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佣兵中最精通电脑的人名为卡普兰,他直接打开了三具手提电脑,以谢徐力等人的眼光看去,他玩电脑绝对是一等一的水准,双手噼里啪啦不停在三具电脑上按动着,但是数分钟过去了,直通中央电脑所在地的大门依然紧紧封闭。

  另一名女雇佣兵忍不住问道:“怎么会花那么多时间?”

  卡普兰头也不回的说道:“火焰女皇是智能电脑,它的防御系统十分完备,如果能够轻易就突破进它的防火墙,那么也不会使用它来作为实验室主电脑了……”

  说话间,一声轻响,紧紧封闭的大门终于缓慢开启,艾普点点头道:“把东西装起来!”说完,他回过头来看了谢徐力等人。

  “你们留在这里。”

  在大门之后是一条十多米长的通道,通道两边却全是玻璃墙,和大门外面的钢铁墙壁完全不同。

  艾普说完之后就自顾自的向内走去,他走得非常谨慎,每一步都透着足够小心,即便如此,当他走到了通道中间时依然浑身一惊,因为四周的玻璃墙猛的亮了起来,这突兀的感觉足够把一个普通人吓得手脚发软。

  卡普兰的声音从对话器里出来道:“放心,只是自动感应灯,没什么可担心的。”

  (分明就是自动防御系统的激光,什么自动感应灯啊,还没什么可担心的……)

  谢徐力心里暗暗的想着,他忽然想开口说些什么,这时一只小手拉住了他,当他转过头来时,才看到戴眼镜女孩站在他身边轻轻的摇着头。

  艾普此刻已经放置好传输器,那是一块如同手机样的装置,将它放在门的感应装置上就行,卡普兰顿时又在键盘上按动着什么,不多时,一声轻响,通往中央电脑的大门终于开始缓慢开启。

  艾普呼了口气,他向通道外的众人招呼道:“好,把东西带过来吧。”

  艾丽丝忽然问道:“什么东西?那是什么?”

  卡普兰离她最近,他说道:“这是可以关闭火焰女皇的装置,它能放出强烈的电流,搞乱主机并且让它重启……”

  这时,拿着那仪器的雇佣兵已经要走进通道里,谢徐力终于忍不住大声说道:“等,等等啊,你们不觉得有些古怪吗?这个只能电脑未免太没用了些,就这么让你们重启了它,我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这通道里很可能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雇佣兵们顿时都停了下来,所有人都古怪的看着他,那戴眼镜的女孩叹息声放开了他的手,并且远远的离开他站到了女主角艾丽丝身边。

  艾普从通道里走了过来,他默默的看着谢徐力,好半天后他终于说道:“那好,你,还有你也跟着我们一起进来。”他的手指向了谢徐力和中年男子牟钢。

  谢徐力和牟钢顿时手脚冰凉,看过这部电影的人都知道,这通道是个死亡陷阱,只要进去的人就绝对会死,甚至连身手最好的雇佣兵队长也死在了激光下,而且死得极其凄惨,他被激光分割为了无数碎小肉块。

  谢徐力终于知道张杰为什么会露出那样的目光了,是的,他忍不住想要改变剧情,但是剧情本身的惯性不容改变,即便因此而改变了,那‘主神’也可能会因此增加数倍难度,就比如现在这样。

  牟钢忽然抱头大叫起来道:“不,我不要,我不要进去啊!”他说着时竟然大叫着向来路跑了回去,在谢徐力几人还没回过神来前,雇佣兵们已经掏出枪将他击飞了出去,当他落地时,已经变成浑身弹孔的尸体了。

  “哇!”

  谢徐力和李萧毅猛的吐了出来,一条生命活生生的在他们面前被打成了尸体,谢徐力心中尤其难受,因为这人基本上是死在了他的多管闲事上。

  艾普冷冷的看着他道:“我一开始就怀疑你们,你们的身份虽然登记在公司资料上,但是你们根本不像是公司保安,现在还打算阻止我们重启火焰女皇吗?好了,谢徐力,给我们一起进去吧。”

  谢徐力浑身冰凉,才吐了的他还感觉肚子不舒服,艾普丝毫没客气,拉着他就和其余雇佣兵向内走去。

  众人刚走进通道,就如同电影剧情里曾经发生过的一样,两边大门同时关闭,艾普已经顾不得谢徐力了,他和其余雇佣兵拿着枪械小心观望,同时他也对着对话器问道:“卡普兰?”

