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我的心里揣揣不安,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笼罩心头,特别强烈,太岁头上动土,肯定是要发生大事了。我嘱咐雷俊盯紧一些,然后又给各个堂主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多注意一下堂口,心里才踏实一些。

  第二天,肖涵的电话就给我打来了,他邀我去浩海总部开会。

  我到的时候,李小龙也在,房间里就我们三个人,肖涵拍了下桌子,说道:“我也不绕圈子,我的货被截了,你们两个应该都知道了,有没有什么消息?”

  “肖老大,这事我听说了,谁长了熊心豹子胆,敢动你的东西?你放心,我肯定嘱咐下面帮你查看。”李小龙说道。

  肖涵听后,看向了我,我开口道:“昨天晚上,刚知道的消息,肖老大放心,会尽力帮你查的。”

  “截了我的货也就罢了,还杀了我的人,这他妈的是挑衅,明白吗?不过说句不好听的,除了你们两个有实力这样做,还会有其他人么?”肖涵语气突然一转。

  李小龙脸色一变,忙道:“肖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这件事是我或者尹老大干的了?”

  我皱着眉头,片言不语,肖涵这样想,我倒是理解,但我没想到他会直接说出来,这样的话,难免会伤了和气。

  肖涵摆摆手笑了下:“李老大别这么激动,我刚才说的话有些毛病,我的意思是除了你们两个有能力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人能有这样的能力,我是想知道这个其他人,并没有怀疑你们两个的意思。”

  “肖老大,你下次说话可别大喘气。”李小龙坐下点了一支烟。

  这时候,肖涵又道:“不过话说回来,这批货,也是黑盟会的货,货丢了,不能让我一个人承担损失,你们两个,帮我全力找寻回来,注意一点最近市场上有没有人出手这批货,如果找不到,那这个损失,就得咱们三个背了。你们没意见吧?当然,如果谁找到货的话,这次的利润就全部给他,我一分不要。”

  不得不佩服这个肖涵,心眼确实很多,他口上说不怀疑我和李小龙,但心中已经认定我们两个嫌疑最大。他这个方法,我和李小龙根本不能拒绝,毕竟都是黑盟会的成员,必须要给他这个面子。而且这样一来,不管货是不是我和李小龙拿的,受益的最大的都是肖涵。因为我和李小龙肯定会互相猜疑,查找线索时,不定会闹出什么问题。

  见到我们两个都不说话,肖涵道:“两位既然不出声,我就当你们答应了。”

  走出浩海酒店的时候,李小龙满脸堆着不悦,跟我说道:“尹老大,这你都看见了,明显是让咱们两个窝里斗,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怀疑你吞了这批货的。”

  我心中也是在骂肖涵,这手段真是绝了,丢货的是他,最后倒霉的是我和俄帮,就连我也没想到肖涵会走这一步棋。对着李小龙道:“李老大不用多虑,我对这批货并不感兴趣,更不会怀疑你。”

  和李小龙客套了几句,我就驾车离开了,其实我心里还是很怀疑他的,但俄帮实力毕竟和天行会差一截,李小龙不一定偏要走这个极端,如果不是他,那是谁?

  但不管怎么样,被肖涵摆了一道我还是非常不爽的,但话说回来,如果是我,似乎也会这样做。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我本以为,这件事我和俄帮会吃个哑巴亏,但事态根本没有我想的这么简单。

  当我从肖涵那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回家,而是到了情义酒吧,我准备这段时间在酒吧里看着点,生怕出现问题。到了晚上十二点多的时候,也是酒吧人声鼎沸之时,我和张红信,大毛,朱云天等人在喝酒。

  酷-h匠pC网@M唯一正Z#版,7其^t他}都e是盗U版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掏出手机一看,是张强的电话,这小子平时很木,电话几乎很少用,我赶忙接了起来,只听对面传来张强的声音:“升哥,快来。”

  仅仅说了四个字,就听见那面喊打喊杀的声音,就连电话都没来得及挂,我浑身打了个激灵,猛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吼道:“抄家伙,快走。”

  张强看着的是情义酒吧的另一个店,开车的话要十五分钟的路程,一见我这么说,张红信马上召集天狼堂的兄弟,很快六十多人就集合到了停车场。

  “升哥,东西都在车上。”张红信说着就要上车。

  我皱了下眉头,忙制止道:“给我二十人就行,你给我留在这里,我怕调虎离山,随时给我打电话。”

  张红信还要说什么,我瞪了他一眼:“别他妈的浪费时间,开车。”说完,我们的车就向外驶去,张红信着急的拍了下大腿,赶忙点出二十个人,让他们跟住我。

  车上,我给雷俊打了电话,让他把猎户堂的兄弟都调过来,然后又给豹子头打了电话,通知他看住青年路的场子。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我才抽空点了支烟。

  大毛的车开的很快,也他妈的不管红不红灯的,十二点多路上的车不多,我们一行直奔情义分店去。

  刚一到酒吧门口,我就看见门外的吊灯都被砸了,我下车提着刀就往里走,这时候大毛忙拽住我说:“升哥,你先在车上等着,毕竟不清楚里面多少人。”

  我瞪了他一眼,直接甩开了他:“别废话,强子不能出事,兄弟们给我进去。”

  大毛也没多说,忙对着朱云天道:“阿天,跟我保护好升哥,谁敢靠近他,往死里打,这他妈的可不是比武,听见没。”

  “放心大毛哥,我知道了。”朱云天吼了一声,也为自己壮壮胆子。

  朱云天跟了我之后,充当起了我的保镖,他虽然好斗,但还没砍过人,心中难免有些紧张。

  我带着众人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打成了一片,闪光灯下,刀光剑影,厮杀声和音乐声混淆在一起,鲜血已经洒满地面,一些金牛堂的兄弟已经被砍倒了。这群来历不明的人,统统带着鬼脸面具,就好像深夜的死神,让人毛骨悚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流仙人说:

  撸撸~~~追书~~~打赏~~~暴风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