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我发火,众人脸色吓得惨白,一个个低着头也不说话。

  我冷笑一声:“你们是黑社会,不是当初的小混混,每个月拿着堂口发下去的福利,难道还不够你们花么?如果不是被我撞倒,还真不知道你们来这里欺负学生。”

  “升……升哥,我……我们知道错了。”一个穿着花衬衫的男子颤颤巍巍的说道,他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

  “你是带头的?”旁边的孙猴子问了句。

  对方点点头,还没开口,孙猴子手中的汽水瓶直接砸了过去,啪的一声,瓶子砸到对方的脑袋上,碎了一地,对方只是哆嗦了一下,连动都不敢动:“升哥说过,不准在六中附近欺负学生,你们是没长耳朵么?”

  男子脑袋上已经流出了血,颤颤巍巍的道:“我……我们手头真的有些紧。”

  孙猴子还想说什么,我摆了下手,皱着眉头问道:“豹子头一个月给你们多少钱?”

  “五……五百。”但男子说完,马上又道:“我知道我们的分红是八百,剩下的三百是我们自愿捐给堂口的。”

  我脸色一暗,深思片刻,从怀中拿出两千块钱放到了桌子上:“把这钱拿走,去医院包扎一下,剩下的钱带兄弟们去吃点好的,记住,下次如果再发生这种事,我可就不会轻易的放过你们了。”

  众人一愣,谁也没想到我会拿钱给他们,由于被打的男子,看我的眼神更加惭愧了,忙说道:“升哥,我没事,这次我真的错了,不会有下次了,钱我不能要。”

  ,。最新章Z*节-上S酷H"匠网

  “别废话!快拿走!”我沉声说道。

  见对方还是不敢拿,一旁的孙猴子骂了句:“让你们拿就拿,磨磨唧唧的跟个娘们似得。”说着,他抓起钱,扔到了男子的手中“快走,别打扰我们处理事情。”

  这样一来,众人才悻悻的离开,而见到这一幕的任峰,早就傻眼了,他花了一千块请了这些人,完全没想到这些人竟然都是我的小弟。

  “小子,你过来。”我冷笑了一声。

  任峰听见我的话,颤抖的走了几步,我拍了拍凳子说道:“坐。”

  任峰表情尴尬,又担心又害怕,也不知道我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小心的说道:“升……升哥。”

  被他这一叫,我不由的笑了起来:“你学的倒是挺快,真没想到,你还挺有脾气,竟然敢杀我个回马枪。”

  任峰脸色尴尬:“我……我们之间有些误会。”

  我点点头:“你说的没错,肯定有误会。”我说完,从怀中掏出匕首,然后让安胖子拿来一瓶白酒,对着任峰道:“给你两条路,一条是把手剁了,另外一条是把这瓶白酒干了。”

  任何一个人都会选择干掉白酒,我心里清楚,其实我也只是想要教训教训这个任峰。否则根本不会给他机会。毕竟他是公安局副局的公子,如果真的把他弄了,事可就大了。

  听完我的话,任峰脸色惨白,支支吾吾的道:“升……升哥,我爸是任飞,公安局副局长,多少也给点面子吧?”

  “面子?我给过你。否则的话,你不会站在这里。”说着,我突然把匕首拿起,一下扎进了桌子里,匕首应声没入:“是我动手,还是你自己来?”

  任峰打了个激灵,直接拿起白酒喝了起来,片刻后,一瓶白酒全部喝光了。

  “有魄力,记住,天王老子来了,我尹东升,也不一定给他面子,滚吧。”我骂了一句,任峰趁着酒劲未上,灰头灰脸的跑了。

  “真是便宜这小子了!”孙猴子说道。

  我轻松的说道:“只是教训他一下罢了,这些富二代,官二代的,一个个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希望他吸取教训,别再来惹我。”

  “大哥,我看啊,这小子报复心可挺强,他不是有个牛逼的老爸么,你可得小心点。”

  “在H市,我还怕他掀起大风大浪?”我说了一句,然后表情慢慢的严肃起来:“每个堂口,派发下去的福利,应该都是八百元!而豹子头只分给了这些会员五百。怪不得他们不够花。”

  当时普通工人的工资,一个月大约四百左右,东升帮虽然是黑社会,但在这半年中,已经步入了正规的管理模式,从堂主,到会员,都会有福利领取,俗称分红。

  对于一个普通的成员,有八百块钱拿已经是非常好的事了,毕竟大家在附近一带,吃喝玩都不花钱。

  所以当听见天鹰堂的人说他们只有五百块的分红时,我的脸色变的难看。

  “这个豹子头,胆子真大,竟然私吞分红,大哥,这事你可得处理好了。”孙猴子说道。

  “豹子头这个人为人狡诈,做事畏首畏尾的,当初雷哥就嘱咐过我,让我多留意点这个人,升哥,不行的话,我就暗中把他干掉。”大毛在一旁说道。

  我叹了口气,沉思片刻,脸上也露出了愁容,把手中的烟头掐灭,说道:“这半年多,豹子头也为帮里出了不少力,真枪真刀的和大伙一起走过来的,我虽然刚收他的时候,就对他留了个心眼,但心中也真心把他当成兄弟。半年多过去了,他还是没改那混混的性格。”

  “大哥,那我们总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苦了的可是下面的弟兄。”孙猴子说道。

  我点点头道:“放心,我会找他谈谈!”

  “大哥,你真和任贤齐的那首歌一样,心太软。”孙猴子说着,就唱了起来:“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

  我和大毛同时大笑起来,说道:“对兄弟要忠,对敌人要狠。”说完,我站起来向外走去。

  大毛和猴子互望一眼,都明白我话中的含义,两人的目光中同时闪过一丝尊敬。

  豹子头这次做的的确有些过分,但我并不能因为这一件事就抹杀了他对东升帮的贡献,毕竟当初面对逆天帮那么强大的压力,他都没临阵退缩,如今东升帮崛起,我又怎么能过河拆桥。

  不过从这件事中,我却看出了天鹰堂的诸多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流仙人说:

  撸撸~~~追书~~~打赏~~给我都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