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市的气温很低,这几天已经开始下起了雨夹雪,气温已经接近零度,早上穿着一件黑色的棉服,带上皮手套,骑着我的摩托车向学校驶去,由于天气的原因,学校已经不要求必须穿校服了,这对于学生来说,是最幸福的一件事,中国的校服,岂能用丑爆了来形容啊!

  一路上,不时有学生喊我升哥,虽然说人不可以骄傲,但虚荣心总是有的,我也一样。我在学生的眼中已经成为了典型的高帅富,有钱,有样,有本事。但学习么……就不敢恭维了。

  不过上了一个多月的课,我也学到了一些知识,虽然不太用功,但架不住吴秀秀老给我穿小鞋,我是硬着头皮把一些课文背了下来,在所有的课程中,我的语文课成绩是最好的。只是基础太差,有些字甚至不认识,幸亏有一个给力的同桌,不会就可以问她。

  闫夏这个小妮子对我越来越好,经常主动找我说话,不过每次都是一副羞答答的样子,用猴子的那句话来说,就是她看上我了。

  我猜不透,如果是其他女人也许看的出来,但这个闫夏,太纯了,纯到她主动和你搭讪,你只会想到,她是想帮你而已。观世音见过吧,就那种感觉,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感觉。

  孙猴子是非常给力的,果然用了三天的时候,就把H市的黑道了解了一遍,当然,只是一些表面的东西,但这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了。孙猴子毕竟就是个学生,能力有限,人脉有限,如果他真的混上社会,绝对是个一等一的人才。

  H市管辖着7个市辖区,5个县级市,7个县,总人口九百多万,是黑省的省会,是整个黑省的中心,它的价值自然不必多说,黑省遍布大大小小的黑帮组织,只要能在这H市站住脚,其他市区的黑帮,都得依附你。

  所以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这里就成了黑帮必争之地,打打杀杀多年,明争暗斗,你争我夺,剩下来的,就只有三大黑帮组织。

  俄帮,老大是俄国人,道上的都称呼他们是毛子帮,这是一个老帮派,手底下有一群很能打的俄罗斯人,崛起在动乱年代。不过俄帮的地盘不大,只有两个市区和两个县。这主要是因为H市本地黑帮的打压。10年前,俄帮可称霸H市,但如今却不行了。其实道上的人都看的出来,俄帮早晚会被赶出去。不过三足鼎立,就是这种局面,谁也不愿意当这个出头鸟。

  H市最大的黑帮是逆天帮,取名逆天自然有逆天之意,新兴帮会,敢打敢拼,大部分都是年轻人,据说逆天帮的老大,也就三十出头。逆天帮的关系和天行会很不好,主要原因就是天行会名字有个天字,而逆天帮却要逆天,这对于黑帮之间来说,可是大忌讳。

  怎奈这逆天帮发展迅猛,吞并了几个小帮会,一跃成为了这H市最大的帮会,天行会想要压制的时候,已经晚了。

  至于天行会,也是H市的一个老黑帮了,前前后后有三十多年的历史,老大换了好几个,如今的老大叫肖涵,年近半百,老奸巨猾,但缺少了年轻人的霸气,做事也是向来求稳,天行会在他的带来下,没什么动荡,但想壮大发展却很难。

  天行会有五个堂口,天金堂,天水堂,天木堂,天火堂,天土堂,取自金木水火土五行。而这个李老六就是天土堂的堂主。天土堂在五个堂口中实力是最差,李老六这个人胆子也小,据传他帮过前任堂主,才混到今天这个位置。而其他几个堂口,并不待见李老六。天土堂的地盘也不多,两条街,手底下有两个酒吧和几个洗浴中心,所以连我们六中这种地方,李老六也不放过。

  我把几天前从猴子那里得到的资料重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心中的信心也增加了些许,因为李老六他越不受重视,我的机会就越大,其实我心中也担心过早和天行会接触,毕竟人家是有名的黑帮组织,不是一腔热血就能和对方抗衡的。现在唯一的难题就是,这个李老六胆子特别小,每次出门都他妈的跟六七个人。

  孙猴子和张红信二人已经跟着对方三天了,愣是没有发现一点机会,而时间托的越久,对我们的发展也就越不利。毕竟我们和一些混混已经打过一次了,也闹出了点风声,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出差头。

  “吱!”的一声,我忙捏住了车闸,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我差点撞了上去。

  “想什么呢,也不注意点!”吴秀秀看见我,极为不满的说道。她今天穿的黑色皮夹克和紧身牛仔裤,那体型衬托的非常完美,我看了一眼周围,发现没多少人,小声道:“你天天穿这么性.感给谁看啊?”

  “要你管!”吴秀秀脸色一红,推着车就向校园内走去。

  C酷匠网首t8发!

  但很快她又停了下来,对我道:“这几天孙猴……孙达,怎么一直没来?”

  我一愣,瞬间明白过来了,孙猴子一直在和张红信帮我跟踪李老六,哪有时间上课啊,还没有说话,吴秀秀就又说道:“我就知道,孙达早晚会被你带坏的,你这才来五班多久,就把我们班的尖子生给带坏了。”

  靠!这也太夸张了,孙达还是尖子生?不过我也听说过,这小子学习的确不错。微微一笑,说道:“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啊,我可是从来不逃课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逃课还少么?还有上课除了睡觉就是睡觉,你……”吴秀秀说着声音越来越大,发觉旁边有学生看她,赶忙收敛了一些。

  我小声道:“你先别激动,我估计啊,孙猴子那小子最近是痔疮犯了,要不然也不可能好几天没来。”

  孙猴子如果听见我这句话,一定会被气死。

  吴秀秀又怎么不知道我是在扯淡,我在她的眼里已经不只是一个问题学生了,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完全没有放过我的意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干的那些破事。”

  我愣了愣,这吴秀秀看来是盯上我了,回道:“你很关注我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流仙人说:

  追书啊!明天开始更新速度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