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二零零年四月二号,星期日,虽然天气已经回暖,但晚上依然很冷,H市的夜空明亮的如同一汪清水,繁星点缀,让这城市看起来更加美丽。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街道上的行人已经不多,毕竟第二天就上班了,大部分的人都进入了梦乡。在六中的操场上,聚集了二百多人,前面的一百人身着警服,腰部配枪,一个个身子挺拔,像模像样。

  警服后面的则是一群穿着迷彩服的人,这些人普遍比较高,手上端着64式微冲,脸上涂的五颜六色的油彩,看起来就跟军队的一模一样。

  N酷}n匠网正"9版◇首1y发=

  这些人不是真正的警察,而是我们东升帮的人,打扮成警察和部队士兵,也只是我们计划中的一小部分,我和几个堂主都是士兵打扮,脸上涂满油彩,毕竟我们几人是最显眼的,不涂上肯定会被人认出。而大毛等人,一些得力手下,都装扮成了警察。

  “今天是我们东升帮生死存亡的一刻,当你们穿上这身衣服时,就已经没有退路,进一步,你可能有机会活下去,退一步,你会必死无疑,是生还是死,都是你们自己选的。兄弟们,不管今天成功也好,失败也好,永远都不要忘记,出发。”我喊了一声,带着众人向校外走去。

  这一次的安排,都是秘密进行的,分发衣服的时候,就已经把所有人的通信设备收了上去,怕的就是逆天帮知道我们的动向,而且我并没有和任何人说今天将会用什么方法与逆天帮抗衡。除了我和雷俊知道外,几个堂主,都被蒙在鼓里。不过大家选择的都是相信,并没有过问什么。

  当我们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门卫大爷还出来给我点了支烟,而大门口的外面,已经停了四十辆警车。

  是的,不是普通的轿车,就是警车,那些车辆我们找个专业的人员用一天的时间,从新喷漆,还上了专业的警灯。

  “升哥,可以走了。”雷俊走过来说了一句。

  我点了点头,片刻之后,四十辆警车扬长而去,向着松花江大桥的方向驶去。

  车上,雷俊把地图摊开在我的面前,说道:“这松花江大桥是来青年路的必经之地,如果绕远得一个多小时,逆天帮肯定会从这里经过,我们就把他们堵在这桥上。”

  我点了点头:“干扰器都装好了么?”

  “一切准备就绪,现在就看逆天帮出动多少人了。”雷俊说。

  我对着他神秘的笑了一下:“放心吧,来多少人,都救不了他们的先头部队,别忘了,我们是警察。这一次一定要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雷俊听见我这么说,双目一亮,意会到了我的意思,对我伸出了大拇指:“我雷俊果然没跟错人。不过升哥,为了预防万一,我们最好通知一下肖涵,如果他能帮忙我们会更轻松。”

  我点了点头,直接把电话拨了过去,响了好几声,才传来肖涵的声音:“尹老弟啊,有事么?”

  我笑了下:“你不会不知道今天晚上逆天帮要打过来吧?”

  “肖老大,什么事情啊?看你脸色有些不好,如果解决不了,老弟帮你解决。”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电话传了过来。这个声音我太熟悉了,正是董巍。

  听见他的声音我的心‘咯噔’跳了下,然后沉声道:“这件事你知道就行,我的事,我自己会解决。”说完,我就把电话挂了。

  “怎么了?”雷俊见我脸色有变,不解的问道。

  “肖涵在和董巍喝酒,看来天行会是指不上了。”我开口道。

  雷俊说:“真没想到这个董巍有这种手段,这样一来,肖涵那种老油条,肯定是左右逢源,不会出人帮咱们了,不过这对于咱们来说也是好事。”

  “何以见得?”我问道。

  “董巍和肖涵在一起,他必然会带着大部分兄弟给肖涵施压,这说明咱们赌对了,只会有一部分人来攻打咱们,那样的话,咱们的胜率就会大一些。”

  我听后点了点头和雷俊仔细的讨论了起来。

  H市的嘉年华大酒店里,董巍正端着酒杯敬肖涵:“肖老大,说句难听的,咱们都是走江湖的自家兄弟,何必互相为难呢?”

  肖涵同时端起了酒杯:“董老大想到哪里去了,给我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为难你啊。”

  董巍‘哈哈’一笑:“来干一个。”

  当啤酒一饮而尽,董巍继续说:“咱们兄弟之间打交道也有年头了,我的为人你也了解,咱们两家的事,没必要让一个小家伙给搅和了。”

  “董老大说的哪里话,我们一直相处的不是很好么?”肖涵笑着道。

  董巍轻‘哼’了一声:“虽然说这是你天行会的地方,但我董巍想做点事,没人拦得住我,当然,我不会对肖老大如何,不过你有个小兄弟,可实在不给我面子呀。”

  “哦?谁那么大胆?”肖涵假作不知。

  董巍继续道:“青年路的二号地皮,没拍卖之前,我就通知下去了,这块地是势在必得,但有个叫尹东升的小子,却把这地夺走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肖涵脸上挂着笑容,但心里却不断的琢磨,现在已经谈到关键时刻,自己一句话都可能会引来祸端,他拍了下自己的大腿,说道:“这件事说来话长啊!”

  “有多长,我洗耳恭听。”董巍盯着肖涵,一字一字的说。

  “这个尹东升,是我最近才交下的一个小兄弟,青年路那片,我交给了他管理,初来乍到,他也不懂规矩,谁知道和你抢上地皮了,可能他认为那是我们天行会的地盘,就想给保住。其实我么你了解,那点地皮算什么?如果当初董老大跟我说一下,我肯定会让的啊。”肖涵摆着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董巍眉毛一挑:“可是我听说,这一切都是你在后面指使的啊,我当你是朋友,你这么做,可真让我寒心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流仙人说:

给我撸撸~~~追书~~~打赏~~统统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