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火葬场的时候,刘杰已经在那了等着了,叫了两面包车,二十多人,都是以前跟着刘杰的兄弟,现在就是我的兄弟。

  我上去就跟他们打招呼,他们也叫我老大,我这人很随和,别人对我好,我也对别人好,俗话说,人家敬我一尺,我还人家一丈,我就拿出一包富贵,把烟给他们发上。

  我让他们在边上悠着点,躲躲。别让张狂跟那人一见我来了会有啥压力,不敢打就白来了。

  我担心在打架之前让张狂看见,所以我就让他们来的早。我跟刘杰带着人去了不远处的山上,那里杂草深,有一人多高,人进去如果不让人发现,肯定不会暴露。

  不过这山上不好,感觉怪怪的,地上还扔了不少死人的东西,床被,衣服,鞋子之类的,到处都是,看着让人心里发怵。

  我让他们忍忍,兄弟些也算给面子,说,没事,不就是死人的东西么?杀人劳资都敢!我看着他们给了个肯定的眼神,说,行!要是以后谁要是真敢弄死人,就来跟我!我和尚一直都是你们的兄弟。

  然后他们就在那各自扎堆吹牛,谈的不亦乐乎。我看着火葬场的方向,张狂这时候都还没来,我琢磨着,我就这样出去帮忙说不定他们还真的不会鸟我,不愿让我帮忙,我就打算跟上次一样,让他们先打起来,等他们打的快散伙的时候再出去收残局,不过这次是只干张狂对手。

  等到快到中午11点的时候,两伙人总算是来齐了,打架必备,钢管西瓜刀木棍啥都不少,准备的齐。

  酷!匠M0网**永1久;免)/费.看小说od

  不过另一波人不是李阳叫的人,我不认识,大概有六七十人,年龄不小,好多都至少有18岁了,穿的衣服也很怪,有点统一的感觉,又觉得不像。我一看,就觉得这伙人绝对不是学生,应该是社会上的,给我一种不好惹的感觉。

  张狂叫的人也不少,一百来人吧,比另一波要多十几个,不过,两波人明显就不成比,张狂必败!就算是我叫的人一起上,也绝逼讨不到好处,还要惹得一身打。

  看到这阵容,我有些犹豫了,到底要不要上。上了,肯定挨揍,不上吧,答应陈彤的事就说不过去了,我有些犹豫不决。

  这里只能看到个大概,具体是那些人也看不清楚,也不知道他们在谈些什么,没过几分钟应该是张狂说了什么令另一波人不高兴的话,有个人就提着钢管给张狂扔肩上了,而张狂也应声而倒。

  接着两波人就全乱了,打成一团,张狂那能打的几个兄弟完全就没发挥出来就给打地上了,其他人一样,秋风扫落叶,战况一边倒,张狂一伙人完全就被人家压着打。

  我看出来了,这伙人绝对是黑社会呢,打架个个勇猛,下手狠辣,出手果断,不留余地。和张狂一伙人更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张狂怎么会惹上这么一波猛人,这不是找打是什么?

  张狂这一面是兵败如山倒,我觉的像这样的才能算的上是黑社会,能打,拳头,这两样够了。

  刘杰跟其他人也看吓着了,对方太牛叉了!问我去不去帮忙,我很想说,不去了,但是这脸在陈彤面前挂不住,所以我说,去!不管打不打的赢。

  我问他们敢不敢?去了要挨打!他们说,怕个几把,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我说行,走哥几个去干死这群傻叉。

  我们二十几个人,手里都拧着钢管,朝他们跑去,准备狠狠和他们狠干!我倒是没啥,上次跟骷髅打,比这更惨,这些人该没骷髅狠吧,我心想。

  不过等我走近了之后,麻痹,我傻眼了,边上那辆跑车我见过,法拉利限量版的。这车是黄玉儿她哥哥的,怎么会在这里?我以为是光头亲自来了,以为张狂惹到了光头,暗想难怪这伙人打架这狠,这下子释然了。

  我让刘杰他们停下了,我说这些人我认识。他们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指了指那辆法拉利,说他主人我认识。我感觉这句话有些装比的味道,不过适当装比的感觉我有些享受,我朝那辆法拉利走过去,当车窗摇下的一瞬间,我感觉脑袋短路了,。

  怎么会是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