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天空突然下起了蒙蒙小雨,不知是老天作祟,还是大家有意为之,本来还热闹的校园,此时就好像只剩下了我们四个,同学们都有意的躲着那些社会青年,一些没有出校门的更是返回了教室的楼道里,看似在躲雨,其实就是害怕惹上麻烦。

  门外十几个社会混混一副嚣张的模样,给人一种天下之大舍我其谁的感觉,其实年轻人就是这样,要不然怎么总说年少轻狂呢。

  门卫是个老大爷,看见我们走出去的时候,还小声的提醒了句,躲着点那些小混混,他们可厉害着呢。

  我对老大爷笑了一下,没有坑声。

  这时候,黄毛看见了我们几个,他第一眼就认出我来了,猛的跳了起来,大骂道:“大哥,操他妈的,就是这小子打的我。”

  被称大哥的一直坐在摩托车上,叼着小烟,身后还带着一个妹子,穿着一身牛仔夹克,撸起袖子,特意把胳膊上的纹身露在外面,听见黄毛的话,他‘呸!’的一声,从车上跨了下来,然后指着我大声道:“小兄弟,你过来!”

  我们四个和这些人就隔着一个街道,此时校园的院子里已经聚集了很多学生,没一个敢出来的,大伙把目光都盯在我们四个身上,一些知道情况的同学,已经开始互相嘀咕起来。

  那个大哥听起来还算友善,不过我心里清楚,这是装逼的更高一个境界,就是说完全把你当成一个没有威胁的人,我心中不由的冷笑了一声,然后小声道:“都准备好。”

  张红信等人会意,同时把手放进了怀中,校服比较宽松,所以刀在怀中并不能看出来。我们四人都是同一个动作,一只手放在怀里,一只手插着兜。

  在学校里的雷俊点了根烟,双目一直盯着我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挺行啊,连我豹子头的兄弟都敢打。”那个大哥看我们走了过去,双手插兜,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边说话边晃荡脑袋。

  我心中骂了一个,还他妈的豹子头,以为自己是林冲啊。不过也顺应了道上的规矩,先给自己起了一个响亮的外号。

  “大哥,别跟他们废话,连我都打,完全没把你放在眼里。”黄毛大声道,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又不是被我打倒的时候了。

  “几个屁学生,你紧张个屁,他们四个都有份么?”豹子头伸手指着我们说。

  黄毛指着我和孙猴子说:“他们两个。”

  豹子头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张红信:“张红信,没你的事,你也来,是送钱来了,还是准备跟这他混了?”说着,他就把手指向了我。

  张红信脸色一黑,骂道:“别他妈的指我大哥。”

  豹子头一愣,随即大笑着说:“哎呀我操,你现在是有本事了。我给你们一次机会,每人准备两千块,这事就算过去了,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这几天没给关二爷上香,弄死你们可不好。”说着,他掰了掰自己的手,弄出咔咔的响声,看起来很牛逼。

  “你想弄死我们么?”我淡淡的问了一句,全程就只说了一句话。

  豹子头看着我的目光,一时语塞,他感觉到一阵寒意,就好像死亡在面前的这个人身上并不是威胁一样。因为豹子头一直在直视我,所以他的感觉是最真切的。

  “去你妈的,和谁说话呢?”黄毛骂了一句就站到了我的前面,他的身后站着很多人,还有两个拿出了匕首,似乎随时准备打我们。

  我冷笑一声,突然间一句闷哼,一脚踹到了黄毛的肚子上,紧接着大吼道:“操,给我砍他们!”

  唰唰唰,西瓜刀从我们怀中抽了出来,在雨水中泛起了寒光,黄毛被我一脚踹的,直接撞到了老大的身上,我一刀砍在了他的前胸上。

  “啊!"一声惨叫从黄毛的口中窜出,跟个被踩了尾巴的野猫一样。

  混混们的意识还停留在五秒前,被我们突如其来的反扑给镇住了,几声惨叫接连响起,张红信和张强两个人已经冲了上去,对着混混们就是连砍几刀,孙猴子一直在我身后唯唯诺诺呢,不过也把西瓜刀握在了手中。

  几声惨叫,让混混们惊醒,豹子头一个踉跄,差点被撞倒了,他想都没想,大叫道:“快跑!”

  人逃命的潜力真的是无限的,十七八个人,瞬间就四分五散的消失了。

  “不用追了!”见张红信和张强追了出去,我吼了一句,其实对于我来说,效果已经够了。

  《更《新最U#快上\酷匠,网g

  我提着西瓜刀,走到了倒在地上的黄毛面前,他的伤势是最重的,因为被我直接砍在了胸口上,此时他倒在地上,一只手支撑着,用惊恐的目光看着我。

  “你不是要弄死我们么?”我说着,把西瓜刀指向了他。

  “我……我……”黄毛结巴的说不出话来。

  “我告诉你,以后你们这群垃圾,谁再敢来六中,我见一个砍一个。”

  “嗯!嗯!”黄毛只是不断的点头。

  我冷笑了一下:“我这个人报复心里很强,如果谁想弄死我,我一定要先弄死他,你就是第一个。”说着,我突然举起西瓜大,对着黄毛的脑袋砍了过去。

  这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张红信等人。

  砰的一声,不是我砍在黄毛身上的声音,而是他晕倒在了地上的声音,是的,他被吓晕了,支撑的身体一下躺在了地上,他以为我真的要杀他,而此时,我的刀只是举到了他的头顶。

  “操,废物!”我哭笑不得的骂了一句。

  一旁的张红信狠狠的踹了他一脚:“去你妈的,让你以后还欺负老子。”

  “好了好了,猴子,你叫个车,给他扔医院门口去,如果一直在这会失血过多死掉的。还有,下次记住,给我勇敢点,别他妈的跟个娘们似得。”我骂了一句。

  其实我说他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他虽然把西瓜刀拿出来了,但全程一下没敢砍,当然我并不会怪他。第一次难免会遇到这种情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流仙人说:

  求撸撸,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