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走出厕所,发现门口那几个嘲笑我的小子已经跑了,心中不由的冷笑了一下,一旁的孙猴子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大声说道:“大……大哥,我以后跟定你了。”

  我‘哎呀’一声,甩开了对方:“你轻点。”

  此时的我,并没有那么轻松,鼻青脸肿的,尤其遭到那几个学生的围攻,身上估计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还好自己的抗击打能力比较强,不至于骨折。

  “sorry,sorry,大哥,那个张红信不会被你打死了吧?”孙猴子小心翼翼的问,还不忘补充道:“我看他躺那一动不动了。”

  我笑了一下:“放心,我没下那么重的手,他只是晕了过去。”

  “我以前一直以为张红信在学校里是最能打的,真没想到啊!”孙猴子一脸崇拜的看着我。

  “和你们比起来,他肯定能打,不过也就一个学生罢了。”我无所谓的说了一句。

  这时候,我们两个已经走到了学校的大门口,此时学生已经没有几个了,我一眼就看见外面焦急等待的许晚清,她看见我,忙快步走了过来,埋怨的道:“怎么才出来,我找了你一圈,给你打电话还关机。”

  我这才反应过来,看了一眼握在手里的手机,屏幕早已经裂开了,电池不知道掉哪去了。

  我用的是诺基亚的5110,花了三千多买的二手的,在九九年,能拿的起这个手机的真心不多,至于学校里的学生,估计除了我没有带手机的,当时都比较流行传呼机,也就是俗称的BB机。

  “大哥,你是不是找这个。”旁边的孙猴子,从兜里把电池和后壳掏了出来:“我看你打的兴起……”不得不说,这个孙猴子挺有眼力见的。

  我一把抢过对方的电池,狠狠的说了一句:“赶紧回家吧。”其实我主要是不想让许晚清听见我打架的事情,不过刚才显然没有瞒过她的耳朵。

  “你是不是打架了。”孙猴子刚走,许晚清就冷声问道。

  我把手机电池按上,一开机竟然还能用,嘿嘿一笑说道:“这诺基亚质量就是好。”

  “别岔开话题,我问你,是不是打架了?”许晚清又重复了一句。

  我苦笑的看了她一眼,由于天色已经暗了,所以她没有看清我脸上的伤痕,我幽幽的说道:“没有,只是有个小子想找我麻烦,我过去跟他理论理论。”

  “只是理论么?”许晚清反问一句。

  “当然,当然,对了,以后你不用来接我了。我自己回去就行。”

  我有意无意的岔开话题,但许晚清好像一根筋,不断的追问我,我也只能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了一遍,我本以为她可能会说我一顿,却没想到听完我的话,她气的脸色通红,说什么明天也要找学校领导,处理这事。

  我有些哭笑不得,但内心却非常感动,知道她是护着我,笑着道:“这都小事,没必要的。”

  “欺负你就不行,这刚来我这就被欺负,让我怎么跟三哥交代。”许晚清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无奈的摊开手说道:“许阿姨,是我把那几个小子修理了,你要找学校领导,最后不还是找我麻烦么。”

  许晚清仔细想了一下,点头道:“你说的也对,就你厉害。”她说着,瞄了我一眼。

  晚上到家的时候,许晚清给我做了一些好吃的,她的脸上始终挂着埋怨之色,弄的我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回到房间后,我把上衣脱了。

  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除了胳膊和背部有几处伤痕,并没有什么大事,镜子里,我的体型还是不错的,胸口的纹身,显得非常狰狞。

  我的胸口,纹了一个巴掌大的狼头,其实那时候最流行的就是过肩龙,或者是虎头,不过我个人还是更喜欢狼,尤其喜欢狼性。那种生活在社会的底层,还不断挣扎的本性,让人迷醉。

  我轻轻的抚摸着它,似乎能感觉到它的生命,那种不放弃,拼搏的精神。

  “吱!”就在这时候,许晚清突然推开了房门,她见我没穿衣服,先是一愣,然后尴尬的说了句:“我看房门虚掩着,就没有敲门。”

  这绝对是借口,这个许晚清似乎有个习惯,从来不乐意敲门,看来下次得记得锁门了,万一撸个管被她看到多不好。

  我转过身,微微一笑,回道:“怎么了?”

  许晚清走了进来,她穿着一身睡衣,手上拿着跌打酒,说道:“我看你脸上都青了,来帮你擦点跌打酒,要不明天怎么上学。”

  她说完,也不等我的反应,就直接做到了床上:“快坐下。”

  我当然不会拒绝,顺势坐到了她的面前,她很自然的倒了些跌打酒,在手心擦着,然后看着我道:“岁数不大,竟然还纹身,怪不得三哥让我看住你。”

  说完,她就用手轻轻的擦拭我的胳膊,她的手并不是很软,但皮肤很细腻,当滑过我胳膊的时候,有一种触电的感觉,舒服的我差点呻吟出来。

  酷!匠y网B首发3%

  此时的许晚清,穿着粉红色的吊带睡裙,她个子没有我高,所以我微微向下一瞥,就能看见她的胸沟。虽然我不想如此邪恶,但双眼却忍不住向下望去。

  许晚清很认真的帮我揉着胳膊,并没有注意到我的表现,而我则是不断的向下看,一时间也收不回目光,她的胸真的很美,很大,而且似乎没有带胸衣,我不由的坐直身体,让自己更高些,想要看的更清楚……

  不过就这时候,她突然抬起了头,与我四目相对,见我那尴尬的样子,她已经意识到了,赶忙用手拉了一下睡衣,说道:“看什么呢?”

  “没……没……我只是脖子疼。”我不正常的扭了扭脖子。

  许晚清脸色绯红,又怎么会不知道我在撒谎,瞪了我一眼:“快趴下。”

  我尴尬的笑了下,赶忙趴在了床上,心中不由的责怪自己,尹东升你也太不是人了,这是你长辈,怎么能占便宜呢?不过……不过这个许晚清真是太诱人,她常年一个人过,会不会是因为太寂寞了,想要勾引我呢?我要不要主动一点呢?

  不行……不行,可不能乱套了……一个个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许晚清那温柔的双手在我背部游走,渐渐的,我进入了梦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流仙人说:

  记得追书和撸撸哦!每天都可以撸一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