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那娘们胆颤心惊的样子,我冷笑了起来,鲜血让我的面部变的更加狰狞,整个台球厅只能听见我冰冷的声音:“道歉?老子需要你道歉么?如果把你换成个男的,今天就砍了你。”

  那货吓的一哆嗦,不敢回话,我继续道:“今天算你运气好,我从来不打女人。”我说着,看向了张红信和张强二人。

  他们两个几乎同时摇摇头,同时说道:“升哥,我们也不打娘们!”

  我‘呵呵’一笑:“好,我们都不打女人,那也便宜不了你,于海,我给你一次机会,给我扇她,打爽了,我就放你离开。”

  靠!升哥这招太狠了,几人几乎同时心中骂了一句。

  我说完,捡起地上的匕首,直接插到了台球桌上:“是要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