  卡普兰急急道:“某种休眠中的防御措施,一旦有太多人通过大门,那么就会在进门后启动它。”

  艾普道:“那么就让它继续休眠!”

  卡普兰已经急得满头是汗,他双手不停按动键盘,嘴里回答道:“我正在努力!”

  艾普无奈的对手下说道:“待在原地不要动。”

  谢徐力听到这句话后就浑身冰凉,他知道剧情已经开始启动,而他也成了剧情中的一员,是的,果不其然在正对面两边墙壁光芒猛的黯淡,在玻璃墙壁之间出现了一条激光细线,这条激光细线在形成时就猛的向雇佣兵们和谢徐力划来!

  艾普反应最快,他猛的将身边二人扑倒在地,谢徐力因为一直注意着那边,在激光细线出现的同时已经瞬间卧倒,所以激光细线只是从他肩上划过,锐利而炽热的感觉仿佛贴着他的肩膀划了过去,除此以外,他脑海里已经呈现一片空白。

  “医务兵!医务兵!”

  艾普的声音大叫起来,这个声音把谢徐力从空白中惊醒过来,他转过头去一望,那名作为医务兵的女雇佣兵脑袋正在缓缓移动,接着脑袋直直掉在了他面前,那双死瞪着的眼睛仿佛是种诅咒,更仿佛是种嘲弄。

  “不,不要啊!我不要死!”谢徐力疯狂的大声叫道,不知为何,他越是大叫心里却越发冷静,他开始回忆生化危机一电影里这段情节的每个片段。

  艾普扶着一名手指被激光线割断的雇佣兵,这时,另一名雇佣兵大叫道:“长官,另一发又来了!”

  这一次激光线是从腿部高度的地方形成,谢徐力脑海里回忆着这个片段的细节,他记得这条激光线会在划过第一名雇佣兵后,在第二个雇佣兵跳起来时划向高处,接着将第二个雇佣兵给分了尸,他只有一个选择的机会,一旦失败就会被激光线杀死!他不知道剧情在这里是否会改变,所以他只能选择相信脑海里所知道的电影剧情。

  那激光线开始迅速朝四人划了过来,地上那名雇佣兵无法动弹很快被杀,剩余两名雇佣兵不停向后退去,谢徐力瞪大了眼睛全神贯注的看着那名雇佣兵的动作,一秒,两秒,在这生死关头,谢徐力竟觉得时间仿佛静了下来一般,他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四周的一切都仿佛变得了缓慢。

  “精神临界值突破!奖励500金币,精神值提高二十点,神经反应速度提高三十点!”

  一个死板但庄严的声音划过谢徐力的耳边,但是他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他只能全神贯注的看着那名雇佣兵的动作,终于,在他跳起来的瞬间,谢徐力猛的卧倒在地,那条激光线从他眼前划过,白色光芒仿佛死神的镰刀,在这一瞬间,谢徐力相信了张杰的话,他们确实是连同肉体一起进入到了这个所谓的游戏里,这是诸神的杰作,也可能是恶魔的游戏,他们……会死的!

  激光果然在雇佣兵跳起时猛的划高,那名跳起来的雇佣兵被彻底分尸,等到激光线过去之后,谢徐力又从地面跳了起来,他向后望去,在背后钢铁大门的玻璃口上,戴眼镜女孩也站在外面,她眼中饱含泪水。

  谢徐力只来得及向她微微一笑,接着他拖着艾普就紧贴着来时入口处的大门,现在他只能乞求剧情不要有丝毫改变,这道激光将在靠近大门时结束,不要妄想去躲避它,它将变成网状撕裂任何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紧贴在大门口乞求上苍,按照剧情里所显示的,把这一切都终结掉吧!

