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狂跟宋刀一个楼,东楼!

  不过自宋刀跟我之后,东楼即使是张狂的老窝,很多兄弟在那,宋刀依然相安无事,张狂不敢弄他。

  "酷匠_网&正#版:`首发*

  今天张狂一回学校,就引发了热议。都在说张狂被我如何如何之类的话,反正是把张狂贬低的一文不值,还有谣言说,今天张狂要带着兄弟来找我把场子抢回来!这话很有威力,像是地震,席卷一场风雪。

  张狂那天被我们打骨折了手臂,住了一个周的院,陈彤也在张狂被打后消声灭迹,失去踪影,也不知道是不是转学了,虽然班主任对我好,但我也不好意思问陈彤的事,不然还指不定林濡沫怎么想。

  今天我来,一是问问张狂陈彤去处,而是让张狂难堪!

  我们不疾不徐,缓步慢摇的到了东楼。

  东楼基本上就是补习班,而张狂就是补习班的,实力雄厚也是有原因的,日积月累,留级多了,实力就好了,势力也大了。

  我们直接去了张狂的班级,补习3班。

  去的时候宋刀总算是明白了,我是来找张狂的,他有点心虚,就问我,老大,这就我们七个,来他们这,会不会有麻烦?

  我笑着说,张狂不是傻子,他还不敢弄我的。

  我这话说的宋刀一愣一愣的。我拍着他的肩膀,说,走吧,他要是敢动手,我让他下半身都在轮椅上度过。

  我们看见张狂的左手还打着厚厚的石膏,用白布段子套在脖子上的。

  我们走进教室,张狂跟他几个兄弟也看见我们了,刷的就站起来了,不过没敢动手,估计在等张狂的意思呢。

  张狂也是满脸的错愕,我为什么会来?我来干什么?我看见他错愕之后,满脸铁青,一副恨不得将我碎尸的表情,这幅模样真的很搞笑。曾经的我在他面前可是很听话,大气不敢出的,没想到现在,我平步青云,扶摇直上扛把子的位子。

  让他张狂情何以堪?颜面何存!

  我走过去,用戏谑的口吻和他说:张老大这是怎么回事?还没好完全咋的就出院了?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张狂身边有十来个人,都是他的铁杆兄弟,听我这么刺激张狂,一下子就忍不住了,提起边上的板凳就想要往我身上砸。不过张狂一声厉喝,让他住手了。

  张狂懂的,我敢来就不怕被打!而我也正是抓住这一点,才敢深入虎穴,拜访虎王。

  张狂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咬着牙说到:你来做什么?

  我笑了,笑的灿烂!

  我反问他说,你猜我来干嘛?

  他脸色难堪,说,你究竟想干嘛?我跟你的仇我不报了!我张狂认栽!

  我得理不依,依旧紧逼说:张狂,你也为现在的你还有资格跟我谈报仇吗?这个学校已经不是你张狂想呼风唤雨就呼风唤雨的地方了。这里的乱世,现在不是你张狂的了,现在他姓何,是我和尚的!你张狂,只能夹着尾巴做你的龟孙子!!!

  张狂的兄弟个个都忍不住了,有动手的可能,不过张狂定力很足,没有冲动,而是拉住他们,让他们别闹事。

  他们有个人还说,大哥,你就这么看着他羞辱你吗?我不服!

  张狂果然有些能耐,能有这样的兄弟一生足以,而张狂能交的这等好的兄弟,这样的对手,如若成长至将来,绝对是强劲的对手,这样的兄弟也是他张狂一生的财富。

  这样来说,我对张狂改观了很多,也不打算为难他了。这样的人能算的上是个汉子,铁骨铮铮的汉子。他张狂是个人物。

  不过张狂抢了陈彤,给我带了绿帽子,这让我有些难堪,虽然知道的人还不多,但是他们在这里一天,这种事迟早会传的沸沸扬扬,满城皆知的。

  不过我虽然好色,喜欢女人,但我也不想为难女人,如果陈彤真要跟着他表哥走,我也不拦着,这样的人留着也是占地盘,乱了心性。

  我来的正事就是问问陈彤去处,我就问他了,语气没有之前那股冷锐。张狂倒也如实。他说陈彤一直在医院照顾他,今天出院,她回家一趟。

  虽然早猜到陈彤跟张狂一起,但是现在亲耳听见张狂如此说,我不能释然了。感觉一股失落萌生,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张狂见我脸色难看起来,也以为我可能要动手了。

  我只是转过身去,深呼吸了口气,说:走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