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别打了,我叫董行,我是杨磊叫来的,我知道错啦。这个人痛苦的呻吟着,虽然董行的伤没有温宝龙伤的重,但是温宝龙那一脚也够他受的啦,就算他在痛苦的求饶,兄弟四个也不会罢休的,因为董行是唯一解气的办法啦。温宝龙费力的喊了一句:“好了算了”。温宝龙被背回了北方大酒店,老舅的办公室,正巧老舅不在,温宝龙躺在了沙发上浑身的血,老舅的办公室与往常不一样的是多了一尊关公,好家伙这关公人一样大,特别的逼真。温宝龙微弱的小声音:“李尚,龙哥给你扛了次事,认我这个大哥么”。李尚:“龙哥你说啥呢,你一辈子是我大哥”。温宝龙:“好,你们也认我?”魏阳、宋源、付代、一口同声:“认”。兄弟四个把温宝龙扶起来。跪在关公面前。

  我黄头发锅盖头,我叫温宝龙。我黑头发朋克头,我叫李尚。我黑头发毛寸我叫魏阳。我长头发短鬓,我叫付代。我短头发圆留海,我叫宋源。关圣帝,关老爷在上今日我五个在此结拜,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温宝龙:“再加一句我说什么你们和我说什么"。不求钢筋铁骨,只求出生牛犊不怕虎。我行大我叫温宝龙。我行二我叫李尚。我行三我叫魏阳。我行四我叫付代。我行五叫宋源。五个人,五颗头磕在地上带响的。咔咔咔咔咔。

  「海岛市第七中学」下课铃声总是那么的好听,比起下课铃声更好听的也就是同学们口中的:“老师再见”。这四个字是温宝龙同年印象最深的四个字啦。温宝龙:“呼,李老二,哪里去?”李尚:“我?厕所的干活”。我也去,也去,去另外三个人的声音,从远处飘来。五个人经历过这件事以后感情如铁一般,五个人庞大的身躯站满了七中的走廊。呦呦呦,我当谁呢,勇敢小五郎呀。熟悉又成熟的声音在哥五个的耳旁再次出现。魏阳:“磊”。一个字魏阳就停止了声音,心中响起了,结拜的誓言“不求钢筋铁骨,只求出生牛犊不怕虎”。杨磊:“我打听了,原来你叫温宝龙”。指着温宝龙的鼻尖小声的叫喊着。李尚用力的拥了杨磊一把,杨磊也只是轻轻的一动:“废话少说,保护费”。魏阳:“多,多少”。颤威见的小声音,让杨磊更是瞧不起:“一个人两块,见面就两块,有能耐的一辈子别特么出屋,今天的钱拿来”。杨磊伸出了双手。李尚不缺钱可是钱不可以就这么白白的给他。李尚:“好呀两块,你也就特么值两块吧”。杨磊哑口无言:“你,好今天的钱老子可以不要,下次别让老子撞见,哼”。说完扭头就走消失在了人群之中。温宝龙:“你们先回班,我出去校外一趟”。魏阳:“哎龙哥”。温宝龙翻出了校园,直奔西边跑。

  Ts酷匠$网正t)版@首ev发、

  「海岛市第五中学」温宝龙的脚步,突然慢了下来。嘴里小声的喊着对就是这。远远的在校门外看见一个戴草帽的少年,看上起比自己大不了两岁,可是又不像什么学生。温宝龙:“对,就是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