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语文老师的那一刹那,我脑子犹如小霸王学习机,瞬间开启十个WOW窗口,正准备高喊为了部落的荣耀怒推巫妖王,结果技能还没丢出去机子就爆炸了有木有!她竟然是昨天晚上那个野战军的女指挥员!不过她到没有认出来我,一来昨天晚上我用手挡着脸,二来当时也就那男的起身看到了我,我之所以一眼就看出来她倒不是因为长相,而是因为她脑袋上的那个发钗!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她见我这样的反应秀眉皱了皱,用手在我眼前晃了一下说,这位同学,你是新来的吗?你怎么了?我咽了口唾沫,点了点头,从她身边擦过走后门进了教室。回到座位上,转而一想,难怪张晨馨昨天晚上会那么激动!原来竟然看到自己的老师在打野战!

  我还没缓过神来,语文老师就喊了声上课,我跟着大家一起站了起来齐声说了句,老师好。全班人都站了起来,唯独张晨馨没有!不过同学们都好像习惯了一样,就连语文老师也没说什么,摆了摆手手就让我们坐了下来。

  语文老师翻开书就将起课来,不过我一句都没听进去。她站在我面前就像没穿衣服一样,在教室里走来走去的。穿着教师装的她就跟爱情动作片里的主角一样,搞的我心里痒痒的,看着她微微张开的嘴巴,我就好像听到了昨天晚上销魂的声音一般。

  语文老师很漂亮,虽然比起小姨来说可能年龄大了一点。但那双透着一股魅劲的丹凤眼和厚厚的嘴唇,加上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翘臀,我估计班上的一些撸男多少都会幻想着语文老师的模样!

  张晨馨一直都趴在桌子上,语文老师每次走过她座位的时候,都会用手指敲敲张晨馨的桌子,不过张晨馨都没搭理她,一直趴着。语文老师也不说话,每次走过都敲,敲了大概有十来次了,张晨馨拿起课本,“啪”的一声砸在了桌子上,也不说话,直接就跑了出去。

  班上的同学见张晨馨这么大反应,都小声的议论开来,闹哄哄的也听不清说的些什么。语文老师居然没有发火,咳嗽了两下,让大家安静!然后就继续上课了,也不去追张晨馨,或者说些放肆之类的话。

  我心里倒是挺好奇的,上课砸桌子还直接跑出去,连说都不带说的,这语文老师也太好说话了吧,还有张晨馨反应怎么这么大,一晚上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就算碰到了老师去打野战,那也没必要这么大的火吧!想到快下课我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一下课,语文老师就走了,我望着她还意犹未尽呢,不过没关系,那时候初中的课程安排都是两节两节的上课,也就是说下节课还是语文。

  我闲的正无聊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震。我拿了出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短信!让我去操场的双杠那。看着手机里的短信,我就想,马上要上课了谁让我去操场呢,我在这个学校除了黄莹和张晨馨也没熟人。一想到张晨馨,我拿着手机就出去了,应该是张晨馨!只不过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我的机号的!

  教学楼的后边是一个很大的操场,操场的四周栽种了不少梧桐树,靠着教学楼的位置有一个很大的主席台。主席台约莫有两米高,主席台中间是升旗台,早操升旗和上午第二节课的课间操都是在主席台下分班级进行的。

  操场很大,双杠之类的运动器材都在最角落里,我从教学楼出来,隐约的倒是看见了一个人影正坐在双杠上,但却看不清样子。我快步跑了过去,跑近了才发现,真是张晨馨。张晨馨见我来了,拍了拍她对面的杠子,让我上去。

  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双手抓单杠是上不去了。我只能双手抓着双杠的两头,用力往上一抛,双脚先搭在双杠上,再慢慢的挪上去。张晨馨看我这样上来,捂着嘴巴笑着说,你咋这么没用,上来的姿势真难看,打架不是挺狠的么。

  !酷y!匠=*网M永2K久免费看,K小说》

  我憨笑了一声说,没办法,手上还有伤用不了太大的力气啊。对了别说我了,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么?今天乖乖的。张晨馨低头看着操场的黄泥地,不说话。看了一会儿,她就慢慢的抽着肩膀哭了起来。

  我看她哭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只能默默的看着。她哭了好久才抬起头,红红的眼睛白了我一下说,你这人咋这样啊,这么大个美女在你面前哭的稀里哗啦的也不知道安慰一下。我看着她点了点头说,嗯是挺霉的,这小眼睛哭起来就和梅雨天一样霉。

  张晨馨听到我话里有话,也不哭了,用手擦了擦眼睛。伸腿就来踹我,一边踹还一边说,让你损我让你损我。那时候乡里也有双杠,但是一般人坐在双杠上都是用手稍微抓着杠子。我那时候就觉得那样特怂,就像坐在上面还怕掉下去一样。我一般坐在双杠上都是双手环胸的,我感觉那样特别有范!

  虽然受伤了,但我还是双手环胸的坐在杠子上。张晨馨这突然来踢我,我始料不及,身体一晃就不稳了,晃了几下,就掉了下去。我双手赶紧抓住双杠,因为昨天大家肌肉拉伤了,一抓杠子,我手臂上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疼痛袭来,手上就没劲,抓不住,噗通一下我就掉到了地上,屁股着地摔得可疼。

  张晨馨就坐在双杠上,看着我摔了下来,仰着头哈哈大笑起来。我揉了揉屁股没好气的说,你笑什么笑,还不都是你害的!张晨馨用手蹭了下鼻子,哼了我一下说,你活该!谁叫我损我来着,连个双杠都坐不稳,还耍帅呢!看着她破涕为笑的样,我只感觉这一跤摔得值了!

  我坐了一会,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手,顺带掸了掸裤子上的黄泥。刚要再爬上双杠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在我背后响了起来!“你就是萧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