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吴秀秀在讲台上那得意的样子,我真后悔早上放过她,心中也暗自决定,以后见到她一定要更加流氓一点,否则她真是没记性呀。自己还是太他妈的心软了。

  就这样,随着铃声的响起,我才回到座位坐了下来,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

  上学很自在,很休闲,但同意也很无聊,应试教育就是这样,每天只啃着课本,完全找不到乐趣,祖国的花朵在这种情况的熏陶之下,慢慢的都会枯萎,全部变成了书呆子。看着周围一个个学生木纳的表情,以及那越来越厚的镜片,我只能摇头感叹,上学有什么用呢?

  不过我倒是理解,现在注重的就是文凭,要怪就怪这个社会吧,我不也同意在这里混文凭么?

  打了张红信之后,我本来以为这小子会找他认识的社会人来找我麻烦,其实这是正常不过的事情,毕竟人家有后台么,我也做了充足的准备,每天书包里都会带一把匕首。和学生比起来,社会上的混混可不一样。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张红信却不见了身影,社会人也没有出现。整个学校,恢复了安静和谐的样貌,同学们也把我和张红信的恩怨,快要忘记了。

  但我却一直记在心上,因为我知道,对方越安静,就越可怕,张红信那个黑小子骨子里有种傲气,看的出来,他自尊心很强,我和他这么大的恩怨,他是不可能一笔勾销的。

  所以,我一直安排孙猴子到处打听情况,不得不说,这小子也真是个人才,聪明,狡猾,大小事他都能知道。瘦瘦的身子骨虽然没啥战斗力,但信息方面,绝对要比任何人强。

  今天下午的时候,我正在足球场上抽烟,看着几个学生在那拼命的踢足球,那脚法臭的简直是惨不忍睹,心中不由的感叹,怪不得国足崛起无望。

  这时,孙猴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大哥,有张红信的消息了。”

  “哦?”我一听来了性质,这消息都打听一个多月了:“快说说!”

  “我今天给张红信的一个小弟买了包烟,套出了点话,据说他现在正在疯狂的锻炼,准备击败你。”孙猴子说。

  我先是皱了下眉头,随后大笑了一下,说道:“不是吧?这小子是有病么?还锻炼?他不是认识人么?还有一群小弟跟着!”

  “上次他们去了那么多人,都被你干了,现在哪有人还敢跟着他啊。他肯定是认识社会人的,因为我以前亲眼看见过他和几个社会上的小混混在一起。为什么没找,我也不清楚。”孙猴子回答道。

  我脑中转了几个弯,想不出张红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嘀咕道:“你确定他在锻炼,要打倒我?”

  “确定!”

  “现在还流行这种单挑么?对,他现在不亲自打倒我,也没什么人敢帮他了!”我嘀咕着,不由的冷笑一声:“如果你的消息准确,我还真佩服这小子。”

  我说的是心里话,张红信的体格不错,但也就欺负欺负文弱的学生,在我面前,他就是被揍的份,和我实力相差甚远,如果换座其他人,可能没有回来挑衅我的勇气,但他却一直在锻炼。

  “大哥,你可别小看这个张红信,据说他刚来六中的时候,老是被欺负,也是打出来的。”孙猴子在一旁提醒道。

  我点点头,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我如果小看他,就不会让你打听他的消息,你记住,想混好社会,就不能小瞧任何一个人,哪怕一个蚊子,都会给你叮出个大包来!”

  “知道了大哥,你说的太有道理了。”孙猴子一脸崇拜的说。

  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这马屁拍的。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我每天早晨都会早早起来锻炼,身体就跟机器一样,如果长时间不运动,就会生锈,每天许晚清都给我做好吃的,我们两个相处的也是越来越融洽,当然,并没有什么过分的接触。不过我却感觉的出来,她对我越来越好。

  而那个吴秀秀,自从我在公交上猥琐她一次,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而是换成了骑自行车,真是不知道她有多怕我。没当到了她的课,还是会找些理由整整我。谁叫我学习不好呢?在这方面,我可是吃了大亏。

  至于我的同桌闫夏,一如既往的安静,真的是一个好女孩,这样和你说吧,把她放在面前,你只会想如何保护她,而不是想如何上她,这是女人难有的一种境界。

  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又过去了一周,中午的时候,我和孙猴子去学校门口吃炸酱面。一个不大的小饭馆,里面能有六七张桌子,每到中午的时候,都会有些学生过来。

  我和孙猴子到的时候,四张桌子已经坐满人了,刚刚走到门口,孙猴子就拽了下我,然后指指里面的人,说道:“大哥,那好像是张红信。”

  我看了眼,的确很像,他坐在最里面,背对着我们,和他一起坐的还有两个穿着皮夹克的男的,大约二十多岁,其中一个剃着秃子,另外一个染着黄毛。看的出来这两个不是我们学校的。

  孙猴子看向我,问我的意思,我想了想,对他道:“你去要炸酱面。”然后我径直走到了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与张红信只隔着一张桌子,那张桌子坐着两个学生。

  no最%新M章u节H上酷匠)网R

  而我,则是和张红信背对着背,他即使回头的话,也不一定能马上认出我。我坐这里,主要是想听听他们在聊什么。

  几分钟后,炸酱面上来了,孙猴子显得非常紧张,我示意他淡定一点。虽然说他认了我当大哥,但毕竟还是一个学生。看见这种人,还是有些害怕。

  “靠,信子,你他妈的下次能不能请我们吃点好的?这他妈的也太难吃了。”这时候,身后的一个人突然骂了一句,似乎非常不满,从这句话我也确定了,背对着我们的就是张红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流仙人说:

  喜欢的兄弟记得追书和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