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放下电话不久,雷俊又打了过来,这一次,他的声音非常急:“升哥,有许晚清的下落了。”

  “什么?在哪?”我激动的差点跳了起来。

  “在乾嘉手里,本来要把他干掉,可他说他知道许晚清在哪,升哥,他要和你通电话。”雷俊说道。

  “把电话给他。”我急切的说了句。

  片刻后,电话那头传来乾嘉那阴阳怪气的声音:“真没想到,我千算万算,竟然栽到了你的手里,不过还好我有最后一步棋,尹老大,想见许晚清,就来见我。”

  “你在哪?”我没有生气,相反却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在没有确定许晚清安全之前,我不想激怒对方。

  乾嘉说了个位置,我叮嘱雷俊看住他,就让大毛驱车赶去,大约过了三个小时,我才在高速上的服务区看见了雷俊等人,此时雷俊带着几个兄弟正围着乾嘉,而他则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靠在车上吸烟。见我到来,乾嘉笑道:“呦喝,大人物终于出现了。”

  “升哥,不用和他废话,打到他招为止。”张红信说着就要冲上去。

  我忙拦住他,乾嘉有恃无恐的道:“别那么冲动,和你们大哥学学,我不怕死,你们随时可以干掉我,但我死了,永远也别想见到许晚清。”

  “她在哪?”我走上前问道。

  乾嘉看着我道:“如果你没有抓到我,我很可能把她卖到俄罗斯去当小姐。”

  我脸色一暗,眼中露出杀气,乾嘉明显是感觉道了,呵呵一笑:“你别生气,这是我手里的一张牌,在没有确定自身安全之前,我是不会动用她的。你很幸运,抓到了我,否则你一辈子都见不到她。”

  “别废话,她在哪?”我说。

  “尹老大真是没有耐性,我只有一个条件,放我走,我自然会把许晚清交给你,而且是完好无损的交给你。”乾嘉一字一字的道。

  我的脸上出现一丝冷笑:“放你走?你当我傻吗?不见到许晚清,你别想离开。乾嘉,你也不是傻子,你只求活命,我只要许晚清,如果许晚清出事,你逃不掉。”

  乾嘉听后,呵呵的笑了两声,点头道:“好,我带你去见许晚清。”

  “把他压上车。”我对着张红信道。

  “等一下,上你的车可以,但必须保证我车上物品的安全。”乾嘉要求道。

  雷俊走上来,说:“升哥,车上有个小妞,还有很多现金和珠宝。”

  听到之后,我笑了下:“整个逆天帮,都被你乾嘉算计了,放心,你的东西我不会碰,但如果许晚清出了事,我不敢保证自己能做出来什么事。上车。”

  很快,我们一行人离开了服务区,而方向则是黑省的黑河市。

  车上,乾嘉显得很轻松,他抽着烟问道:“董巍死了吗?”

  “我要说没死,你会不会很害怕?你背叛了他,还卷了逆天帮的财产,董巍如果知道,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说道。

  乾嘉‘哼’了一声:“老子给他卖命十年,这是我应得的,逆天帮今天被打垮,不是因为你太强,而是董巍变弱了,变的仁慈了,变的安逸了。”

  “当初我就提议给你个教训,绑架许晚清设计把你杀掉,也不会有今天的结果,可当他成了H市最大的黑帮老大之后,总是顾及一些道义,呵呵,和别人斗,就要不择手段,他拒绝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逆天帮完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会联合俄帮吗?这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我唯一没有猜到的,就是在路上竟然被你擒到了。”

  ?酷匠P$网L唯0一正版●.,})其他+都W是盗`版9r

  我静静的看着他,这个乾嘉是逆天帮中的军师,心机很深,董巍绝大部分的决定都要听从他的,没想到他竟然把一切都考虑到了,不过还是不解的问道:“你既然知道我要联合俄帮,为何不告诉董巍?”

  乾嘉摇摇头,轻轻一笑:“这就是我自己的事了。”

  我能感觉出来,乾嘉和董巍似乎还有些故事,但他如若不说,这段故事永远都会埋在地下。而乾嘉的背叛,对我的感触也很大,董巍曾说过,从我的身上看见了他的影子,那么有朝一日,会不会在我身边,也出现另外一个乾嘉。

  乾嘉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微微一笑:“人就是自私的动物,总要为自己想一想,无论是你,还是董巍,都是失败者,这场黑道之间的战争,胜利者只有一个,就是我,乾嘉。”

  我眯着眼睛看着他,他那自信的笑容,让我感觉到了这个人的可怕,就好像一切的事情,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我也快五十的人了,剩下的时光只想好好的过日子,你们几个老大,赢的只是一口棺材,而我赢的则是生活。尹老大,总有一天你会理解我的话。”乾嘉又道。

  看见我沉默不语,乾嘉笑着道:“你放心,我没有伤害许晚清,当然,前提是你安全的让我离开。”

  乾嘉的每一句话都让人深思,我不想多说,只是感觉自己还斗不过这个人,说的多,错的也就多,我不想在他面前露出任何马脚。肖涵,李小龙,都是老油条,但我和他们周旋也是绰绰有余,而这个乾嘉,却让我有种无力感。就好像面对着一个可以预见未来的人一样。在他面前,你总会感觉自己是赤裸裸的。

  轿车开的飞快,六个多小时,我们赶到达了黑河市,并没有停留,而是直接向黑龙江的码头前往,乾嘉的目的很明确,他准备前往俄罗斯,远离这个地方。

  而此时,我最担心的自然是许晚清的安慰。

  很快,一行人到了一处隐蔽的码头,此时是下午,由于天气寒冷,江边只有个别的几个行人,在码头边上,停着一搜快艇,上面站着两个人,一个中年男子,另外一人就是我寻找已久的许晚清。

  “晚清!”我叫了一声,一个健步就冲了上去,众位兄弟也都跟在了后面。不过我们刚要接近快艇的时候,船上的中年男子就把匕首架在了许晚清的脖子上,吼道:“都他妈的别过来,否则我弄死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流仙人说:

  撸撸~~~追书~~~打赏~~~给我~~都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