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阳也变乖了,我那天把他坑了居然就没来找我麻烦,不知道是打的什么算盘。

  张狂也很安静,就跟人间蒸发似的,一点动静也都没有。我自个都感觉不正常,学校也没再传出什么大消息。

  倒是李阳上次叫的那个长毛来找过我,不过不是找我麻烦,而是给我送礼来了。当天还请我们出去大吃了一顿。我也没客气,直接往贵的点单,我跟哥几个吃的嗨。

  长毛说他是**街的,以前跟白毛混,最近白毛回乡下去了,那条街现在是他罩着的,他说上次有个兄弟见过我,认得我是上次教训白毛的少年。

  他说,上次他是有眼不识泰山,跟别人打我,是他不对。

  长毛说他上次打了我,麻痹这玩意也好意思说,上次把他打的不敢还手,还乖乖的把钱交给我了,居然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成打我了。不过念在他这次请客的份上,我也没点明。

  他说,以后有麻烦打他电话,随叫随到。我说成,以后找你帮忙就方便多了。留了电话我们就回去了。

  陈彤也转班了,去了东楼,跟他表哥张狂一个班,我觉得她转班了也好省的我们见了尴尬。

  就在一天中午,陈彤居然又来我们班了,看样子是来很急的样子,我是真没想到,这丫的会来求我。

  看她很急的样子,我并没有畅快,反而有些不舒服,我问她说啥事你说吧!

  陈彤说,和尚,以前是我对不起你,是我骗了你感情,是我对不起你。

  我听她这话,还以为她想跟我复合呢,心里居然有些小激动。

  可是让我意外的是,陈彤说,和尚我求你放过我,放过我表哥好不好?

  她说着说着都带哭腔了,可是我很无语,自我上次见过张狂之后,我就没有打算跟他过不去了,陈彤说的这话,很有中伤力,我感觉心口一闷,说不出的痛,我自己都低估了对陈彤的感情了。

  我不想为难她,我对她的感情还在,我说:陈彤,我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表哥的事跟我和尚没关系。

  陈彤当然不信,依然说,和尚,我求你放过我们!以前是我一个人的错,要找麻烦就找我的麻烦吧,不要伤害我表哥了。

  我呵呵冷笑,这样子是不相信我啊!

  酷)匠U6网唯一/正{版,其u他都/是盗版Q√

  我皮笑肉不笑,其实后来我才知道,我这是在吃醋,还吃得深!我依旧低估了陈彤对我的影响。

  我依然那句话,不关我的事,我没那么无聊,找人打你表哥的事,我既然能正面打到他,我就不会背地里阴他。

  我留下一句话,说,陈彤,这事我会调查的,你回去吧。但是你表哥的麻烦,我不能帮。

  陈彤也被我说的半信半疑的,也开始动摇对我的怀疑了,不过就在我转身的瞬间,她突然就跪在地上了。

  陈彤竟然会为了他表哥张狂下跪,虽然不是说女人膝下有黄金,但一个女人给男人跪上,让我无法接受,何况这个女人是陈彤。

  我说,陈彤,你什么意思!我说了,你表哥的事与我无关!我不会找你表哥麻烦的。

  陈彤说,和尚!救救我表哥,前几天他回家才被人打,今天我听德彪说,有人又给表哥下战书了!我表哥身上有伤,他的人也走了很多,德彪说,表哥打不赢他的!所以我才会猜可能是你,但是和尚,我求求你,找人帮帮我表哥好不好。

  德彪是张狂的兄弟,一根裤子长大的。

  我怔怔的看着陈彤,笑了。我说,我凭什么帮他!

  陈彤愕然,是啊,他凭什么,自己还曾经背叛过他,让他带了绿帽子,自己居然还求他。真是可笑啊!

  陈彤不说话了,我准备转身回去了,陈彤也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我的背影,就在我要消失在楼道的时候,她说了一句我不敢相信的话。

  她叫住了我,说:和尚,只要你答应帮我表哥,我把自己给你,我知道你想要!帮帮我表哥!

  我愣住了,停在了楼道转角处,是的我曾经很想拉她去小花园打炮,想把她就地正法,让她做我第一个女人,也让她做第一次女人!可是她一直都没给,我觉得自己突然释然了,她给了我最好的诠释。她爱的是她表哥,她的身体要给的是张狂!

  我静静地立在原地,没有说话也没有转身。

  陈彤估计是还在担心我不愿意了!

  她居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我是干净的,给你是我的第一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尘说:

撸撸,撸撸。追书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