  艾普拼命挣扎着道:“放开我!这个位置我们都会被割成两段!放开我!”

  艾普却死死抓着他的衣领道:“相信我!相信我!这一次我们没办法做任何躲避,紧靠在大门上,只有这样才能碰碰运气!相信我吧!”

  第三道激光线已经逐渐形成,在形成的同时疾速向二人划了过来,按照它所显示的位置来看,它将把二人拦腰划断,艾普死命的想要卧倒在地,但是谢徐力却是紧紧抓住他死也不放,他本人更是全身都紧贴在大门上,甚至他还慢慢闭上了双眼。

  “活下去,想要活下去,那怕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挣扎,我也想要活下去!”

  也许是神明张开眼,也许是谢徐力的祈祷生了效,这条激光线在靠近二人时猛的变成了网状,艾普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妈的抱怨声,在他绝望的瞬间,激光网渐渐黯淡下去,接着那激光网消失在了他眼前数厘米处,一种微弱的炽热感还随着空气迎面扑向他脸面,这一瞬间,他仿佛还不敢相信自己活下来了一般。

  谢徐力张眼了眼,他并没有看到那激光网的消失,但是他知道自己成功了,熟知的剧情再一次惯性推动,他也终于从死亡里挣扎着活了下来,过去二十多年的生命里,他从未有这么一刻如此贴近死亡,那死亡的轨迹线就从他肩上划过,如此的接近!

  “这是什么?”

  谢徐力正在感叹自己的运气时,忽然他发现从他拉扯着的艾普的衣领上出现了一个小光球,他好奇的拿起了那个光球,数厘米大小的光球接着消失在了他手指间,一道温暖的气息仿佛从手指里进入到身体中,这是一种异样舒服的奇特感觉。

  看I正版章;节zm上酷;◎匠{网K

  “b级恐怖支线剧情完成,奖励金币五百!”

  之前那个死板但庄严的声音再次响起,谢徐力这才回想起之前在激光线划过时他仿佛听到了什么,仔细回想起来,似乎得到了奖励金币五百和精神力二十点与神经反应速度三十点的奖励,换算下来,这已经是一千点的奖励金币了,按照张杰所说,这是经历一场恐怖片所能得到的奖励。

  至于这五千金币奖励,仿佛一张大饼从天而降,把谢徐力震得是一颤一颤的,也不知是生存的喜悦还是奖励的惊喜,总之当大门打开好几个人冲向他时,他依然站在那里神色发愣。

  青年李萧毅冲到谢徐力身边大力拍着他的肩道:“你太棒了!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也活了下来!”

  谢徐力被拍得回过神来,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心中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滋味,他甚至不知道此刻该说些什么,才从生死关头活过来,这对于一个才从平凡世界里走出来的普通人而言,这样的刺激太过巨大了。

  戴眼镜女孩詹岚也走过来道:“这是你活该,之前我就一直提醒你不要改变剧情,你却偏不听,之前张杰说得其实没错,对于这里我们最大的凭依不是运气,而是我们熟悉这一切的剧情,你的运气总不能一直伴随着你,以后千万别那么冲动了,我们谁都不希望死在这里。”

  谢徐力摇摇头没说话,他不知道该不该把奖励的事情说出来,b级恐怖支线剧情,这究竟是什么意思?是指改变了剧情走向?还是指救活了剧情中本该死去的人物?亦或者是闯过了剧情中非常危险的场景?

  他不知道,因为刚才那一切确实是非常非常危险,他差一点就死在了里面,而且那个中年人牟钢几乎也是被他害死的,所以他不敢继续尝试着改变剧情,可能张杰他们也不会让他再改变剧情,因为接下来谁也无法预知走向时,很可能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包括他们,包括角色人物,甚至包括片里的主角!

  这就是恐怖片,里面没有人是绝对安全的,所有人都可能会死,他们都只是挣扎的虫子罢了,都在挣扎着求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cMaa说:

  给点撸撸好不好,我会努力更新的!谢谢大家!我的QQ:2427811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