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我那轻佻的语气,吴秀秀狠的直咬牙,她当了这几年班主任,还头一次遇到这样的学生,一点不懂尊师重道,想着这些,她狠声道:“我可没闲工夫关注你,告诉你,通知一下孙达,如果他再不出现,我去会去找他家长。”

  找家长,班主任的必杀技,不管你有天大的本事,一说这句话,百分之九十九的学生都会害怕,我倒是不怕,但咱也不能把孙猴子给坑了啊,这小子毕竟是帮我办事。

  我把摩托车立到了门卫大爷那,让他帮我存一下,然后走到吴秀秀身边小声道:“孙猴子真的生病了……”

  “别废话,生病了就让他家长来和我请假。”吴秀秀直接打断了我。末了还道:“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苦笑了一下,说道:“通融一下,咱俩这交情,对不对?”

  “谁跟你有交情。”吴秀秀极为不满的道。

  我硬着头皮说:“大姐,孙猴子真有事,你当帮帮忙,他过两天忙完了肯定回来。”

  听见我的话,吴秀秀噗的一下笑了出来,然后马上一脸严肃的道:“谁是你大姐,别跟我套近乎,眼看就要考试了,不管管你们,我这班级成绩怎么提起来?”

  “我告诉你,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给我惹急了,保不准会做出什么事!”我一着急,小声的威胁了一句。

  吴秀秀脸色一变,她可在我手中吃了好几次亏,不过她还是一脸倔强的道:“你以为这就管用吗?”

  “你想怎么样?”我皱着眉头道。

  吴秀秀眨着眼睛,刚要说话,铃声却响了起来,她不满的叹了口气,然后对着我道:“最迟下周,必须让孙猴子来我这报道,我可不怕你的威胁,记住,以后别挑衅我,还有,这是我的地盘……”说完,她就扬长而去。

  我暗自松了口气,又有些无奈女人的狡诈多变,但不管怎样,这个吴秀秀还算是不错的,虽然总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但还是比较好说话的。

  回到了班级,等了一天,孙猴子和张红信也没有回来,中途呼了他们一次,也只是跟我报了个平安就匆匆的把电话挂掉,看起来很谨慎。我也不敢过多联系他们,毕竟他们两个是去跟踪李老六,一不小心被发现了,那就死翘翘了。

  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孙猴子的魄力,当得知我们准备干掉李老六的时候,这小子虽然有些害怕,但却没反对,看来和我混的这段时间,他的胆子已经涨了不少。

  学校这面,加入我们的人已经越来越多,算上我们四个,共有二十多人,我们这股势力,肯定是称霸六中了,不过和外面的社会势力比起来,还是太嫩了点,而且战斗力,根本就达不到我的预期。

  至于我们这个组织的名字,或者规矩,我一直没定,理由很简单,在没有做为之前,我们就是一盘散沙。我现在只能等,等猴子和信子的消息。

  周日的时候,我约了几人在学校厕所见面,这个地方已经成了我们的集合点,由于学生们都放假了,学校里就我们几个,孙猴子和张红信二人风风扑扑的,眼睛里也带着血丝,他们跟踪李老六已经一周多了,看的出来,他们很疲惫。

  “猴子,李莫愁说了,你再不上课就找你的家长。”我开了一句玩笑。

  ii更2`新\d最_快t上酷Ra匠网?

  孙猴子一脸苦笑:“大哥,我这可都是为了组织,无论如何你得帮我顶着,如果被我爸妈知道了,我就死定了。”

  我递给了他们几个一人一根烟,自己也抽了一根:“放心吧,没事,都两天没跟我汇报了,有什么发现?”

  张红信骂道:“这个李老六,每天都跟着七八个保镖,要不都不敢出门,操他妈的,这怎么下手?”

  “他毕竟是一个堂主,树大招风,做事肯定会小心谨慎。”我嘀咕道。

  “如果有枪就好了,我们直接在大街上就干掉他。”张红信说。

  我轻笑了下:“枪是厉害,但也不能保证一枪毙命,我们一旦失败,全盘皆输,况且也没有地方弄枪去。还是想想其他办法,这几天,他一直没有落单么?”

  “也不是!”孙猴子皱着眉头说道。

  我一听,忙问道:“什么时候?”

  “我们跟踪的这几天,他都会去一个女人家里住,那女的住星光小区,不清楚和他是什么关系,晚上的时候,他的马仔会在楼下车里等着,第二天再带他离开。”孙猴子说道。

  我暗自琢磨了一会,问道:“那女的具体住在哪?”

  “三单元,六零一室,我办事你放心吧!”孙猴子笑着道,不过很快他的表情就僵住了,说道:“大哥,你不是想在这女的家里下手吧?”

  我深深的吸了口烟,过了许久才道:“还有其他办法么?我们人少,实力薄弱,在其他地方根本没有机会,而且这次行动,千万不能暴露目标,否则天行会肯定不会放过咱们,虽然说这个李老六不受待见,但也是天行会的堂主啊!”

  “升哥说的对,咱们既然不能在外面下手,就在他的家里下手,防不胜防。”张红信说道。

  孙猴子紧着眉头,半天后说道:“有两个问题,第一是我们如何进入他的家中,当然这个问题比较好解决,第二,就是万一李老六晚上没回来,我们的事不就暴露了么,下次他肯定会有防备了。用不用再摸摸他的底?”

  我点了点头:“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你们观察的这几天,他每晚都去吗?”

  “是的。”

  “我们的时间没有多少,况且让你们两个长期跟踪,肯定会被发现。就看这个李老六命硬不硬了,老天如果护着他,我们也拿他没辙。”我说完,想了想问道:“你们几个谁会开车?”

  孙猴子和信子听后都摇摇头,而一直没说话的张强则开口道:“我会。我爸就是货车司机,从小就教我,不过我没有驾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