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酒吧内的音乐声很响,但我依然可以感受到男子声音的穿透力,他那深沉的目光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不是个普通人,他说完这句话,突然抬起手对着空中拍了两下。

  我并没有理解那动作的含义,却突然发现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音乐停止了,跳舞的人们也都停住了,大家的目光都被我们这个角落吸引了过来。

  这时候,周围有几个黑衣人挤过人群向我们走了过来,短短的一两分钟,我就发现,周围已经站着十几个黑衣大汉了,显然,我被包围了。

  “小子,知道吗?这里是逆天帮的地方。”那个男人指着我说道。

  我静静的站着,即使自己不知天高地厚,即使自己心中怒火中烧,也压制着自己,当对方说出逆天帮三个字时,我终于明白,自己这算是羊入虎口了。

  看着周围的架势,我感觉面前这个男人,至少是逆天帮的一个堂主,甚至是逆天帮的老大,如果真是这样,我今天想要脱身就难了。

  也许我现在可以向对方承认错误,请求对方原谅,然后离开,也许我会可以丢下许晚清离开。太多的也许,但我都不会那样做。

  对视着对方那冰冷的目光,我咬着牙道:“就算今天这里是地狱,我也要带许晚清离开。”

  男子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一声:“怎么?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狂么?”他说着,突然望向我:“你猜对了,这里就是地狱。”

  “杨董,这小子我帮你处理吧。”他又对着旁边的杨董道。

  杨董点了点头:“过年了,别太过了。”

  “放心吧!”他说了一句,然后对着我道:“你也看见了,这个地方来容易,但想要离开可就难了。你不是想要带她走么,不是不可以。”他说着,突然从怀中掏出一把左轮手枪,猛的拍到了桌子上。

  这一下着实让我吃了一惊,在道上混了这么久,还真没见过真家伙。

  “你想怎么样?”我问道。

  男子轻轻一笑,拿起手枪,娴熟的转轮手中的子弹倒出三发,然后重新把转轮推回,他说道:“这抢中有三发子弹,你对着自己的脑袋开一枪,如果没死,我就让你带她走,否则的话,你就赶紧滚,我今天不想见血。”

  这一句话,足够震撼任何一个人了,百分之五十的机会死,百分之五十的机会活,听见男人的话,不只是我,就连旁边那些喝酒的人都流下了冷汗。

  许晚清迷乱的睁开双眼,认出了我,但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想要站起来拉住我的手,口中嘟囔着:“小……小升,带我走。”

  我的心在颤抖,没有人能体会到我此刻的心情,我很清楚,如果不带许晚清离开,她就会毁在这些人手中,可是我想要带她离开,就必须选择去面对死亡。

  当你没有真正面对死神的那一刻,你永远体会不到死神的恐惧,那是一种占据你内心的恐惧。

  “小子,没点魄力,还想出来英雄救美,滚吧,我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说着,他就伸手去拿桌子上的枪。

  我的手快速的把手枪按了住,然后对着他说:“我说过,我要把她带走。”

  此刻整个酒吧都静了下来,我的话回荡在每一个人的耳边,一些人惊讶的看着我,似乎不敢相信我会如此选择,就连对面的男子,也是一样。

  大家不要认为我会拿起枪,用三发子弹带着许晚清冲出去,那只有超人才做的出来,我看的出来,这周围比我身手好的绝对不在少数。想要用这把枪造成杀伤根本不可能,结果就是我死,许晚清也得死。

  更_新_最4快上!酷e$匠n◎网

  男子静静的看着我,然后把手拿了回去,点了一支烟,说道:“真他妈的够爷们,为了妞连命都不要。动手吧。”他摆手示意。

  我并没有拿起枪,而是说道:“我有个要求。”

  “我这人,最恨别人讨价还价,不过今天心情好,你说。”男子笑着道。

  “如果我死了,放她离开。”我开口道。

  我也不是傻子,万一这次真的跪了,也不能再把许晚清也坑里啊,至少救出一个人。

  男子听后,点点头:“放心,不只她可以离开,我还会为你买个棺材。我董巍说一是一,说二是二。”

  “好!”我点了点头,拿起了手枪。

  许晚清刚才看见我后,以后恢复了一些意识,迷迷糊糊听着我们的对话,然后看见我把手枪拿了起来,她突然明白了,酒一下醒了一半,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吼道:“小升,你干什么。”

  “你坐下,没事。”我沉声道,然后用手枪指向了自己的太阳穴。

  “不行,不行……。”许晚清哇的一下哭了出来,然后对着旁边的杨董道:“杨董,这到底怎么回事,你帮帮小升,求你了,求你了。”

  杨董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董巍,小心翼翼的道:“兄弟,要不……”看的出来,他并不想把事情闹大。

  他还没有说完,董巍就摆摆手:“游戏已经开始了,我董巍说的话,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杨董,别婆婆妈妈的,大家出来不就是开心么。”

  杨董点了点头:“是,是!”

  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许晚清道:“放心我没事。”说着,我眉头一皱,食指扣动扳机……

  整个大厅内都看见转轮转动的那一刻,都能听见转轮转动的声音,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空气似乎不在流通,这短短的零点几秒,却如同过了几个世纪一样长。

  许晚清的哭声也停止了,她想要扑向我,却被男子按在了沙发上,男子的目光告诫着我,今天这一枪我如果不开,这女的就别想离开这里。

  一枪生,一枪死,你可以说我冲动也好,说我太极白练了也好,这一刻,我是无论如何不能把许晚清丢在这里。

  其实,这一刻,我比任何人都清醒,我分的清黑白,分的清自我,我知道自己有什么想要,有什么在乎,如果我走错了,会后悔一辈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流仙人说:

  感谢紾悕打赏精油,正在努力更新~~~求撸撸,追书,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