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饭店老板又说了几句,我把五十块钱塞给了对方,孙猴子有些心疼的说:“大哥,你出手可真大方啊,不就打碎了几个盘子吗,也不至于给五十啊。”

  我微微一笑:“我的钱,不是那么好花的。”说着,又对着旁边的张红信道:“你确定不用去治疗一下?”

  张红信脑袋上的血已经干涸了,看起来非常狼狈,狰狞的面容早已不见,一听我这么说,强硬的回答道:“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

  “好,那你选个地方吧!”

  “厕所!”

  我去,我心中骂了一句,这些学生动不动就去厕所,真没见过还有人有这种癖好:“好吧,听你的!”

  后院厕所一直都是男生的聚集地,我和张红信到了的时候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大伙都乖乖的把地方让开了,想看看我们两个到底要干什么,一些张红信的兄弟,也都紧张的询问。

  时间过的很快,几分钟之后,张红信被我一脚踹倒在了地上,他背靠着墙,喘着粗气。

  我揉了揉发麻的拳头,对着他道:“还干不?”

  张红信抹了一下嘴角的血,摇摇头道:“不干了,干不过你,这一个月白他妈的练了,买的那个散打碟片一定是他妈的盗版的。”

  我冷汗直冒,怪不得这小子今天战斗力提升了很多,原来学习散打了,不过打架这个东西想要速成还是很难的,安慰道:“你进步了很多,如果是一个月前,早就趴下了。”

  张红信听完我的话,愣头愣脑的道:“对啊,我竟然没被你打趴下。”

  “你他妈跟趴下也差不多了,还不快叫大哥。”一旁的孙猴子不满的说道。

  “孙猴子,你要不服咱俩干,我让你一条腿一只胳膊的!”张红信回敬了一句。

  孙猴子一听赶忙闭上了嘴,不过有我在身边,他还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看着张红信。

  我微微一笑,走到张红信旁边,伸出右手说:“起来吧!”

  张红信愣了下,然后抓住了我的手,从地上站起,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看见周围有很多学生围观,怒骂道:“看什么看,你们记住了,以后尹东升就是我张红信的大哥,也是咱六中的扛把子。”

  大伙一听张红信这么说,都一口一个升哥的叫了起来。

  我点了根烟,抽了两口,一句话没回向外面走去,片刻后,张红信和孙猴子跟了上来,前者有些不解的问道:“大哥,怎么了?我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

  “我的梦想就是当大哥,但绝对不是这六中的大哥。”我感叹了一句。

  张红信说:“你说我见识短也好,说我没本事也好,我上了这些年学没佩服过谁,你是第一个让我佩服的,不管你走到哪,我都跟着。”

  “我也跟着你,大哥!”一旁的孙猴子也说道。

  “只靠我们三哥,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我幽幽的道。

  “我还有一群兄弟的,都能带过来跟你。”张红信信誓旦旦的说。

  我轻笑了一下:“就那群墙头草?当初打你的时候,他们不也一个个的吓尿了?混社会你可以不厉害,但绝对不能没胆识。那群人,充其量就是个学生罢了,他们只是在这里混混日子而已。”

  “那怎么办?”张红信问道。

  我看向了猴子,说:“我们必须找几个有胆识的人和我们混。”

  猴子知道我的意思,想了半天说道:“高二有个叫雷俊的,他有几个兄弟,据说挺能打的,信子应该知道。”他已经亲切的称呼张红信为信子了。

  张红信点头道:“只是说过两句话,那人挺低调,没交过手,和我也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不过想要收服他,有些不可能。毕竟咱们也没啥交际,也不认识他,况且我感觉的出来,那个人很傲。”

  “信子说的没错,雷俊长的很帅,学校里很多女生都暗恋他,不过他对谁都看不上眼,除了自己的小圈子,他很少和别人交流,让他加入我们有点不切实际。”猴子跟着说道。

  我思考了一会,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对着他们两个问道:“砍过人么?”

  孙猴子打了个激灵,忙摇摇头:“没有。”

  张红信也说没有。

  我‘嗯’了声,这都在我预料之中,其实我也没砍过几次,又说:“那你们敢砍人么?”

  孙猴子一听没了声音,望着张红信,而后者则是很干脆的点头道:“敢。”

  “我也敢!”孙猴子赶忙说了一句,他虽然文文弱弱的,但胆子还算可以,只是缺乏磨练而已。

  “我可不是和你们开玩笑,今天得罪了那两个社会混混,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我郑重的说道。

  一旁的张红信跟着道:“大哥,我一直也想和你说这个事,我和那两个人也认识两年多了,他们平时就在这附近混,兄弟挺多的,其实……我也靠他们罩着,每次找他们摆事儿都得给点钱打点一下,最近兄弟们手头都比较紧,而且他们要的也多……”

  酷匠{网(N唯一#正版,其E他都是盗87版=8

  我摆摆手:“好了,我知道,以前的事都过去了,现在我们应该考虑怎么对付这些人。”

  “大哥有什么好办法吗?”张红信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微微一笑:“对付这种小混混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他们怕你。他们这种人,连地痞流氓都算不上,只能欺负欺负你们这些学生。”

  听到我这么说,张红信有些脸红。

  “去弄几把西瓜刀,越多越好,然后和你那些兄弟通个气,就说我们要和社会上的那些混混打一次,问问谁敢来。”我对着张红信道。

  张红信应了一声,虽然有些疑问,但还是照我的吩咐去做了。一旁的孙猴子紧张的看着我说:“大哥,如果真的和外面的混混打,估计没人敢帮咱们。”

  “我知道,你怕么?”我反问道。

  孙猴子咽了下口水:“怕!”

  “怕就对了,没人会不害怕,我们又不是死尸,害怕证明我们还活着,如果有一天你死了,你就不会再害怕了。混社会就是这样,一只脚迈进棺材里,没准什么时候一个跟头就栽进去了。猴子,我已经告诉你了,我是真正的混子,你要后悔了,离开我还来得及。”我严肃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流仙人说:

  喜欢看书的,千万别忘记点追书和撸撸!!你们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