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记」陈彤啊!陈彤!你还真是爱你表哥啊!当初我想方设法的想要拉你去做ai,你死活都要找个借口给我推脱掉,现在没想到,就为了你表哥不挨打,你就这般作贱自己,我算是看清你了啊!

  更*新5M最.快?/上&T酷匠“网t&

  我在心里长叹,还是真理在理,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也得不来。

  我没有回过头看她,既然她如此作贱自己,我何苦再怜她!

  我冷冷的说到,行,这是你说的,这个周末我帮你。

  然后我就回去了,一路上我都在想,难道以前陈彤都是骗我的,她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要不然她怎么会为了她表哥做这些,但是她如果真的喜欢过我,又怎么会如此。

  我很想狂吼一声,泄了这口愤气。

  陈彤,你我也算是真的缘尽缘灭了。

  ……

  我每天都跟巧儿一起,乐此不疲,巧儿乖呢,可爱又懂事。还不生气,不过,有好几次跟她回家,那个女保姆总是用另一种眼光看我,让我有点发怵,感觉很怪异,但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也只好作罢,久而久之,我差不对也免疫了,看见那个女保姆,我笑颜对之。

  我们血刃也是日益壮大,只手遮天,开始收起保护费,每人每月15元。不交的当然麻烦不断,交了的也不是没有麻烦,只要叫我血刃成员过去,招呼一声,啥矛盾都解决了。不要小看15元,每个月我们加上成员帮费保护费差不多有两万多了,一万我们几个掌权的(我、哈哥、猴子、阿斌、小丑、谭谭、涛妹、矿灯、宋刀、刘杰)几个分,剩下的留给兄弟们买点擦伤药。

  我和尚的名声也传的神乎,不知道的很少了。不过都是凶神恶煞,说我欺负人的多。

  在班上,我们英语老师赖雅也更频繁的找我了,明面上让我去她办公室给我补英语,去了之后呢,赖雅却不是这么回事,居然开始对我嘘寒问暖。

  我很吃惊,她现在对我也太好了,去办公室给我拿椅子,倒水这些都是小事。

  赖雅叫我有空去她家,她给我补补。我听的神乎,补补,不知道是要补英语呢还是要补补身子。

  我以前提到过,赖雅年轻,又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人长得漂亮,还没男朋友,是我们学校的师花。

  我心动,这是个学生可以借机与老师发生关系的机会,很多人都是这样去某某老师家补课,然后就有消息传出,某某与老师暧昧,那些人都没啥,毕竟那些老师都是些老恐龙了。可是如果我去了赖雅家,这境况就不同了,可能就算是知道我是血刃老大,他们也会跟我决斗的,挣个高低,分个输赢才罢休。

  我也不想拒绝,毕竟这种赤裸裸的机会不是谁都有机会遇见的。所以我就答应了,心里自忖,我这是大义洺恩仇,为卿我负天下人!

  班主任那里好多了,毕竟我给她说过,我以后的走向,所以她给我的准则宽了很多,突然觉得,更年期快到的林老师又长得漂亮些了啊!

  每天都这样,往往复复,不晓得疲倦无休止的过。

  巧儿整天陪我,我也觉得这成了一种习惯,有个时候如果巧儿不在我边上,我会突然觉得不习惯,像是丢了什么东西,会出现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时间悄逝,我答应陈彤的是情终于来了,那个要打张狂的人再次出击,就是这个周末。

  我以为要打他的这人应该是李阳,上次他跟李阳打,两边都没吃上好果子,还让李阳损失了几千块,虽然便宜了我,但是他知道我现在今非昔比,血刃在旁,跟我干得不偿失。所以我猜他应该把矛头指向张狂!

  李阳现在也有干张狂的实力,不过胜算难测,毕竟现在跟在张狂身边的全是死党兄弟!打架从来不让怕,还特狠!

  然后我还真想不通,除了我跟李阳,学校还有谁敢了!

  不过周末那天,我带了二十多人去,心想如果是李阳,谅他也不敢在我面前耍横。二来,如果人带的多了,张狂面子掉了,在兄弟哪也抬不起头,人带多了,也不是事!再说,我跟张狂的矛盾我是不想再理了,就算是我大仁大义,最后为陈彤做的事吧,给她表哥留着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