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东北的酒劲就是大,我上车的时候,已经是晕乎乎的了,张强一直在我耳边说着什么,我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见张强大声的问我:“升哥,有钥匙么?”

  “有……有,在兜里!”说着我就听见了开门的声音,我知道自己到家了,也挺佩服自己,位置还能说对,我推了下张强,开口道:“你走吧,我自己就行了。”

  “升哥,我扶你进去吧。”

  “不用,不用。”我砰的一下把房门关上,歪歪斜斜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如果不是自己有点酒量,可能今天真的就倒下了,但这已经够我受的了。

  我感觉脑袋很沉,只想睡觉,所以连澡都没戏,直接把衣服脱了,进了自己的房间。

  s/酷匠*网q永2久免|q费看☆小FA说q`

  扑通一下,我躺在了床上,很香,很柔软,女人的家里就是这样,我翻了个身,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臂搂住了一个肉体,我不自觉的用双手上下摸索,感觉像是一个女人,哎!管他呢,一定是在做梦。

  也许这就是本能,或者说是一种天性,我并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似乎还沉醉在梦中,可是怀里的许晚清,却遭殃了。

  由于我晚上没有回家,许晚清已经等到三点多,实在困的不行了,躺在自己的床上睡着了。由于太过疲倦,我回来开门的声音,都没有听见。

  大家都知道,凌晨的时候,是一个人睡眠最香最踏实的时候,许晚清不知睡了多久,感觉一个人突然躺在了身边,借着大厅微弱的光亮,她看出这个人是尹东升了。

  对方的酒气让她知道一定是喝多了,所以才走错了房间,刚要坐起来的时候,尹东升却突然翻身把她搂了进去。

  “喂!”许晚清小声的叫了一下,然后用自己的手臂推了推,却完全推不开对方,苦笑之余,却突然心里一怔,她感觉到尹东升把手伸到了自己的睡衣里。

  天啊!许晚清完全清醒了,因为她知道自己除了一件睡衣,里面什么都没穿。

  “小升,你醒……”许晚清的话还没说完,自己的嘴就被堵上了,当嘴唇碰撞到一起的时候,她瞬间有种窒息的感觉,想要挣扎,却发现身子骨已经软了。

  烂醉的尹东升很沉,整个身体完全压在许晚清的身上,又怎么是她能反抗的。

  尹东升的手就如同魔爪一样在她的身上游走,短短的几十秒内,许晚清的睡衣已经被脱掉了。许晚清几次尝试推开对方,都没有成功,终于当对方把手伸到自己大腿内侧的时候,她颤抖的放弃了。

  许晚清的脑子很乱,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莫名而又熟悉的感觉填充着自己,也许无法反抗就去享受这句话是对的,黑夜中已经见不到她的娇羞。

  不过畅快淋漓的快感并没有到来,几分钟后,匀称的呼吸声在许晚清的耳边响起,她缓缓的吐出一口气,知道尹东升睡着了。忙让自己镇定了一会,花费了好一会,才从我的怀中挣脱。打开床头灯,不由的望向了尹东升的那里,却发现对方的裤子没脱,手拽着裤腰带。

  她恍然大悟,原来刚才对方没有解开裤腰带,累的睡着了。

  许晚清‘咯咯’的笑了一下,拿起被子给对方盖上,自己向洗手间走去。

  我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拍了拍自己发疼的脑袋,暗骂了一句:“他妈的,以后可不能喝酒,酒这东西真他妈的耽误事。”

  我站了起来,准备去洗个澡,却突然感觉不太对劲,左右看了一眼,猛的反应了过来,我去!这不是我的房间啊,这不是许晚清的房间吗?我怎么睡在这了?我努力的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却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起来了?”我琢磨的时候,发现许晚清出现在了门口,她拿了杯牛奶,正微笑的看着我。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说:“许阿姨,昨天晚上有点喝多了,可能……不对,是我走错房间了,真是不好意思。”我有点语无伦次。

  “没事,以后别喝那么多,对身体不好。”许晚清说道。

  我见对方并没有什么异样,放心了不少,说道:“放心吧,以后绝对不会了,昨晚我没做什么吧?”我小心翼翼的问。

  许晚清白了我一眼:“说什么呢,我一直睡在客厅,况且你裤子系的那么紧,能做什么?”

  许晚清说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猛的一红,赶紧把牛奶递了过来说,快把牛奶喝了。她等我接过牛奶之后,就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看着许晚清那神秘的样子,我并不知道发生过什么,只能总结一句,酒真不是好东西。

  我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猴子也才去报道,吴秀秀看见我们两个就跟看见了仇家一样,把我们叫到了办公室里,一顿狂轰滥炸,碍于办公室里面有很多老师,我也没说什么,只能虚心的听着。

  一直骂了我们半个小时,才让我和孙猴子离开,后者一出教室就对着我说:“大哥,你到底怎么这个李莫愁了,我发现她好像有些不对劲儿啊!情绪怎么如此失控呢。”这小子的洞察力很厉害。

  我撇了他一眼:“我去,如果不是我,李莫愁早都找你的家长了。”

  “大哥,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感觉这个李莫愁已经把你盯上了,你可要小心点。”孙猴子说道。

  我冷笑了一下,吴秀秀啥样我还不清楚么?我还能怕她?她除了在背后给我耍点小手段,哪次敢和我正面交锋。

  “好了,别提这事了,你一会给信子打电话,你们两个出去给我探探风声,李老六挂了这可不是小事,看看天行会那面的动静。”我越说声音越小。

  “不是吧?李莫愁刚批评完我,就又逃课?”孙猴子一脸无奈,几分钟前,他像个好学生一样不断的认错。

  我笑了一下:“知错能改,改了再犯,犯了再改啊,放心吧,李莫愁那面我撑着,不会出问题的!”

  “大哥,我的幸福,可就靠你了啊!”孙猴子一脸的苦相,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流仙人说:

  宝贝们,撸撸啊,追书啊!!这样才有动力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