梦几乎是把我的以前的生活全部回放了一遍。

  酷:匠+Y网永@`久免z|费Fz看小说T=

  从最起初的我备受何瑞欺负,我像一个旁观者站在旁边默默的看着,我恨自己为什么那时候如此的窝囊,一个人连自己都丧失了反抗的能力,那又怎么会赢得别人的尊重。我看到并不是何瑞蔑视我的尊严,真正践踏尊严的是我自己!

  后来何瑞慢慢的消失了,我又看到在乡里的马路上,一个男子手持双刀追赶一个胖子,追上后乱刀将他砍死!这也是当年我亲眼目睹的,没有那一次我不会变的知道反抗,没有那一次我不会变的更坚强,没有那一次我不会变的心狠手辣!当时的我看到所有围观的人,用满是敬畏的眼神看着双刀男的时候,那一刻我明白了只有强者,才能赢得所有人的敬畏和尊重!

  双刀男也渐渐的淡出了我的视线,张晨鑫又一次在我眼前被三个男人追逐。后面的事情慢慢浮现,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已经死了,张晨鑫有没有为我掉眼泪。再次看见张晨鑫的那一刻,我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来的滋味,我喜欢她,但却不是给她带来危险就是让她伤心。我懊恼自己为什么会亲陈婧,如果我还活着,那我一定会对张晨鑫解释清楚,不论小姨的如何的反对,我都要和她在一起!

  画面一闪,小姨泪眼滂沱的躺在沙发上,我双眼血红的手持板砖一下又一下的砸在疤头的脑袋上。看着血腥的这幕,我不后悔!我不后悔救了张晨鑫,也不后悔为了救小姨自己给自己开瓢,更不后悔差点将疤头和大头鞋给拍死!我只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最爱我的小姨!

  再然后我居然梦见了陈婧,巷子里我托着陈婧的屁股把她推到墙上,还有她娇羞的样子,对不起张晨鑫的同时,我却不得不承认我对陈婧也有了一丝丝的好感,她很直爽,也很可爱。并不是张晨鑫的那种的可人怜爱,而是傻的可爱!明明不会爬墙,还硬说自己能爬,被我占便宜了也浑然不知。

  梦见的人很多,有语文老师,有陈主任,有李疯子,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我脑子里过了一遍,唯独缺失了我的父母,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对父母开始疏远起来,我什么事情宁愿和小姨分享也不想告诉他们。

  我醒的很自然,梦完了人也就醒了。我动了动手指,随着手上传来的无力感,我慢慢睁开了眼睛。入目是不出意外的洁白屋顶,房间有些微微发暗,对面墙上的时钟才堪堪指向早上五点。我不知道昏迷了多久,醒来后感觉有一只手紧紧的抓着我的右手,透着一丝凉意。

  我慢慢的转过脸,看到的是小姨憔悴的脸颊。看着小姨已经生出深深眼袋的双眼,我心头不由自主的生出颇多伤感。小姨肯定每天都在照顾我,看现在的情况她应该是没有告诉我父母,而是一个人默默的把这件事情给抗了下来,也不管她自己是否能抗的住。

  我当然知道自己伤的有多重,就那后腰被捅了一刀保不齐就得丧命了。就连醒来之后,后腰处还不断的传来一丝丝的痛感。而我脑袋上也被缠上了厚厚的纱布,我想那时候我的样子和木乃伊应该是没的差。

  透着微亮的晨光,我细细的打量着小姨。原本美丽的眼睛下是重重的黑眼圈和深深的眼袋,双眼下边还有一道道已经干了的泪痕。以前饱满的脸蛋都有些憔悴的发黄,不经意间我竟然看到了小姨漆黑的发丝里冒出了一根白发!

  我默默的看着小姨,不想说话,因为我只要一吭声,小姨肯定会瞬间醒来。时间过的很快,在我恍惚间,小姨的手机已经响了起来,是定好的闹钟。闹钟声响过,小姨的双眸颤了颤慢慢的睁了开来。小姨的双眼和我的双眼对上的那一刹那,我在她眼睛里看到的是期待变成震惊再到不敢相信最后变为激动!

  小姨倏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飞快的跑了出去。没过一会儿就传来一阵脚步声,小姨带着医生和护士走了进来。医生走到我床头扒了扒我的眼皮看了一下,又双手掐着我的腮帮瞅了眼我的舌头,最后伸出两根手指在我面前晃了晃说:“这是几?”

  我晕,合着认为我已经成了弱智了。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三!”

