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我消失的背影,几人互相对望了一眼,突然间放声大笑。

  “梦想?竟然是为了梦想?哈哈,这人真他妈的幼稚。”星宇说了句。

  雷俊跟着笑了下:“不过我很喜欢他的性格,以后记住,他就是咱们老大了。”几人有说有笑,离开了医院。

  第二天,于海被我们压着去了民政局,他被我砍断了两根手指,虽然怀恨在心,但也不敢表现出来,乖乖的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虽然星期六法定假日,但许晚清找了熟人,还是给很快的办理了。走的时候,我还不忘记恐吓一下于海,让他别在出现。

  帮许晚清解决了这个棘手的问题,她心情大好,虽然受了点小伤,但也无碍。还特意的安排我们几个吃了一顿大餐。

  在家休息了一天,伤势也好多了,第二天就去了学校,兄弟们看见我受伤都关心的问了起来,孙猴子更是急切,一个劲儿的追问我怎么了。

  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他说了一遍,他不满的质问我,为什么没叫上他。

  这的确是我的问题,如果叫上猴子,当时也许就不会吃亏了。但我当时想,孙猴子的实力毕竟有限,而且我们几人已经够了,尤其已经快晚上九点了,所以就没有喊他。谁会想到,这小子还挺重要。

  跟猴子打了个哈哈,就把这事搪塞过去了,问了一下保护费的情况,猴子说已经交的差不多了,只有几家还在硬挺,不过也挺不了多久。前前后后,已经收了四万人民币。

  我算了一下,如果收齐,应该有五万多,是原来李老六收的一倍。当然,我没有剥削他们的用意,当初已经给过他们机会,只是这些人没有珍惜。我也不会恐吓他,也不会打他,我能做的很简单,只要你不交保护费,你的货就别想卖。

  上课的时候,闫夏看见我胳膊上和头上都缠着纱布,担心的问道:“你又打架了?”

  我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我发现,每当看见她的时候,我那浮躁的心都能平静下来,对方见我没有说话,又直勾勾的盯着她,忙把头低了下去。

  回想周五晚上的那场恶战,不由的后背又出了一丝冷汗,我当时没有丁点的害怕,但回想起来,却游戏后怕。毕竟差点把命丢在那里,还差点害的张红信和张强二人也进去。当初我在B市的时候,不也是因为一时冲动,得罪了文兴帮的老大么?而且说我冲动的已经不是一个人了,用雷俊的那句话说,就是太虎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又想起了闫夏的爷爷,他的话中充满了玄机,如果有机会再见,真的可以好好讨教一下。

  “闫夏,你爷爷真的是部队出身?”我突然间问了一句。

  闫夏愣了下,不明白我为啥突然提起她的爷爷,点了点头:“是的。”

  “我想拜访一下他老人家,能不能帮我引荐一下?”我开口道。

  酷!匠x网√永_久(k免t费看&/小A@说3N

  闫夏惊讶的小嘴巴张的很大,开口道:“你要见我爷爷?”

  我笑了下:“我上次和你爷爷聊的比较投机,所以还想跟他聊聊,帮帮忙。”

  “还会有人跟我爷爷投机?”闫夏小声嘀咕道,但还是点头道:“好吧,放学之后我带你去我家,不过……不过你千万不能让爷爷知道你在混黑道,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

  我点了点头:“放心吧,对了,老爷子喜欢什么?比如烟啊,酒啊的,我不能空手去啊!”

  看见我那么认真,闫夏噗了笑了一下:“我爷爷更讨厌送礼的,空手去最好,有什么问题你就问他,他倒是比较欣赏虚心进取的人。不过我很好奇,你怎么能跟我爷爷聊的投机?上次你们都聊什么了?”

  “呃……你爷爷给我讲了一点我不知道的事。”我小声的说了一句,什么投机啊,完全是被她爷爷数落的一番。

  说实在的,我真不想见这个老爷子,因为他的身上总散发着一种无形的压力,就好像是武林高手一样,气势就把你压倒了。

  但这次,我心中却有种冲动,当初这老头的话掀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真的想向他讨教讨教,是如何断定我这个人身有煞气的。

  其实我更想知道的是一个解决方法,我也不希望自己冲动,因为这会坏了大事,会让我丧命,以前不信,但我现在信了。在刀刃上打滚,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切成两半。雷俊的话也在提醒我,像我这种性格,走不了多远。但是性格真的能改变么?

  放学的时候,下起了大雪,整个H市都是白茫茫的,我的摩托车前几天就已经不骑了,但闫夏依然骑着她的自行车。

  “这么大的雪,我们还是打车走吧,你把自行车放在学校就行了。”我说道。

  闫夏非常果断的摇摇头:“不了,爷爷会说我的。”

  “那我带你吧。”

  “不行,你的胳膊都受伤了,我带你。”

  “你带我?就你这体格?”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几分钟之后,我还是坐了上去,闫夏悠哉悠哉的骑着,完全没有受影响,真的看不出来,这小妮子还有点力气,一直到了她家门口,都没有休息过,而且面不红气不喘的。

  和上次一样,刚一到门口,老爷子就开口出来了,他看见我之后并没有惊讶,而是轻声说道:“又是你。”

  我笑了一下,刚要说话,却被老爷子打断了,只听他对闫夏道:“小夏,雪太大,别着凉了,进屋去。”

  闫夏撇了撇嘴,小声道:“爷爷,这是我同学,他今天特意来拜访您的。”

  “是啊,闫爷爷,上次你说的话对我启发很大,今天来想听你指点指点。”我客气了许多,更是把老大爷的称呼改成了闫爷爷。

  对方‘哼’了一声,一转身从闫夏的手中接过自行车,直接用一只手提了起来,然后另一只手则是顺势一抱,竟然直接把闫夏也提了起来。

  动作一气呵成,然户潇洒的向院子里走去,当右腿迈过大门时,他抬起右脚一蹬,砰的一声,大门应声关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流仙人说:

  更新很辛苦,希望大家用追书和撸撸支持,能打赏就最好了,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