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0匠:网\*唯、1一◎正$版t&,$(其!他《都a是√盗版

  黄毛刚准备站起,这一下被拍个正着,一下子又坐了回去,孙猴子一击得逞之后显得很兴奋,不过还是回过头,紧张的看着我,问道:“大哥,还打不。”

  “废话!”我吐出两个字,转过身,对着秃子猛的一脚,他本来是弯着腰的,这一脚我直接踹到了他的脸上。受到我的攻击,秃子一个踉跄,跌坐在了地上。

  我慢悠悠的走到了张红信的桌子旁,拿起一个啤酒瓶,反身对着秃子就砸了过去:“小崽子,让你再装。”

  “砰!”的一声,啤酒瓶炸开了,秃子脑袋上都是血,他抱着头一句话不敢说,其实已经被我打蒙了。而那个黄毛,也是护着脑袋,蜷缩在地上,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孙猴子累的气喘吁吁的,明显已经没劲了。其实我就知道,即使孙猴子往死里打,他这种体格也造不成什么杀伤。得回有个凳子,否则估计会被那黄毛反扑。

  两个所谓的社会混混,战斗力真的很渣,简直是不堪一击,我挺看不起这种人,也就能欺负欺负学生。其实每个学校的周围都这样,总是有一些装作社会混混的人,管学生要钱。

  “快滚,以后再看见你们两个弄死你们。”我骂了一句,然后点了一根烟。

  两人听见我的话,一溜烟的从地上站起来,向外面跑去。

  “大……大哥,你看我行不?”孙猴子看着我激动的说道。

  我抿了下嘴,摇摇头,指着跑走的黄毛:“你看他,一副活蹦乱的样子,再看看你,都累哆嗦了。以后锻炼锻炼。不过胆量还不错。”

  听见我的话,孙猴子尴尬的笑了笑。此时的张红信一直看着我,他很奇怪,我为什么要打这两个人,心中暗想,难道和他们有仇?

  而我则是抽着烟,同样看着他,一句话没说,等着张红信问我。

  果然,过了片刻,张红信支支吾吾的道:“你……你为什么打他们?”

  我冷笑了一下,回道:“很简单,看他们不爽。”

  张红信惊讶的看着我,说:“他们可都是社会上的人,你就不怕得罪他们?”

  “你就是因为怕他们才不敢还手的?照你的实力,打他们两个应该没大问题。”我反问了一句。

  张红信沉默了很久,然后点点头。

  我无奈的说道:“像他们这种欺软怕硬的狗,你越纵容他们,他们就越得寸进尺。”

  “也许你不了解,你得罪他们,就永远别想有好日子过。”张红信反击道。

  我‘哈哈’一下,把烟踩灭,狠声道:“想他妈的出来混,就别指望过好日子。”

  这一句话,把张红信震慑住了,他愣愣的看着我,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隔了片刻,我瞅着他道:“想不想跟我混?”

  张红信听见我的话,身子一震,他发现面前的男子有着独特的自信和气势,是那些社会人都不具备的,他在六中这三年没有服过谁,只是当这个尹东升出现之后,一切都变了。

  张红信的内心一直在挣扎,因为他视我为仇人,此时听见我说出这样的话,又怎么能不吃惊。

  “你是想让我跟你混,才动手打他们的?”张红信问。

  “你看起来还不笨。”我轻声回答。

  张红信听我这样说之后,摇了摇头:“第一你是我的仇人,第二你得罪了这些人以后肯定没好日子过。”

  “靠,窝囊废,我大哥收你是看的起你。”一旁的孙猴子有些不干了,怒骂了一声,这小子刚刚打完架,胆子明显大了很多。

  我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开口道:“也许我们不是一个道上的人,下次见到你,希望你别这么窝囊了。”

  我双手插着裤兜,向外面走去。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世界,你很难去了解,我看人的眼光虽然不同,但也做不到透彻的了解谁。

  “等一下。”刚刚准备要走,张红信却叫了我一声。

  “改变主意了?”我问道。

  “让我跟你混也行,但必须让我心服口服,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张红信说道。

  我点点头:“你说。”

  “再跟我打一次。”张红信站了起来,看着我。

  “张红信,你他妈的给脸……”孙猴子刚骂出口,就被我一摆手打断,我爽快的说道:“可以,不过你现在这个德行,还有战斗力么?”

  “上次被你打了之后,我非常不甘心,已经苦练一个多月了。这次你别想轻易的打倒我。”张红信自信满满的说着,末了补充道:“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我喜欢的就是张红信的这种倔强的性格,他这种人自尊心很强,你能羞辱他,能骂他,能打他,但想要征服他,却极为不易。就像那两个社会混混一样,张红信虽然怕他们,但内心却从来没有服过。

  “好,给你次机会。”说完,我就向外走去,这时候,余光扫到室内饭店的老板,他正偷偷的朝我们看,我心中一动,从兜里拿出了五十块钱,对着老板招招手说:“老板,你过来。”

  老板悻悻的走了过来,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见到我掏钱,面带笑意的道:“小兄弟,这饭钱就不用给了,我看你也没吃成。”

  心中不由的感叹,拳头硬就是好使啊,看我把那两个小混混打了,老板这饭钱都不要了。

  我把钱放到了桌子上,说道:“一码是一码,这钱就当我赔给你的损失废,对了,我问一下,你们在学校旁边开店,用交保护费么?”

  老板微微一愣,有些犹豫,没有直接说出口。

  我开口道:“放心,我不会乱说的。”

  “我们在这六中附近开店都是正规有执照的,不过每个月还是要给李老板五百,毕竟开门做生意么,大家也是图个安稳,算不上什么保护费。”老板说道。

  我轻轻的笑了一下,这不是保护费是什么?不过心中倒是挺佩服这个李老板的,能让这些店主心甘情愿的交钱,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流仙人说:

  记得追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