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六的力气很大,他一拳就把我打飞了,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肥膘竟然有这两把刷子,这黑社会的堂主真不是盖的,他捂着自己的伤口,怒目圆睁,一脚向我踹了过来。

  “去你妈的!就你还想杀我。”李老六怒骂着,右腿如同一枚炮弹踹向我。

  刚才那一刀完全刺入他的身体,可能位置没有找准,或者是他太胖了,没有刺中要害,竟然有了让他反抗的机会。看着对方的脚,我条件反射的用双手格挡,只听见‘砰’的一声,我直接被踢到了门旁。

  靠,好疼,我暗骂了一句,双臂又疼又麻,李老六显然没有放过我的意思,突然抓起身旁的衣服架就朝我刺了过来。我暗叫不好,那衣服架上有尖刺,如果被刺中我不死也重伤。

  而就在李老六举起衣服架的时候,张红信突然从沙发后面窜了出来,对着他的背后连续刺了几刀。李老六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我身上,怎么也没想到还埋伏一个人,当他感觉到痛楚,已经被捅了四五刀。

  “去……去……”李老六只骂出一个字,转过身想要用衣服架砸张红信,可他刚转过去,张红信一刀就刺进了他的心脏。

  “”张红信一刀没够,又对着李老六的胸口捅了数刀,一直到对方躺在了地上,他都没有停下。

  “够了,他已经死了!”我说了一句,心中知道张红信第一次杀人,肯定非常紧张,他不断的捅对方,只是对自己紧张的一种发泄。

  张红信似乎没有听见我的说话,继续着自己的动作,我伸手抓住对方的肩膀,他才停了下来,有些惊恐的看着我问道:“升……升哥,他死了么?”

  “死了,都被你捅成马蜂窝了。”我安慰道。

  张红信忙抓住我的手,说道:“升哥,你没事吧?”

  “没事,你出来的还算及时。”我拍了拍他。

  “对……对不起,我看见这个李老六的时候,有些发怵,一时间脑袋有些短路了,否则……否则我一起上,也不会让升哥有危险,你放心,绝对不会有下次了。”张红信声音急促,显然是在责备自己。

  如果他和我一起上的话,我当时不会这么狼狈,不过我没有埋怨对方,毕竟第一次都很紧张,就连我当时都紧张的要命,挤出一丝笑容,安慰道:“我们低估这个李老六了,如果咱们两个一起上,可能都会栽到他的手里。你出来的时机正好,别多想了,我们赶紧走!”

  由于张红信满身都是血,我让他把衣服翻过来穿,这时候是黑天,也没人能看的出来,我俩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离开了。

  楼下,车子里坐着两个小青年,其中一个翘着二郎腿,抽着烟,嘴里不满的骂道:“天天他妈的让我们在车里遭罪,也不收给弄两个娘们,真他妈的气人。”

  另外一个笑了下,说道:“别埋怨了,让六哥知道,咱们两个都没好果子吃,你说六哥怎么还没关灯?他做.爱可不喜欢开灯的啊!”

  “哈哈,肯定是和那个小娘们在调情,据说六哥最近买了一些道具。这娘们是真难伺候啊,六哥早晚会被她榨干。”翘着二郎腿的青年抓了抓自己的下面,淫声道。

  另一人还要说什么,卧室的灯突然灭了,他呵呵的笑了两声:“这回被你猜对了,估计干上了。”二人有说有笑的,并没有注意到我和张红信从楼道里离开。

  几分钟之后,我们三人在面包车里集合,张强一句话没问,一脚油门就把面包车开走了。这小子开车的技术要比我好上很多,毕竟他老爸从小就教他。

  路上,已经很少能看见车辆了,张强没有走正道,而是穿了几条偏巷子,虽然这个年代马路摄像头还没有普及,但个别大路,或者大型的商城门口,还是会装有摄像头的。

  这一次,我们都已经研究好了,千万不能留下任何马脚和线索。

  “怎么样?”张强率先开口问了句,他还是比较担心我们的。

  我笑了一下,揉了揉自己还有些疼的胳膊:“干掉了。”

  “好样的。”张强回了一句,一旁的信子把衣服都脱了下来,喘着粗气道:“这他娘的刺激,不知道那女的会不会报警。”

  “明天早上,李老六的手下肯定会上楼找他,那女的能不能脱身还不好说呢,这种黑道仇杀,有黑道的解决办法,报警的话,就折了天行会的面子,放心吧,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是咱们几个干的,况且咱们有一个最好的身份,学生。”我沉着的说道。

  g酷#匠7‘网首、发R

  听见我的话,几人心里都有了底,可我却发现猴子一直没有出声,不解的问道:“猴子,你这是怎么了?”

  “去……去……去他妈的,这也太……太冷了!”猴子哆哆嗦嗦的说道。

  我恍然大悟,这小子在外面呆了五六个小时啊,忙把车内的几件衣服扔了过去:“赶紧披上,一会处理完,咱们找个窜店喝酒去,给你暖暖身子。”

  “你小子藏哪了,冻这傻样。”张红信笑着问道。

  “老子上树了!”

  一句话,让我们车内大笑起来,不过不得不佩服猴子的激灵,竟然藏树上了,也对得起他的名字。

  十几分钟后,我们把车开到了江边,把几件带血的衣服直接烧了,假车牌和匕首也扔到了江里,虽然说我断定对方不会报警,但也预防万一,毕竟李老六不是一个小人物。

  四个人都换了套行头,然后找了一个窜店,吹起了牛。

  两个小时候,凌晨四点,我晃晃悠悠的从窜店走了出来,张强搀扶着我,身后的猴子和张红信互相抱在一起,前者指着我大声道:“大……大哥,你这酒量也不行啊,这……这才几瓶啊,就喝不动了。”

  “去……去你妈的!”我懒得与他理论,这三个兔崽子一起灌我,我能受了?刚才这两个小时,我们几个一共喝了三瓶白的,二十瓶啤的,张强要开车,喝的比较少,但也没少灌我,至于孙猴子和张红信,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使劲跟我干。让我这个曾经在酒吧工作的人都已经招架不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