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真的听着,能感觉到老爷子语气的沉重,轻声问道:“就是遇到的师父,帮助了你?”

  老爷子点了点头,深深的吸了口气,双掌缓缓抬起,轻柔拂动,雪越下越大,天色越来越暗,随着白雪的映衬,我完全可以看清老爷子的每一个动作,他的脚步看似无力,但却非常稳健,周围的雪花随着他的动作慢慢散落,我惊讶的发现,看的越久,周围的物质就变的越慢。

  “静心,静气,用你的心去感知一切,说说你的感受。”老爷子边游走边说道。

  我接口道:“只感觉到你的动作很缓慢,似乎一切都变的很慢。”

  “不错!”老爷子缓缓的吐出两个字。

  我此时已经猜出了一些,他打拳明显是在暗示我,开口问道:“闫爷爷,就是这太极拳救了你吗?”

  “这不是太极拳,这叫太极,也叫太极十三式。”老爷子说完,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双手缓缓放下,一套动作一气呵成。

  我有些不明所以的问:“太极和太极拳还有区别么?”

  “心怀太极,手握八卦,脚踏五行,为太极,太极练的是气,而不是力。如今的太极拳,是根据太极十三式演变而来的拳法,孰不知,真正的太极是拳无拳,掌无掌,意无意,无意之中是真意。”

  看见我一脸迷惑的样子,老爷子继续道:“用句最简单的话来比喻,太极是内功,而不是外功,太极练的是修身养性,练的是阴阳之变,练的是奇经八脉,而不是一套拳法。”

  我听了之后,也算明白了,只是从来没有想过,真正的太极竟然如此深奥。

  “什么四两拨千斤,什么以柔克刚,都是故事编纂出来的,在这个躁动的社会,谁会给你机会摆这种花架子?我曾经遇到个高手,特种兵出身,他能在一秒之内就可以把人杀掉,你认为太极拳能对付他这种人么?”老爷子说着,语气中带着不屑,看的出来,他并不喜欢太极拳这个称呼。

  “真正的太极,蕴含的力量是无穷的,最大的特点就是能控制你的心和你的气。三丰祖师看蛇鹤相争,发明了太极十三式,不是拳也不是掌,蛇鹤斗的就是气,这太极就是一个圆,一个阴阳交替的圆。”

  我听的云里雾里,不过心中却很明白,这太极的奥妙,根本不是一时半会能领悟的,咽了下口水,开口道:“闫爷爷,你可以教我太极吗?”

  “教你?哈哈!”老爷子听到我的话,突然大笑了起来。

  然后问道:“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应该在混黑道,对吗?”

  我刚要回答,突然想起闫夏对我说的话,千万不要让她爷爷知道我混黑道,可在他面前撒谎真的好么?而且我总感觉他似乎什么事都知道一样。

  想到这里,我小心翼翼的道:“我是闫夏的同学,嗯……也在混。”

  老爷子听我这样一说,脸色黑了下来,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最讨厌什么人,不过你小子还算诚实。”

  我听后,小心的问:“闫爷爷你是准备教我了么?”

  “教你?你认为我会助纣为虐么?”

  我苦笑了一下:“其实混黑道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都是为了生存,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好坏之分,只是身处位置不同而已,就好像您去柬埔寨维和,您敢说杀的那些人,都是坏人么?”

  听见我这么说,老爷子不怒反笑:“你小子还跟我讲上大道理了?”

  “我知道自己煞气重,容易冲动,前几天差点害的我两个兄弟丢掉性命,我也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想和你学习太极,只是不想成为你口中被煞气占据的人,我不想做六亲不认的人。闫爷爷,你也不想看见我变成那样的人吧?”我可怜巴巴的说道。

  老爷子看着我笑了一下,嘟囔道:“就是个孩子,怎么会走上这条路,可惜了。”

  “不过你不用和我套近乎,想让我教你,也不是不可能,但我有一个要求。”

  我心中一喜,忙说:“闫爷爷你说,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

  “再有一个多月就到期末考试了,如果你的成绩能超过小夏,我就可以在你寒假的时候教你两个月,如果不能超过,想都别想,记住不能作弊。回去吧!”老爷子说完,摆出一副送客的架势。

  不是吧?成绩超过闫夏?这比上天还难啊!闫夏在我们班一直排名第一,这怎么可能啊?我心中哭喊着,苦着脸看着对方,说道:“能不能……”

  “还要我送你出去不成?”老爷子严肃的道。

  我无奈的看了一眼对方,知道自己说什么都不管用了,只能点头答应了一下,然后默默的离去,此时天空下的似乎不是雪,而是血。

  酷j匠,网唯一~K正版◎“,&其‘他^`都是\●盗版wM

  见我离开,老爷子过去把大门关上,摇头叹了口气,这时候闫夏一路小跑的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拉着爷爷的胳膊,有些埋怨的道:“爷爷,你……你这也太为难他了吧?我是正数第一,他是倒数第一,怎么可能超过我啊!”

  “世间无难事,我倒想看看这小子有没有韧性。”

  “你这也太不讲道理了,这根本不可能呀。”

  “好了好了,你这小丫头,怎么能看上这小子?有什么好的?满身的痞气,而且也不是个安稳的人。”老爷子看着闫夏道。

  闫夏一听爷爷的话,脸‘唰’一下的红了:“爷爷,你别乱说,我们就是同学,而且我要以学业为重。”

  老爷子‘呵呵’一笑,怎么看不出闫夏的心思,严肃的道:“你明白就好,你爸爸把你送到六中念书,就是不想让你受仕途的感染,但也不会同意你和这小子在一起,当初我拦着你爸爸,才没有把你送出国。如果这事被他知道,我可就拦不住了!”

  提起自己的爸爸,闫夏的小嘴就撇了起来,有些不满的说道:“爸爸不还是听爷爷的么。”

  “身居高位,脾气也大了,尤其对你的事,他是绝对不会妥协的。”老爷子认真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流仙人说:

  这一章,是我个人对太极的顿悟,也翻阅了一些资料,希望大家喜欢和继续支持本书。撸撸,追书,打赏~~~求求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