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这句问我在哪,我皱了下眉头,难道我现在很火么?不过我还是解释道:“我一直在给别人打电话,所以占线,我问你,太子酒吧是不是出事儿了?”

  “废话,要不我能着急找你么,酒吧来了很多文兴帮的人,我打听了一下,他们老大好像被你弄进医院了,你可千万不要来酒吧啊,否则的话你就死定了。”小五焦急的说道。

  靠!不是吧,那一脚竟然让他进医院了?后来我才知道,我这一脚把这个闫发的蛋蛋踢碎了,从此以后他都会在性生活上有障碍了,否则也不会大张旗鼓的找我。

  “大哥去酒吧了么?”我询问了一句。

  小五说道:“来了,和文兴帮的人聊了一会,就走了,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大哥要找你,你可千万别去啊,他很可能已经和文兴帮的人串通好了。”

  “妈的。”我骂了一句,赵天龙早就知道我出事了,刚才还装作若无其事的询问我,明显是在给我下套,亏老子为他卖命两年。

  “小五,升哥欠你个人情,日后我发达了,肯定忘不了你。你别换号,以后再联系。”我说着,打开出租车车门,把电话卡拆下来,扔了出去:“师傅,调头。”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什么鸡.巴大哥啊,都他妈的是狗屁,我终于明白了,为啥都不乐意当小弟,因为大哥出了事,小弟就要出来顶着,而小弟出了事,大哥会毫不犹豫的卖了你。

  “你妈的,老子以后也当大哥。”我狠狠的甩了一句话,吓了出租车司机一挑。

  “大……大哥,咱现在去哪?”司机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倒是瞬间帮我实现了当大哥的愿望,我真他妈的是哭笑不得,想了很久,才说道;“去兴隆开发区。”

  我的内心,当时还是比较挣扎的,这是我最后能相信的人,也是我最亲的人,我爹。不过我并不想见到他,母亲走后,他经常打我,骂我,说我没出息,这让处于青春期的我,对他越来越怨恨,随着一点点怨恨的积累,终于促使我离家出走。这一走就是四年。我从来没有想过回来。

  当时的我,就一个想法,不花他一分钱,自己闯出一片天地,回来让他看看。

  可今天,我却灰头灰脸的回来了,在这个时候,在B市,除了我爹,我已经无法相信任何人了。

  老爹开了个面馆,几年来经营的还不错,也算有点家底,我到面馆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大厅里只有两个小姑娘在吃面,我爹则是在收拾着餐桌。看到有人进来,他直接说道:“小伙子,吃……”

  可他这个吃字还没说完,就顿住了,因为他发现进来的人是我,此时的我很狼狈,衣服皱皱巴巴的,就好像好几天没洗一样。

  “小……小升。”老爹显然有些激动,身体也颤颤巍巍的,似乎有些不相信,还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这一刻,我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我发现爹已经有些白发了,虽然只有四年没见,但他却老了很多,一股心酸,从内心散发出来,我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也愣了一会,但很快就走到我的身旁,拉住我的胳膊道:“快进来,饿了吧?我给你做碗鸡汤面。”

  就这样,前前后后我一句话没说,一会一碗热腾腾的鸡汤面就端到了我的面前,我的确饿了,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一切都显得非常和谐,四年不见,老爹当初的脾气似乎消失了,或者说是我已经长大了。反正,这是我和老爹在一起相处,最安静的一刻。

  “这么多年了,怎么才回来,在外面过的好么?”老爹竟然关心的问了我一句。

  ‘M酷*匠^网=永#久i免R!费}(看小{说+

  我稍微愣了片刻,然后点头道:“还不错,你呢?”

  “这几年面馆生意一直挺好,也给你攒了些钱。”

  听到他这么说,我鼻子一算,赶忙低头吃碗里的面,我并没想过,自己已经走了几年,他还为我着想。

  “是不是遇到麻烦了?”他看见我不怎么说话,而且糟成这德行,也猜到了一二。

  我真的想转头离开,不给他添麻烦,可是,现在我真的是没办法了,想了想,还是决定把事情告诉他“我得罪了文兴帮的老大,现在他们在找我。”

  我本以为,他会像小时候那样骂我,打我,但隔了良久,他才说道:“我年轻的时候,不务正业,有个面馆也不好好经营,每天和一群狐朋狗友混在一起,气走了你的母亲,你和我一样,生下来就痞里痞气,我打你骂你,只是不想让你跟我一样。”

  他说着,悠悠的叹了口气:“真是有什么样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小子,我就知道,这几年,你肯定在外面瞎混。”

  我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来,那种带着责怪,却又担心的语气。小声道:“我也是没办法了。”

  “我知道,要不怎么能想起你恨得咬牙切齿的爹。”

  我有些尴尬的看了他一眼,对方想了好久道:“黑社会的人我们是得罪不起的,虽然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但如果被他们抓到,不死也得残废。跟他们,没道理可讲。”

  “我想找个地方躲一躲,但是在B市,迟早会被发现。”我说道。

  他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就转身回到了里屋,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他才从里面走出来,递给了我一张纸条,和一张银行卡:“这上面是我朋友的地址和电话,你记一下,这卡里有五十万,到那面好好生活,找个稳定的工作,别在惹事了。”

  这一刻,让我说什么是好?真他妈是亲爹啊,什么叫血浓于水,这就是。这一刻我才意识到,也许他以前犯下过过错,也许他以前对我不好,但永远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是我爹。

  “爹,谢谢你!”我忍不住开口叫了一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流仙人说:

追书,撸撸,大家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