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话刚问完,张晨馨双眼猛的睁开,满含怒意的盯着我。我小心的问了句,怎么了?张晨馨用力的在我怀里挣扎起来。我刚打过架,又撞的这么惨,本来双臂就疼的厉害。张晨馨这么一用力的挣扎,一下子就从我怀里站了起来。她站起来后还用脚踢了我一下怒道,萧何,你当我张晨馨是那么随便的人吗?我讨厌你!说完转身就要走。

  我这才意识到说错话了,人家都主动亲你来了,你还问别人有没有男朋友,不是找抽呢么?

  别看张晨馨温柔可爱,可脚下的力道可是够狠啊,刚好又踢在刚才挨打的地方上,疼我的直吸凉气。我揉了揉被踢的地方,心想怎么漂亮的女人下手都这么狠呢,小姨这样,张晨馨也这样!

  不过我可敢再耽搁了,张晨馨已经走出去不远了。我在地上翻了个身,双手撑地把自己给撑起了起来。这一动身上很多地方都开始疼了,我咬着牙,拍了拍手上的灰。朝着张晨馨方向跑了两步,这不跑不要紧,一跑就发现糟了!刚才撞在长青带上的时候,把脚给扭了!

  强跑两步,我一伸手刚好够住了张晨馨的胳膊,手刚抓上去,我只感觉右脚的脚踝一疼,脚下力道一空,我抓着张晨馨的胳膊就摔了下去。长青带的后边是人行道,人行道后面有一个连接人工湖的坡道。我这一摔,带着张晨馨就滚下了坡道,庆幸是绿化带,坡道上全是草和树。要不然可就遭殃了!

  不过就算如此还是惊得张晨馨大叫了一声,翻滚的时候,我双手紧紧的抱着她的胳膊。要是一直滚到湖里也没什么,反正我在乡里面也经常玩水。但今天老天爷就是跟我作对。还没滚一会儿,我就感觉腰上一阵钻心的疼痛,我抱着张晨馨又撞到了坡道上的一颗树上。疼的我眼泪都快出来了,不过好赖算是停下来了。我睁开眼睛看了看抱着的张晨馨,她小脸惨白死死的闭着眼睛,浑身还在瑟瑟的发抖。

  我拍了拍她,她才睁开眼,欲哭无泪的看着我说,怎么跟你在一起这么倒霉啊!我苦笑的说,谁知道呢!今天就是这么倒霉!不过再倒霉有一点还是挺幸运的。张晨馨转了转黑溜溜的眼珠问,什么?看她那可爱的样子,我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说,那就是你啊,再倒霉也跟你在一起咯。她眉头微微蹙了一下,把我的手打开,哼了一下,慢慢的爬了起来,静静的站在我面前,看了一会,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我刚想问她怎么了,突然从旁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谁?”我赶紧伸手把张晨馨的嘴巴给捂了起来。张晨馨被我一捂嘴,哼了两声就蹲了下来。这大晚上的要是再有男的看到了张晨馨,对她图谋不轨的话,我可没办法应付了,现在全身都是伤,一个小学生都能轻松干掉我。我俩躲在树后面,暗淡的月光下倒也很难被发现。

  那男的见没人答话也就没继续问话,过了好一会儿,从那边竟然慢慢传来一阵哼哼啊啊销魂的声音。听到那声音我心头一动,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野战军?我听到了,张晨馨自然也听到了,她的身体都开始有些微微的抖动。不过她到是没有要走的意思,我心里暗道,既然张晨馨不走,那可能好好欣赏一下这野战军的雄姿了,要知道这东西可遇不可求啊,录像带里看的,可没现场敢看来的刺激,嘿嘿。想着我就把头从树后面探了出去。

  天很黑,倒也看不清什么,只能看到两个白花花的影子在草坪上抱在一起挪动着。夹带着一阵阵的声音。也不为什么,自从看过张晨馨的身体后,我心里的那骨子色念一下子就冒了出来。看了一会儿,我就有些涨了。刚立起来,我就感觉好像顶到了什么东西。张晨馨的身子突然一僵然后就一下子不动了。

  我往下一看,我的居然正好顶在了张晨馨的小屁股上!我心里除了暗爽更多的是一种刺激的感觉。我当做不知道偏了偏头继续往那边看去,一阵风吹过,月亮旁边的乌云这时候都慢慢的散开,明晃晃的月光洒了下来。那边俩人的模样还是看不清,但比之前好多了,那女的一对波涛真是汹涌啊,我不禁想到了张晨馨的浑圆,手下也不自觉的慢慢的摸向张晨馨的胸前。

  张晨馨察觉到了我双手正慢慢的往她胸前摸去,小声的说了句不要。但却没有推开。我心里说,你声音这么小,我怎么能听的到,既然你不推开,那我就要一饱手福了。我眼睛一直往旁边瞄,手慢慢的挪动,可不能让张晨馨知道我是故意的,要不然可就不好说了。慢慢的摸了上去,还能找个借口说是生理反应!我真是太机智了。

  那边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呼吸声也越来越急促,我的手也快要摸到张晨馨的胸前。就在这时,从坡道上面一个响亮的鸣笛,一辆大货车开了过来,明亮的车灯在下坡的时候,直直的透过长青照了过来,刚好就照在了那一对野战军的身上。

  这时候我的手就要把张晨馨两个浑圆都罩了进去,张晨馨的脑袋猛然间就拼命的摇晃的起来,我扭过脸看她,她刚好也转过脸来。我还想着,原来她也一直在看啊!就在刚才那一下,我也看清了那女人的样子,很漂亮,她头上的发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时间也想不起来哪里见过。就在我双手准备摸下去的时候,张晨馨牙齿在我手臂上用力一咬,我疼的一收手,张晨馨就站了起来,飞快的朝马路上跑了过去。

  张晨馨这一跑,野战军们也听到了动静,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一道手电的光束射了过来,我用手遮住眼睛,勉强的靠着树干站了起来,对着打手电的那人说了句,我就路过,你们继续,你们继续!说完我一瘸一拐的往上面走去。那人在后面还骂道,神经病啊,回家看你吗和你爸去!

  张晨馨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也懒得搭理那个男的。艰难的从坡道走到马路上,张晨馨早就没影子了。我摇了摇头,虽然心里紧张张晨馨去哪了,但也只坐在马路边上扭着右脚等车,好不容易才等来一辆出租车,上车后我急忙报了张晨馨家的地址。

  酷!e匠&网唯(一o正√版,¤:其Y他都8@是盗●版Q

  车子开了一会就停了下来,应该是离张晨馨家不远。坐在车上看见张晨馨房间的亮灯,我才舒了一口气,又给司机报了小姨家的地址,准备回去。司机瞅了我一眼伸出手说,先把钱给付了!合着他以为我耍他玩呢,我没好气的从口袋里掏出钱甩给他,他才慢慢悠悠的发动了车子。

  站在小姨家门面前,我举着手但是没敢敲下去。白天在学校,那样对她。刚才慌乱不断,回来小区才发现手机上小姨给我打了四十多个电话!现在都快一点了,猫眼里还有灯光,小姨应该还没睡觉,应该在等我呢。

  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敲门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从里面传了出来。紧接着防盗门突然一开,小姨看到我的一刹那,一句话不说慢慢的走了过来,我明白她的意思,当即往后退了退说了句小姨不要!话音还没落,小姨猛地一下就抱住了我。寂静的楼道里霎时就传出我一阵凄厉的惨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