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认为美女最后会被野兽征服,享受畅快淋漓的激情,就大错特错了,其实当时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只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我刚要成功,后面就传来了一声怒骂:“小崽子,你在干什么?”

  “靠……”回头刚要怒骂,却不由的打了个激灵,对面有三个人,带头的是个秃子,这人我以前见过,是B市文兴帮的老大,叫什么我也忘记了。

  b酷#匠网c_永久X免ij费D看8小说W$

  “大哥,那好像是兰姐。”其中的一个小弟指着我这面说道。

  而被我按在墙上的女人,此刻也清醒了很多,虽然嘴被我捂着,但双手却不断的挥舞。

  光头定睛看了片刻,猛的向我这冲了过来,大吼着:“你妈的,老子女人你也敢碰……”

  前前后后都不到十秒钟,就发生了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我一时间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而光头冲的很猛,几个健步就到了我身前,他大吼着一拳向我的脸颊打了过来。

  对方狰狞的面孔让我反应了过来,赶忙像后退了一步,猛的一脚踹向了对方的裤裆。打架对于我来说是家常便饭。只听见‘砰’的一声,光头发出了一声惨叫。而这时候,光头的两个小弟已经冲了上来,我想都没想扭头就跑。

  “大哥,大哥,没事吧……”

  “妈的,给我弄死这小子……”我跑出老远,还能听见光头痛苦的怒骂声。

  没有人会眷顾屌丝,就连上帝也是一样,到手的鸽子飞了,此时却是强来不成反被揍的节奏。这就是我今天晚上的经历,改变了我一生的经历。

  身后的两个小弟还在追着我,他们已经从怀中掏出了匕首,我要被抓到,不死也得残废。借着天黑,我连续的穿过了几个小巷子,终于在十分钟后甩开了他们。

  天空渐渐的下起了小雨,我瘫坐在一个巷子里面,脸色显得有些惨白,不只是因为体力的透支,更多是因为对方的身份。内心一个声音不断的告诉我,这回我完了。

  从怀中掏出一根烟点上,但很快就被雨水浇灭了,我狠骂了一句,把整根香烟都攥到了拳头里,狠狠的碾碎。

  说实话,我很害怕,都说冲动是魔鬼,我这回终于认识到了,我是什么人?我他妈的就是个痞子,那光头是什么人?人家是道上混的,是他妈的黑社会,砍死一两个人跟家常便饭一样。就在十几分钟前,我差点碰了他的女人。

  他会不会没看清我?会不会不追究了,毕竟没干城?会不会……各种想法在我脑海中过滤了一遍,最后都被我自己推翻,我虽然年纪不大,但也混了三四年了,我知道,现在不是异想天开的时候。

  蹂躏着自己的脑袋,我真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可时光不会倒流。

  就这样,我在巷子里一直坐到天亮,当阳光透过乌云射向大地,我才从地上站了起来,几个小时的挣扎,让我的脑子混混沌沌,显得很无助。

  只有屌丝才会了解屌丝,只是无助的人才会理解无助的人,我此刻的心情,你们是不会懂的。

  掏出破旧的手机,第N遍打电话给大哥,可是他一直处在关机之中,赵天龙虽然不是啥社会大哥,但也有点资本,在道上有些薄面,我自然想让他帮忙想想办法,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他,可一直也联系不上。

  时间过的很慢,一直快到晚上的时候,我终于联系上了赵天龙,对方刚接到我的电话,就问我的位置。

  我对赵天龙并没有什么戒备,可他这突如其来的口吻,却让我有了警戒之心,深思了一会才道:“大哥啊,我还能在哪?在外面吃东西呢。”

  “哦……哦……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场子出事了么?”赵天龙变的平静了起来。

  是不是我多想了?我心中问着自己,但也不敢太相信对方,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吗。我回道:“大哥,场子没事,是我……我惹麻烦了。”

  “惹麻烦了?什么麻烦?”赵天龙疑惑的问道。

  我想了想,还是一五一十的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末了道:“大哥,我现在走投无路了,那个文兴帮的老大肯定不会放过我,你一定要帮帮我,帮我想想办法。”

  “这……”赵天龙沉思许久才道:“这个文兴帮在B市也算是比较大的势力了,老大闫发也是一个好面子的人,你动了他的女人……真是不太好办啊!”

  我听赵天龙的意思似乎还有些希望,就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用着哀求的语气道:“大哥,我也跟你快两年了,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我真是没有办法了。”

  对方沉默了许久,才在我焦急的等待中,回了句:“这样,一会你到薄荷咖啡厅找我,我在这等你,到时候给你想办法,把这事平了。”

  “谢谢……谢谢大哥。”听到赵天龙说这样的话,我真是把心中的石头放了下去,狠狠的松了口气,暗道这个大哥真是没有白认,关键时刻真好使啊。

  “你毕竟也跟我两年了,我也不能坐视不管。快来吧!”赵天龙说完,就挂下了电话。

  当你们看到这里,是不是和我一样,有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我当时也是这样,可挂掉电话之后,我都已经打车在前往薄荷酒吧的路上了,心里却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我是什么人?就是个痞子,充其量就是个打手,生活在这个圈子最底层的人,赵天龙是好几个酒吧的大老板,他能为了帮我去得罪那个文兴帮老大闫发?我是不是太有些异想天开了?

  异想天开?对……绝对不能异想天开……我告诫着自己,想到这些,我掏出手机,忙给一个叫小五的朋友打了电话。

  小五是我在太子酒吧认识的一哥们,他和我一样大,是调酒师,平日里我俩关系非常好,他没少帮我泡妹子。电话刚响了一声,就传来小五那急切的声音:“升哥,你在哪?我打你手机怎么一直占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流仙人说:

记得追书和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