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狼这一声吼,比得上张狂那几十人,张狂喊的人明显有点虚了,都没跟黑社会的人真正的干过,这一下子心就提了起来了。

  以前又都是打学生,学生哪敢真下死手。不过他们一直在学,在学校可是真正听过黑社会的故事的,打人“不犯法”。

  张狂始终也是个头,就主动站出来了,走到了最前面。

  他说:是我。

  不过他说这话的时候底气显然不足,应该也是有些怕吧。毕竟学生是没几个真的见过黑社会打架的。

  他试探着问黑狼说:你是跟谁混的。

  黑狼冷冷说到:黑狼。

  张狂不知道咋想的,脸色变化的厉害,然后又问黑狼说:你是混那条街的?

  黑狼不想理他了,就直接放狂话说:小娃儿,你怕了就快点给我们少主道歉,认错。

  张狂不服,就说:你先说你是混那条街的。你们就今天就算打了我,我也不服,你们是混黑社会的,别以为我就叫不到黑社会。

  黑狼冷哼:得,你要叫人你就叫吧,给你点时间。黑狼转过头来看看我,我点点,就依了黑狼的意。

  我这几个兄弟直接拍我肩膀,伸出拇指,都说我叫的人太牛了,直接骂了张狂一句,张狂就差点吓尿了。

  我们乐呵,就在那等着张狂叫人,看着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之后,脸色本来难看,可是突然就好了。还跟他的人有说有笑的,好像志在必得似的。

  等了十几分钟,又来了几辆面包车,应该是张狂叫的人吧。果然,他们一进来,张狂就小跑着上去了。挨个的给他们发烟。

  差不多有三十来个人吧,穿的都挺潮的,衣服也花哨,怪不得张狂一个劲的说,混那条街的,一看就是大街混。

  有个头发弄得跟个死人的,白里透黄,皮肤白的点都不正常的,应该碰过毒品。他看见站在边上的陈彤,眼睛就亮了。露出贪婪,张狂看见了,把陈彤往自个的身后拽。

  那个应该就是头,因为张狂一直就在给他说好话,好像在商量什么。

  等他们商量好后,黄白头发的人就叼着烟走上前来了,应该是看我们人少吧,自信心特足,相信能把我们一口吃掉。

  黑狼并没有甩他,而是朝张狂吼到:小娃儿,你叫的人都来了吧。

  张狂脸色铁青,咬着嘴。一句话不说。

  那个黄白头发的人一上来就自报家门,说:我是**街的老大白毛,整条街都是我罩着的,知道厉害就赶紧滚。

  我跟几个兄弟还是听说过这条街的,没想到这个就是那条街的老大,我们几个都还是挺怕的。

  不过黑狼们却是满脸不屑,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一副看傻货的表情。

  黑狼说,你是管事的?

  白毛一脸得意,说知道怕了就赶紧的滚,我就只要这几个学生。

  黑狼不跟他废话,直接一拳砸在他的下吧骨,脑袋砸的一甩,口水飞射,恶心的要死。然后黑狼逞他没有反应过来,一脚就给他踹飞了出去。

  我跟小伙伴都惊呆了。这就是看电影,好不真实。一拳一脚就给他干倒了,我看着都忍不住倒吸凉气,这得多大的劲。

  其他人准备就上了,结果黑狼的人一步走,往前一踏,把他们吓到了,不敢上了。

  那个白毛在地上打滚嘴里嗷嗷乱叫,黑狼这一脚让他不好受,他这会连一句完整的话都吐不出来了。

  黑狼上前又是两脚,吼了声,你们是跟谁混的。

  白毛口吐白沫,断断续续的说:娱乐城---东哥。

  这人黑狼貌似听过,黑狼就问他:娱乐城江东?

  白毛点点头,算是应了,黑狼给他的人招呼了声,让人叫江东过来。

  白毛看见黑狼连人家娱乐城的人都不放在眼里,居然叫江东过来!人家江东算的上是小霸主了,连小霸主江东都不放在眼里,他只感觉自己不是撞铁板,这次是撞钢板上了。

  白毛是恨不得把张狂撕了吃,这次是栽了。

  张狂更是傻眼了,白毛的人还没上呢,就萎了。看着黑狼,眼里露出惧意,看着我却是满脸恨意。

  他旁边的陈彤脸色也不好看,感觉她表哥要遇到麻烦了,拉了拉她表哥的衣袖,嘴吧一上一下,应该是在给他表哥说什么。

  等江东过来后,江东直接乖乖的喊狼哥,在黑狼面前听话的要死。

  白毛的人应该也认得江东,然后只看见江东叫了声,小崽子,就狠狠的踹了地上的白毛两脚,朝着那群白毛的小弟叫到:给老子把你们身边那群玩意打了。

  我给他们示意了下,那个女孩就算了,其他人随意干。

  没出几分钟就就出现一边倒,学生终究还是不敌社会上的地痞流氓。白毛的人干架也狠,张狂被打的最狠,脸都肿了,最后给我道歉的时候嘴巴都在漏风。

  看着这样狼狈的张狂,想到当初那个能打混的风生水起的张狂,我跟兄弟几个直接就笑了。

  陈彤站在一边,脸色看着好笑,都不敢看我。

  我这一次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让张狂惧我,让陈彤怕我。

  这一次虽然不是在学校打,我却一点不担心这样的事会传不进学校里去。我就等着他张狂的人在学校给我掀风掀雨了。

  统一整个初三,只是我历练我的开始。

  .酷匠网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尘说:

求追书,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