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里的板砖和我脑袋碰撞的瞬间,耳朵里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寂静中爆发出来的是头顶传来的剧烈疼痛。脑袋上的痛感霎时就抽空了我身上所有的力量,手掌一松,板砖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我蜷缩在地上无力的睁开双眼,如愿的看到了地面砖上的一摊鲜红。我咧了咧嘴艰难的说,这下……这下……可以……放了我……放了我小姨吧!

  g更V新:最D快上P酷匠+网`h

  疤头从沙发上走了过来,蹲在我面前,指着地上的血龇了龇嘴,小子真下的去手啊,这血流的,哎呀,真狠!行,冲你这么有种,我就放了你小姨!听到疤头兑现承诺,我心头所有的担心都消失了,疤头还算说话算数!小姨终于没事了,至于我身上的伤,我已经懒得去管了!就在我慢慢的闭上眼睛之后,疤头话音一转冒出一个但是,让我双眼猛地睁开,死死的盯着他的嘴巴。

  疤头见我这般模样,笑着拍了拍我的脸继续说,但是啊,得让我先玩过了,才能放了你小姨啊!疤头说完淫笑着,一脚踢在我背上转身扑向了小姨。小姨惊乱之中双腿猛的踢蹬了起来,刚好一脚踹在了疤头的下面,疤头嗷呜一声,捂着下面就蜷在了沙发上。大头鞋见状大笑了起来,疤头啊疤头,这绑着的妞都能把你伤了,看来今晚是老天注定让我喝头汤了,你先歇着吧!以前一直让哥几个玩你剩下的,今天也该轮到哥来尝尝鲜了!

  大头鞋把自己的衣服用力一扯,跳起来扑到了小姨身上就开始扒小姨的衣服了,一张嘴还在小姨的脸上胡乱的亲着,小姨的脑袋激烈的晃着,不想让他得逞。躺在地上的我怒火贯彻了全身,力气稍微回来了一点,我捏了捏拳头,脑袋上因为出血过多,有些麻木了,疼痛感也减轻了不少,我伸手抓起了那块板砖。大头鞋一心对付着小姨,而疤头还在蜷在沙发上捂着下边痛苦着,看样子刚才小姨踹的那一脚很重!

  小姨嘴上的胶带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扯开了,拼命的哭喊着。大头鞋已经把小姨的外衣给脱了下来,开始出手要去扯掉小姨的内衣了。我大喊一声,从地上蹿了起来,拿着板砖扑到了大头鞋的身上,一板砖对着他脑袋盖了下去。

  一招得手,大头鞋被我拍的有些发愣。我不等他回神,一下两下三下,狠狠的砸着他的脑袋!他的后脑勺已经被我砸的不成样子了,每次板砖落下都带起一丝血水沾在我脸上。小姨抓着我的手哭着让我别砸了,再砸就出人命了!

  小姨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么善良,但是这善良的心无疑在此时让我的怒火燃烧到了极点!我大吼着,警察说好的五分钟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来!这栋楼的邻居难道都死了吗!大头鞋已经彻底的被我砸晕了,我拿着板砖,转身看着疤头,头上的鲜血遮盖了我的双眼,我眼前一片都是血红,透过血液看到通红的疤头,我心里的火气这一刻直接爆炸了!

  我跳了过去,坐在疤头身上,对准他的脑袋又是一下又一下的砸着,起初疤头还用手去挡,但是被我砸了两下后,就抬不起来了。疤头见我疯了一般,双脚用力在我身上踢蹬想把我踹下去。我张嘴一口咬在了他的小腿上,咬的他哎哟哟的嚎叫。

  我手中的板砖不停的砸在他膝盖上,砸了一会儿他的双腿就彻底动不了了,只能嘴里一直痛苦的哼哼着!不过这哼哼声一点都勾不起我的同情,我恨!我恨他!我抓着板砖对着他的脑袋继续砸了起来,我一边砸,一边疯狂的大喊,我要杀了你!我不知道砸了多少下,也不知道疤头是死是活。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直砸下去!为了小姨,为了张晨馨,为了我自己!一直砸下去!

  头上流下的血液已经让我彻底睁不开眼睛了,眼前的血腥场面也让我愈加的兴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会从嘴里冒出了桀桀桀的笑声。这件事过后,小姨不止一次的跟我提起当晚的场景,我是一点都记不起来了,但是她说我的样子活脱脱就是一个从地底下钻出来的阎王!

  我砸着砸着突然一个人从后面抱住了我,哭着让我别砸了,是小姨。我已经看不清东西了,血液粘的眼睛完全打不开,但是小姨的声音是直接喊进我心里的!我呆呆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我不知道疤头和大头鞋还能不能活,我也不知道我自己能不能活,但是我知道小姨不想让我再继续下去,于是我双手一松,手里的板砖掉在地上,砸出一阵响声,响声过后小姨抱着我哭的稀里哗啦的,什么话都没说一直哭。

  小姨哭的我鼻子酸酸的,我也想哭,但是怎么都哭不出来。我转过身子,一把抱住小姨,我想安慰她但是我已经说不出一句话了,刚才的嘶吼已经让我的嗓子已经说不出话了。我紧紧的抱着小姨,只想用我的怀抱给她一丝安慰,但是小姨还是一直的哭。不知道是为了我而哭,还是因为惊吓而哭,还是因为不知死活的三个大汉而哭。

  虽然大头鞋和疤头已经是没有战斗力了,但是我的心却还一直悬着!我怕门口的那个人醒来,他只被我拍了一板砖,过了这么久,很有可能会醒来!一旦他醒来我和小姨肯定是打不过的,我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力气了,眼睛也看不见。小姨就更不用说了,我怕小姨再一次涉险!

  不知道抱着小姨过了多久的时间,小区外边终于传来了悦耳的警笛声。那一瞬间,警笛嫣然已经是最悦耳的声音了,我揪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随着全身的放松,我感觉意识都有点模糊了,眼皮也无比的沉重。

  听着楼道里急促的脚步声,我沉重的眼皮再也支撑不住了,无力的闭上了双眼。但是就在我意识渐渐消失的时候,只听见小姨尖叫了一声,不要!紧接着我只感觉到后腰处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刺进来了一般,而小姨家的防盗门也在这时被人踹到墙上,发出轰鸣的响声,接着是一个迟到了许久的声音,警察!所有人都不准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