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两个人,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一上午的紧张气氛,得到了些许的缓解,十几分钟后,猴子发来短信,说那个小妞已经进了一家美容院,我叮嘱了一下,继续等待着。

  到了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天早都黑了,猴子才发短信过来说,人回来了。

  我暗呼了口气,老天也真够帮忙的,由于天气冷,行人已经不多了,此时只见远处的路灯下,猴子先行走了过来,他的身后不远处,就是那个女的。我不得不佩服,这个猴子还真有一手,这样跟在前面,是不会被人注意的。

  “信子,走!”我叫了一声,然后对着张强道:“在这里守住了,随时准备驾车离开,等我电话。”

  “放心。”张强点点头,我下车后,他坐到了驾驶座上。

  我们几人都带着鸭舌帽,猴子过来跟我和张红信照了个面,然后我们就随着女子向单元楼走去。

  “一会你在楼下守着,那个李老六回来后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盯住了,包括几个人上楼,要是有点差错,我和信子可就栽上了。”我小声的道。

  “放心,我有躲藏的地点。”猴子说。

  我点点头,猴子的精明自然不用我多说。

  “对了大哥,这小区不错,有楼道门的,如果没钥匙的话进不去,我以前跟踪李老六也是混进去的。”猴子说道。

  我眉头一皱,知道不好办了,也没时间责怪猴子,说道:“你快点找地方隐藏好,其余的交给我。”说完,我就把自己的鸭舌帽压低,然后又把张红信的鸭舌帽压了一下,小声道:“跟上去。”

  三单元很快就走到了,女子从包里掏出钥匙去开门,不过她插到一半就停了下来,余光已经注意到我和张红信了,这时候,我也不等她反应,一个健步就冲了上去。

  女子还没来得及回头,我就用手绢捂住了她的嘴巴,女子挣扎了几下,瘫软在了我的手里,我不敢放松,一直抱着女子,然后用眼神示意张红信快开门。

  迷.药很给力,和那个痞子说的一样,十秒内对方肯定会被迷倒,药效最少能达五个小时。我害怕买到假药,还特意找了条狗试了一下。

  我和张红信拖着女子快步向六楼走去,一路上并没有遇见人,直到进了601房间,我们二人才松了口气。

  把女子放在沙发上,她已经昏睡了过去,我抽出了一根烟抽了起来,开口道:“一会记得把烟头拿到厕所冲走。”

  “升哥,你的反侦察能力真强。”张红信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做这种事,不得不小心,我们没什么背景,一旦进局子了,想出来都不可能。害怕么?”我问道。

  张红信摇摇头:“不怕。”

  我赞赏的点点头,张红信虽然有些笨,但魄力还是很大的,不由的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女子,她大约有三十多岁,长相挺普通,但是身材极好。

  “升哥,你对她有兴趣么?”看见我盯着女子,张红信突然问了一句。

  我笑了一下:“这种女人挺可悲的,没必要对她下手。”说着,我拿着一块布盖到了女人的脸上。

  张红信一愣,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药效多久我也不敢确定,万一她醒了看见咱们,就只能把她一起干掉了,毕竟这件事和她没什么关系,我不想无辜的波及到一条人命。”我解释着。

  “真没想到,你的心肠还挺好。”

  我笑了下:“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善恶到头终有报,少作孽,老天也会给你留条生路。”

  “你还信这个?”

  “没什么信不信的,图个心里安稳,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谁知道会变成什么样。”我说。

  “升哥,我发现你每次的话都非常有道理,真他妈的佩服你。”

  “只要打下一片江山,以后也会有人佩服你,没人会叫你信哥。”

  “那叫什么?”张红信不解的问道。

  “信爷!”我说着,和张红信一起笑了起来。

  a酷匠=S网首M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我们两人后来就不说话了,随着房间内钟声的跳动,气氛也是越来越紧张,而那个李老六却一直没有回来。

  十点……十一点……十二点……距离我们来这里已经将近四个小时,可李老六迟迟未归。

  “信子,你不是说平时这个点他已经回来了么?”我小声问道。

  “是啊,肯定回来了,就十二点左右,要不我们再等等。”张红信说。

  我点了点头,又陷入了漫长的等待,到一点的时候,李老六还没回来,我的心有些踌躇,暗想,难道真的是老天在帮他?连续几天都回来了,可就这一天没回来。就在几个小时前,我还说天公作美。可到了关键时刻,老天却突然不帮我了,如果今天那个李老六不回来,这一切就暴露了。即使我们没事,那再想杀李老六可就不容易了。

  我咬了下嘴唇,拿出手机给猴子发了个短信,他很快就回我说,外面寂静的要死,他都要冻僵了。现在的气温得有零度了,在外面呆了几个小时,的确不好过。

  “升哥,怎么办?”张红信也看出来我着急了,忙问道。

  是撤还是继续等?两个选择在我脑中不断的盘旋,就在这时候,躺着的女子,发出了‘哼唧’一声,我忙示意张红信别说话,一只手直接按到了女子的眼睛上。

  “你要敢出一声,或者挣扎一下,我就杀了你。”我压低声音恶狠狠的道。

  女子刚刚苏醒,意识还有些模糊,听见我的话,才清醒一些,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一点力气也没有,惊恐的问道:“你……你是谁。”

  “把枕套摘下来。”我对张红信说了一句。

  几分钟后,女子的脑袋上套上了枕套,手也被捆了起来。

  “不需要再将她迷晕吗?”张红信在我耳朵旁边小声道。

  我摇摇头:“既然老天眷顾那个李老六,我们今日就逆天而行。”

  张红信不解的看着我,但此时他已经不敢多言,等待着我的指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