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我的话,吴秀秀向旁边撇了一眼,意识到车内人太多,并没有回答我,而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之后,我并没有过分的举动,大约二十分钟过去后,公交到了六中,吴秀秀像个兔子一样快步跑了下去,我无奈的跟在后面。

  有时候,女人的确很毒,但当她们面临危险时,却是一个需要保护的动物,吴秀秀就是这种,看起来很坏,心眼很小,但如果动了真格的,她就怕了。看着吴秀秀消失的身影,我插着双手分析着。

  其实我的想法很对,因为第一天的时候,吴秀秀就知道张红信会来找麻烦,她中午是特意回到教室的,也是怕我受欺负,当然,这事我并不知道。

  脸上挂着笑意,这也算是早上的一次艳遇,好久没有玩女人了,骨子里已经有些痒痒的了,看来只能晚上回家撸一管了。一路走向班级,发现大家都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我,尤其到了教室的时候,大家的目光惊恐中带着崇拜。我心中暗道,难道这些人知道我把张红信打了,这才过了一晚上,消息不会这么快吧?

  我的分析是正确的,张红信是六中的扛把子,也许在社会上不算什么,但在六中,就是老大,其实在昨天晚上,这事就已经疯狂的传开了,QQ啊,BB机啊,消息不胫而走,更有甚者已经开始说六中的扛把子要易主了。

  这些事,都是孙猴子告诉我的,我只是瞪了他一眼,说道:“这事肯定你说出去的。”

  孙猴子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尴尬的笑着道:“不是,不是,大哥没吩咐,我肯定不会说,只是他们听到这个消息后来问我,我把当时的情况形容了一下。”

  “我把你当时如何以一打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和大家讲了一通,现在你可有很多粉丝啊!”

  “靠!”我骂了一句,不以为然。而这时候,却发现同桌闫夏一脸崇拜的看着我,明显是被孙猴子洗脑了,也不知道他和闫夏说了什么。

  就这样,我成为了六中的传奇人物,关于在厕所内打架的各个版本也是越传越邪乎,一天的时间,我走到哪里都能听见有人议论我。至于张红信那伙人,我一个也没看见。不过我心里非常清楚,这个事不算完。即使我想完,也是不可能的。

  此时,在办公室批阅卷子的吴秀秀正转着手中的笔,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她已经一天没有回教室了,自然是因为不想看见尹东升,而一会,就到了她的课,想避是避不开的。

  吴秀秀的心情很复杂,其实她一直看不上尹东升,那流氓的样子很讨厌,不过今天尹东升突然在车上帮了她一下,让她对尹东升有些些许的改观。可……可对方马上对自己做了更过分的事情。

  吴秀秀虽然胆子小,但自尊心很强,她不能容忍别人欺负自己,可这个尹东升,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占自己便宜。她本以为自己应该恨他恨的要死。可当对方抱着自己的时候,自己更多的则是害羞。

  “我……我这是怎么了?”吴秀秀抓了抓自己的长发。她的目光不由的望向了书桌上的相片框,上面是一个帅气的男子抱着她的相片,这是她的未婚夫,在日本留学,还有半年,就回来了。

  “张浩,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啊!”吴秀秀幽幽的说了一句,目光转瞬间坚定了些许,嘀咕道:“不行,我绝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这个他,指的就是我。

  晚上的最后一节课,就是吴秀秀的课,我看见她款款走向讲台的时候,脸色滑过一丝只有我自己才理解的笑意,而此时她的目光同样看向了我,不过我感觉到的则是一股冰冷的寒意。

  无奈的叹了口气,嘟囔道:“这个女人真是不解风情啊!”

  吴秀秀是语文老师,似乎每个语文老师都特别的尖酸刻薄,前十分钟,她讲了些课,我也听的云里雾里的,十分钟后,她突然把手指指向了我,说道:“尹东升,起来回答下问题。”

  我的后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节奏有些不对啊,一般都是那些乐意表现的回答问题,这怎么突然问我了,看着对方那狡诈的目光,我心中暗道,阴谋!一定是阴谋!不过我还是站了起来。

  “《雨巷》是谁的作品。”吴秀秀一副气势凌人的样子。

  谁的?我怎么知道?我才上了一天课,这个吴秀秀明显是为难我,这招也真够阴的,想了一下,我突然灵机一动,装作不解的说道:“老师,好像是李莫愁写的。”

  酷●匠y网z唯p一1正2版$),S其~u他(Q都#}是盗{版W

  “你……。”吴秀秀哽咽的一下,说不出什么话来,气的小脸通红,她知道大伙都在私下里叫她李莫愁,虽然心中很不乐意,但也不能说什么。而我,这明显是公然的挑衅。

  我心中暗爽,既然想玩我,那就试试,我虽然不知道《雨巷》是谁写的,但肯定不会是李莫愁写的。李莫愁我可知道,大名鼎鼎的大魔头,而且我说出这个名字,就是暗讽对方公报私仇。

  同学们听见我的话,先是一愣,随即就咯咯的笑了起来,他们都理解了我话中含义。

  身后的孙猴子小声的嘀咕道:“大哥,你真牛。”

  “笑什么笑。”吴秀秀冷声说了一句,虽然心中有万千怒意,但为人师表,也不好发作,只能对着我道:“《雨巷》是戴望舒的成名作,约作于1927年,这是我昨天给大家留下的功课,你怎么今天就忘了?是没认真听课,还是回去没有温习功课?”

  见我不出声,对方又道:“我看你一直都是昏昏睡睡的,这样的学习态度怎么像话,咱们五班也算是尖子班,可不能出现不及格的人,以后我的课,你就站着听吧!”

  不是吧!我心中骂了一句,这也太坑人了:“老师,我站着听课,会影响到后面的同学。”

  “你说的很对,去后面,靠墙站着!”吴秀秀指了一下后面,脸色却挂着一副我是为你好的模样,但那样子,却是在说,让你再和我做对,看我不整死你。

  是的,吴秀秀就是在整我,但我也说不出什么,总不能在课堂上和老师公然对抗吧,在孙猴子无奈的目送下,我走到了最后面。而此时看我败下阵来的吴秀秀,却心中暗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流仙人说:

  喜欢的朋友,一定要追书和撸撸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