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那娘们胆颤心惊的样子,我冷笑了起来,鲜血让我的面部变的更加狰狞,整个台球厅只能听见我冰冷的声音:“道歉?老子需要你道歉么?如果把你换成个男的,今天就砍了你。”

  那货吓的一哆嗦,不敢回话,我继续道:“今天算你运气好,我从来不打女人。”我说着,看向了张红信和张强二人。

  他们两个几乎同时摇摇头,同时说道:“升哥,我们也不打娘们!”

  我‘呵呵’一笑:“好,我们都不打女人,那也便宜不了你,于海,我给你一次机会,给我扇她,打爽了,我就放你离开。”

  靠!升哥这招太狠了,几人几乎同时心中骂了一句。

  我说完,捡起地上的匕首,直接插到了台球桌上:“是要这个女人,还是要这把刀,你自己选,我只给你30秒。”说着我就开始看表。

  于海脸色惨白,望着匕首上发出的寒光,他感觉的到,面前的这个男人什么都做的出来,他本来就是一个胆子不大的人,此时此刻,哪敢反抗我。颤颤巍巍的拉住那娘们,刚要举起手,那娘们猛的骂道:“于海,我……我他妈的养你,你还敢打我。”

  于海被吓的停了下来,不过旁边的我冷笑了一下,直接把匕首从台球桌上拔了出来,于海打了个哆嗦,颤声骂道:“老……老子也他妈的没办法。”说着,他就啪的一声,扇了那娘们一巴掌。

  清脆的响声传遍整个台球厅,那娘们脸颊被打的通红,她瞪着眼睛看着于海,颤声骂道:“于海……你……你……”

  我没有等她说完,就沉声道:“给我继续,我没说停,不准停。”

  于海点了点头,啪啪又是几巴掌打了下去,而我在一旁冷笑着,片刻之后那女的嘴角已经出血了,身子更是软了下去,也没有力气骂于海了。

  见到这种情况,旁边的许晚清拉了拉我,小声道:“算……算了吧!”

  听见许晚清的声音,我感觉的出来她有些害怕,嗯了一声,对着于海道:“停下吧,你他妈的真是爷们,看来经常打女人啊!”

  于海听见我的声音,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只手拄着台球桌子,双目呆滞,而那娘们则瘫坐在了地上,不断的哭泣着。

  “大……大哥,可以放我走了吧?”于海断断续续的说着。

  我冷笑一声:“你知道吗?我这被子,最痛恨的就是打女人的男人。”

  听见我的话,于海吓的快要哭了出来:“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刚才都按照你的吩咐做了!”

  w酷Y匠v;网O}首6发?^

  我‘嗯’了一声:“离婚的事情……”

  我还没有说完,于海就抢着说道:“我签,我签,钱我一分也不要,明天就去民政局把字签了。”

  看着对方那窝囊的样子,我开口道:“你这人倒是挺识相,好,那我也不为难你。”说完,我走到那娘们前面,冷声道:“这男人什么样你应该比我还清楚,以后眼睛擦亮点。”

  那娘们没有说话,只是不断的哭着,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当头各自飞么,有些话可不是胡乱编造的。

  掂了一下手中的匕首,我从新走到于海的身旁,轻声问道:“明天签字?”

  “对……对,明天就去民政局。”对方答应的很快。

  “用哪只手签字?”我又问道。

  于海一愣,不明白我的意思,但还是痛快的说道:“右……右手。”

  “好!”我答应了一声,突然间伸手抓住了对方的左手,将其按在了台球桌上,匕首猛的插到他的无名指和中指之间,对方如何挣扎也挣脱不开,我冷声道:“如果以后我再看见你,就把你的手切下来。”

  说着,我猛的一压匕首,他的小拇指和无名指直接被我切掉了。

  “啊!”于海惨叫了一声,直接晕了过去,我松开他的时候,他直接倒在了地上。

  台球厅内死一样的寂静,没人想到我会如此凶残,许晚清也被我突如其来的做法吓了一跳,我左右看了一眼,发现此时已经没有人敢直视我,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对着张红信道:“你和强子把他带走,去医院把伤口都处理一下,明天带他去民政局,看住他,别让他跑了。”

  虽然于海答应了,但我也不敢大意,这小子心眼太多,一看就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否则我也不会差点栽在这个地方。

  二人答应了一声,直接把于海拽了起来,张红信回头问道:“升哥,你伤的也不轻,一起去医院吧。”

  “我一会去,你们先去吧。”

  张红信‘嗯’了声,知道我肯定还有事要处理。

  这时候,我走到了雷俊的面前,这个帅气的男子有时惊讶,有时微笑的看着我,如果不是他,今天就真跪了。

  “多谢了。”我由衷的感谢道。

  “不用客气!”雷俊说着,递过来一支烟。

  我笑了一下,说道:“你能出手相助,一定有其他目的吧?”

  “你可真够直接的。”雷俊笑着道。

  “对待朋友,我从来不喜欢拐弯抹角。”我直接说道。其实我心里隐约能察觉出点味道,而且这个雷俊和其他人不同,他的心机之深,完全在我之上,我敢百分之百的说,玩智谋,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他也被我列入危险人物当中。

  今天雷俊突然出手相助,虽然心存感激,但也在怀疑他的目的,尤其他管我叫升哥,我不清楚他在想什么。既然这样,我不如坦诚一点,直接询问。

  雷俊听见我的话,开口道:“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跟你混。”

  “救了我,还跟我混,有这么好的事儿?”我说。

  雷俊轻声道:“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事情,不过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而且我看你伤的也不轻,这会影响你的思维,我开车送你去医院,等处理完伤口,我们在好好谈,如何?”

  “好!”我并没有拒绝,此时的确感觉脑袋很疼,而且还晕晕的,看来失血有点过多,拉起旁边的许晚清,向外面走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