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那天,表妹让我送她回家,巧儿也让我送她回家,我感觉真忙啊!早知道让表妹自个开车来,到时候还连同巧儿一起就载走了,我还要去见陈彤,我就说,童心,要不你找几个追你的男生送你回去得了,我很忙的。

  表妹脸立马掉了,说,和尚你就这么忍心的让你这么一个妙龄如花的表妹狼入虎口吗?你怎么这么狠心啊!

  得!怕了她,我说,赶紧的上车我送你!

  她立马咯咯笑了,拽着我的胳膊,说就知道表哥不忍心,以后我都不会拿你偷我裤袜这回事说事了,呵呵呵。

  k%酷*?匠◇z网RH首…A发

  尼玛,怎么说话的?我才想跟你说呵呵呵!

  一上车,我立马狂飙,表妹还是老样子说,慢点慢点,生命诚可贵啊!旁边巧儿说,好舒服啊!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够激情!一个唱白调,一个唱黑调。

  这时间果真是挤牛奶一样是挤出来的,我飞快的把表妹跟巧儿送回家之后,发现还早,天还没黑呢,我又猛提油门朝那家宾馆开,我一路狂飙,本来四五十分钟的路,我二十分钟就到了。这速度,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要是被交警惦记上,不知道得开多少罚单,扣多少分。

  我去了上次跟陈彤来的房间,站在门外,我犹豫了,又不想进去,我本来就没再想要陈彤的身子了,就是想要来羞辱羞辱她,我觉得这样的我有些不是人,好歹我们曾经也是好朋友,这样做太不人道了。

  我停住了脚步,放下了放在门环上的手。朝门外走去,走进了车里,拿出烟,一干接一干的抽,吗比,我觉得这样的事为毛老让我遇上。

  我没有立刻就给陈彤打电话,我想故意让她在里面等,这就算是我戏弄她,给她的报复吧。我想起了以前,一起开玩笑,一起打闹的日子。可惜时光不能挽留,只能让我们纪念那些年逝去的青春年华,就像萧何说,曾经逝去的热血青春我们要追忆了,只能留给追忆了。

  我躺在车上,一个劲的抽烟,车里也全是烟雾缭绕的。

  以前我在兄弟面前老说某个女生胸脯大,某个女生屁股大,某个女生开放,某个女生浪的,他们也老说我花心,可是我想说,我也怕失去,怕离开,害怕孤独!

  想起曾经的龌蹉想法,我笑了,不知道为啥在笑。时间悄逝,陈彤也没有给我电话,我也没主动打给她。或许她也明白我的想法,或许不明白。但是今天过后,这件事,我知道我两都不会再提起了。

  到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我还在车上,烟已经抽完了,宾馆开始打烊关门了,也就这时候,我看见一个女孩穿着一身连衣裙,是我喜欢的那套,她从宾馆里走了出来,站在门口,看着外面,眼神在四处瞟,估计在找人。

  我躲在车里,车停在没有灯光的地方,我看得见她,她却看不见我,我两注定成为擦肩而过的人。

  过了会,她走了,是她家的方向。我下车了,就在后面跟着,目送她回去,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了。

  一路上,我都在她后面一百米左右跟着,不让他发现,好几次都差点掉到下水道里,感觉干这种偷偷摸摸的事还真他量的不容易。

  看着她回家之后我才放心的打车又返回那家宾馆了,我走进那家宾馆,还是那间房,人去房空,床已经冷。我今天没想回去了,就在这里过夜,我刚躺下,发现柜台上有一张纸条,我拿出来看,署名是陈彤的。

  上面写着感谢我的话,我看了之后只有冷笑,笑陈彤也笑自己。笑自己,白痴,笑陈彤的果断狠。陈彤,一直都不敢想象,现在的她会变成这样,我开始真正的服了,这也是我第一次服一个女生。

  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虽然没有成为夫妻,但好歹是曾经的好朋友,但是现在,我只想跟她说:拜拜!你吗比给劳资滚,劳资不想再看见你。

  我也搞不清为什么我看见那纸条上的内容会变得这样不可理喻,我觉得已经很对的起她了,为了她我和玉儿闹分手,为了她努力改变,让她开心,为了她我成全张狂,可是我换回了什么?只是纸条上的一句:谢谢你,和尚,我会和表哥在一起的,也谢谢你今晚的成全。

  我成全你吗比,给劳资滚!我完全失去理智了,我觉得当时我有一种被怨恨淹没的可能,要不然,我怎么会发这么大的火。

  我没心思再呆下去了,我找了一家火锅店,自己要了一份火锅,一斤杨梅酒。

  一个桌子,一个人!独饮!

  李白说:借酒消愁愁更愁。一点没错,杯酒下肚,思念如潮水涌来,让我淹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