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听见了我的声音,慢慢的转过头,看向了我,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有些疑惑,有些茫然。而当我看到她模样的时候,心中不由的惊了一下。

  主要是因为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妹子,长的很纯,雪白的肌肤似乎能挤出水来,粉嫩的嘴唇没有涂抹就极为鲜艳,尤其那迷人的大眼睛,带着一种无邪天真的神色。

  酷匠&v网r永》久/'免费{H看K小b}说

  好看,真的好看,我心中尤为的感叹,然后撇向了吴秀秀,向她抛去歉意的目光,看来我是误会她了,这吴秀秀也太大度了,被我袭胸了,还不计前嫌,而且给我安排了一个美女同桌。我很想上去,握着她的手说,老师,这份情谊,我永远不会忘怀。

  这一刻,我感觉生活是如此美好,原来校园是这么美丽。

  “你好,我叫闫夏。”对方有些简单的说了一句,然后又低下头,写着笔记。

  我本想多聊两句,见对方把心思都用在学习上,也就没说什么,不过我的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从刚才的情形看,这个闫夏对我一点也不感冒,不过话说回来,有个这样的同桌养眼也不错了。

  我四周看了一圈,发现大伙还在那小声的议论,内心也起了疑惑,难道我真的那么出众?至于都用一些异样的目光看着我么?

  这时,背后的一个男生捅了我一下,我转过头,发现这是一个瘦吧拉基的学生,带着一副圆形的眼镜,贼眉鼠眼的样子让人讨厌。

  他见我回过头,向前凑了下,小声说道:“兄弟,你得罪李莫愁了么?”他见我表情疑惑,忙补充道:“就是班主任吴秀秀,她貌美如花,却心狠手辣,栽在她手中的学生,可不在少数啊。”

  至于么?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第一次见而已。”我并没有把事情说出去,毕竟这小子我也不认识,谁知道他安的什么心。

  “不能啊,如果没得罪她,怎么会让你坐这。”瘦子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我不解的瞟了一眼他,问道:“怎么?这难道不好么?还有美女同桌。”

  “你没发现,这个教室,就她单独坐,还有后面那个死胖子是单独坐的么?”他用眼角余光示意了我一下。

  我扫了一眼,果然发现是这么回事,只听瘦子又道:“本来李莫愁是准备安排你坐最后一排的,没想到变卦了。你以后可要小心了。”

  “难道这个闫夏有问题?”我不解的询问了一句。

  瘦子压低声音:“问题大了,这个闫夏是咱们高一最漂亮的女生,刚来的时候,追她的人一大堆,后来,信哥看上了她,就没人再敢碰她了。”

  “信哥是咱们学校的扛把子张红信,认识很多社会人,非常牛。闫夏的前两个同桌,都被他打跑了。”

  “这么狠?”我声音稍微大了点,差点被别人听见。当时,我的心里并没有任何的害怕,只是感觉挺搞笑。怎么说我也在社会上混了好几年,几个学生就能吓倒我?

  不过瘦子以为我害怕了,小心翼翼的提醒道:“你最好还是找李莫愁给你调个座位,否则放学你就死定了。”

  我呵呵的笑了一声,问道:“那几个之前被打跑的,没找过老师么?”

  “找过啊,不过他们是找老师调座的,没有人敢说信哥的毛病,据说,信哥找过社会人,打过教导主任。”瘦子表情很夸张,一口一个信哥的挂在嘴边,感觉的出来,他很怕这个张红信。

  我沉思了一会,对他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我没事,我也不追她,怕什么。”

  “张红信可是很小心眼的,你如果跟闫夏同桌,就是不给他面子,别说兄弟没提醒你啊!”瘦子又说了一句。

  我刚要回个谢谢,却发现吴秀秀向我这望了过来,我和她对视了一眼,发现她的目光中含着狡诈之色,心中暗道,怪不得叫她李莫愁,也真够阴险的。

  我就感觉这个吴秀秀不会那么好心,让我和美女同桌。原来是想让学校的扛把子修理我,他妈的,这招借刀杀人用的绝啊。

  什么是扛把子,就是学校的老大,也就是扛大旗的,东北话叫扛把子,放到社会上叫大哥,我心里也十分清楚。

  不过我毕竟在社会上混了好几年了,除了没杀过人,其他的什么都干过,我的心志也完全在这些学生之上,在我的眼中,这些人就好像是孩子。我虽然只有十八岁,但心里年龄至少大了他们四五岁。

  瘦子的话并没有吓到我,不过我也要小心一些,也从来没上过高中,谁知道这学校里什么样子。

  下课的时候,瘦子又和我聊了几句,这小子叫孙达,大伙都叫他孙猴子,很聪明的一个人,我了解了下,那个张红信是高三六班的,挺能打的,没什么背景,后来结识了一些社会上的痞子,在这六中也就出名了。

  孙达很好奇我为什么如此镇定,我只是对他敷衍了几句,没有多说。不过他的一句话,倒是勾起了我的兴趣,他说整个五班的人都在等着看我的笑话,包括李莫愁。

  我深有体会,这些人的议论,和吴秀秀阴冷的笑意,已经都记在了我的心里。

  一上午的时间,并没有发生什么状况,只是时不时的有学生在门口晃悠,这些学生都没有穿校服,双手插兜,吹着口哨,来来回回的走,一副很嚣张的样子。后来我知道,不穿校服,是高三学生的专属。

  上午上了四节课,上的我是混混沌沌的,什么都没听明白,双手架在脖子上,我还偷偷的睡了许久。

  而闫夏,就好像一个文秘一样,不停的写着,她很安静,安静到除了和我说过一句话之后,就再也没听她说过话。有时候,我会偷摸的瞄她一眼,也不知她能不能看见。

  到了中午,随着铃声的响起,大伙像疯了一样向外面跑去,场景就跟拥挤的火车站一样,不过也可以理解,学生时代,都是这个鸟样。

  很快,房间里就剩下十几个人了,我懒洋洋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刚要离开,就见外面走进来几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流仙人说:

  别忘记追书和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