  医生转过身对着小姨摊了下双手:“唉,这孩子眼睛没有问题,只不过可能因为头上的伤有后遗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所以你……”医生说着还用手指指着脑子转了转。

  小姨一听医生的话,脸色顿时苍白起来,一双眼睛流露出不敢相信。我见小姨这般模样还没等她开口,赶忙开口说:“医生,刚才是二,我逗你的!”我可不想小姨再因为我的事情而受到刺激,由于过于激动,触碰了身上的伤口,疼的我咧了咧嘴。

  医生扭过脸皱着眉头看了看我说:“你这孩子怎么这样!这是例行检查,没有别的意思,你怎么能不配合呢!”医生说完走到我床头伸出手指不停的问我是多少,他问的很多,也很快,到最后基本一秒钟能出三次手,可让我盯惨了,这没病的人被这么晃也能给晃出毛病的!

  在医生的百般刁难下我都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小姨嘴边已经有了笑意,眼角还有点点的泪水。不知道为什么,这次醒来之后,我似乎能看懂小姨的每一个眼神。医生对我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后才对小姨说:“这孩子身上是没什么毛病了,但是还得养,就他脑袋和后腰的伤怎么说也得养个一个月的时间,而且营养得跟上!”

  小姨拼命的点着头:“谢谢医生,谢谢医生救了我家的萧何。营养方面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他补上的。”

  医生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小姨坐在我身旁,双手握着我的手,一直说着:“萧何,你终于醒了,你吓死我了你知道吗!想吃什么?小姨给你去买!还有中午和晚上想吃什么都说出来,小姨都给你带过来,你给我赶紧好起来听到没!”

  我砸吧砸吧了嘴说:“我想吃小姨做的甲鱼鳝段肉饼汤!”

  我话说完,小姨脸上明显僵硬了一下才笑着说:“好,只要你想吃,小姨就给你做!”我似乎从小姨的神色中看出了为难,不过转而想了想也许是我眼花了,这种汤小姨经常给我做,怎么可能会为难,而且甲鱼和黄鳝也算不上贵重的东西。

  小姨又跟我说了好一会儿话才急忙收拾了下东西走了,今天上午她还有两节课所以只有等下课了才能陪我。小姨握着我的手,我能清晰的听见她的心跳声,而那心跳的节奏与我自己的竟然出奇的一致!

  小姨走后一个护士进来给我换药,护士很年轻,换着药她就开始说:“你小姨对你可真好,从来没见过这么当姨的!”她这话说出来我感觉有哪里不对,于是我说:“那是,小姨对外甥好多正常呀!”

  小护士剪掉了旧的的纱布:“那可不,你知道你当时送进医院的时候有多危险吗?”

  我疑惑的问:“怎么危险啦?再说了我危险和我小姨有什么关系?”

  “你啊!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伤成那样的!你后腰的那处刀伤大出血,要是再晚来几分钟,那你可就彻底翘辫子咯!”小护士说完换了一个新的绷带缠在我腰上继续说:“当时那么晚,血库了根本就没有那么多血供给你,从大医院调过来时间也不够!刚好你小姨是O型血,她一听你缺血二话不说就让我们抽,还说你缺多少就抽多少!”

  我听完紧张的问:“那我小姨给我输了多少血?”从小姨的样子我能看出来,抽的血量应该不少!再加上学校的工作和对我的细心照顾,才使得小姨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护士把我腰间的绷带固定好,打上结说:“一般我们给人抽血最多抽400CC,像你小姨那种体格的抽个200-300CC都已经对身体有很严重的伤害了!但是那天晚上要是没有足够的血液你就没命了,我们也只好一直抽你小姨的血!抽到800CC的时候,你小姨还晕过去一次,不过很快就醒了,我们说什么都不让抽了,但是你小姨从床上跳了下来,直接给我们跪下了,说一定要救你!于是我们又再抽了400CC!但是你还缺300CC的血,最后连主任都感动了,他是O型血,他献了300CC的血加上你小姨的1200CC才把你给救回来!

  听完护士的话我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小姨没有告诉我爹妈,怕我爹妈着急。她一个人默默的抗下了我的事情,用自己的全部挽救了我的生命。我望着窗外冉冉升起的红日,感受着体内的小姨的血液,那一刻我明白了什么叫做血通血,心连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萧何说:

  坐了一天的火车,本来想在火车上码字,结果看了一个小时的变形金刚4就没电了,赶到酒店慌忙码了一章,也没校对错别字,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