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猴子见都这种情况,对了挤了挤眼睛,脸上带着似有似无淫笑,我撇了他一眼,又怎么能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孙猴子偷笑了会,说道:“大哥,这些钱怎么办?”

  “你明天去办张银行卡,把钱存起来,会用到的。”我开口道。

  安排完一切,自习课的铃声也响了,闫夏在那认真的写着,时不时还会微微的笑一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放学之后,我回到家中,摸了摸已经饿了的肚子,不过奇怪的是,许晚清并没有回来,平时她都早早的回来给我做好饭了,没办法只能自己下了一袋泡面。

  当那滑溜溜的泡方便面进入我嘴中的时候,一种熟悉的味道让我浑身舒畅,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就再也没有吃过泡面,身体也壮实了很多,如果不是坚持锻炼,估计早成胖子了。

  一直到了晚上八点的时候,我才听见开门的声音,许晚清刚进门的时候,看见我在,有些慌乱的说了一句,啊!你回来了。

  我皱了下眉头,许晚清始终低着头,发丝也有些凌乱,我疑惑的问道:“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

  “出去了一下,我有点累了,先进房间休息一下。”许晚清低着头道。

  我听得出来她语气的变化,走过去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说:“到底怎么了?”

  许晚清没有看我,想要挣脱我的手臂,却没有多大的力气,我发现她的侧脸有些发青,忙把她拽到身前,用手拨开了她的头发,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许晚清的右脸已经肿了,上面还有几道抓痕,看起来像是女人抓的,我皱着眉头问道:“被人打了?”

  许晚清见隐瞒不住,只能点了点头。

  “谁打的?”我问了一句。

  许晚清没有回答,而是说道:“我没事。”

  “别废话,我问你谁打的?”我非常生气的道,好好的一张脸蛋,被人打成这样,我看着都疼。

  许晚清咬着牙齿,沉默了半天,看见我马上就要爆发了,她小声道:“于……于海。”

  “你怎么遇到他的?”

  “我……我想和他离婚,下班之后,就约他出来,没想到……。”她说到这里就不出声了。

  “没想到他不但没同意离婚,还打了你一顿对吗?”我接口道。

  许晚清点了点头,我二话没说,就拉着她往外走,许晚清慌张的问我干什么去,我直接回答,找那个于海去。

  我开着许晚清的车,给张红信和张强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在家门口等我。而许晚清则是在旁边看着我不敢说话。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委屈。能找到那个于海么?”我见她不说话,问道。

  许晚清小声的道:“算了吧,我没事的。”

  “算了?在我这里,就没有算了这两个字。”我狠狠的说道。

  许晚清开口道:“那里不只于海一个人。”

  我冷笑了一下,也明白了一些,说道:“除了于海,还有别人打你,对吧?”

  许晚清点点头:“还有他的女朋友。”

  “行,我知道了。”我冰冷的回了一句,片刻后,我把张红信和张强接上了车,二人一上来就问道:“升哥,怎么了?”

  “别废话,家伙带没?”我问道。

  “就带了匕首!”

  我一脚油门,吉普车飞奔而去,我们到了许晚清与于海见面的咖啡馆,可那里早已人去楼空。我皱着眉头问道:“他家在哪?”

  许晚清说道:“他在H市没有房子,也不知道住在哪。”

  我想了想,说道:“给他打电话,你应该知道怎么说。”

  许晚清有些犹豫,在我愤怒的目光之下,只能给于海打了过去,片刻后,那面传来于海那没好气的声音:“小婊.子,你是挨揍没够吗?还给老子打电话干什么?是想好了么?”

  “对,我想好了,只要你同意离婚,我可以给你一百万,但你明天必须跟我去民政局。”许晚清说道。

  “好,那你把钱给我送过来吧。”于海得意的道。

  许晚清说道:“我把钱给你可以,但如果你明天反悔怎么办?”

  “一日夫妻百日恩,我说到做到,只要你把钱给我,我以后绝不纠缠你。”于海信誓旦旦的保证。

  “好,你说地方吧?”许晚清也没有废话。

  “飞吧台球厅。”于海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a酷匠#网A唯。O一S正版‘¤,其%2他8=都5$是B盗/6版

  我听到位置之后,直接开车向这个台球厅驶去,这地方距离我们学校只有几条街而已,我曾经也去玩过,是一个比较大的台球厅。

  台球厅内,于海放下了电话,此时他身边有一个长相一般,但打扮却非常妖艳的女人,还有一个秃头胖子。那胖子打了一下台球,问道:“怎么?那人同意给你钱了?”

  “说是那么说,你认为我能相信她吗?”

  “哦?那你还告诉她你的位置。”

  “那女的养了个小白脸,挺能打的,上次在她家我被那个小白脸修理了,这次我把许晚清给打了,那小白脸肯定不干,想帮她出头,否则许晚清是不会给我打电话的。”于海说道。

  光头胖子听后点了点头,笑着道:“看来你心中已经有对策了?”

  “当然,这就要靠大舅哥你了,有你撑腰,我还怕那小子么,上次的仇,我一定要报,不过那小子挺能打的,你最好再叫几个兄弟过来。”于海说道。

  “放心,一个电话的事,我那几个兄弟都在这附近玩,怕什么。”光头胖子说完,就掏出大哥大拨起了号码,大约十几分钟过后,台球厅内来了十多个混混。

  我的车开的很快,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别人的算计之中,如果是平时,我会想到这方面,更会冷静的处理。要知道于海也不是傻子,但许晚清被打,已经让我的怒火战胜了理智。

  而且我的身边只有张红信和张强,这两个人很能打,却没有孙猴子那么精明,前者虽然有时候会想想办法,不过都是一些小聪明罢了。尤其他们二人看到我一脸怒火,根本不敢多问。

  至于身旁的许晚清,碰到这种事,她更是拿不定主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流仙人说:

  继续更~~给力吧,大家的撸撸,追书,和打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