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夏听后,伸了伸自己的舌头:“爷爷,你别让爸爸知道就行了。”

  “你这小丫头!”老爷子无奈的摇摇头,向房间里走去。

  此时的我,并不知道两个人在议论我,脑子里还在回想着闫老爷子说的话,每一个词汇,都让我有种神秘感,心里更想跟着对方学习太极,可让我考试成绩超过闫夏,这……也太牵强了。

  我很清楚,即使作弊,我也不可能超过闫夏,差距太大了,况且我没读过初中,一点基础没有,可能也只有文曲星上身,我才有机会。

  回到家中的时候,我拿着书看了起来,就连吃饭的时候,我也看着书被公式。

  看到这种情况,许晚清大吃一惊,她已经盯了我一个多小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