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条上面很简单,就只有这几个字“群架!这个周末。”

  还有个署名,就是陈彤表哥张狂!

  我没想通,到底是陈彤想打我还是他表哥为她打抱不平。

  不过我还真没怕,以前就打过不少架,只是比较低调,没闹出太大动静,知道的人不多,但这并不妨碍我能打架,我敢打架。

  张狂这人能打,而且兄弟也多,要打架随随便便就可以找个几十人。初三以前,每个周他都会打架,不过多是帮兄弟。敢惹他的人不多,甚至没有!

  他这份战书!是他初三第一份。

  但我还真没怕他,打架靠的不仅仅是能打,叫的人多,要的更是玩命!敢下死手,敢把对手打残打废!。

  我把纸条捏成一团,扔进垃圾桶了。很不屑。

  我几个兄弟都回去了,他们的电话我也都给存了个,有事方便联系,我也打算回去之后再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准备下,明天好好和张狂干一架。

  巧儿没走,一直等我呢。

  我看了陈彤的纸条,脸色有些不好,被巧儿发现了,就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跟陈彤闹矛盾呢。

  巧儿脸上闪过一丝不愠,但很快被她掩饰了。

  她说,和尚,我们去哪呢?

  我明天还有事,要准备打架呢,我就说,巧儿,我送你回家吧,我还有点事要办。

  巧儿低低的哦了声,听的出声音的失落。这个样子的巧儿,我想起了以前的陈彤也是这样,小鸟依人,不过现在变了,我都不认识了,还想叫表哥打我?不能想象,一个女人会变成怎样。

  他们都还不知道我有车,自从那天开车来,就一直待在寝室,没动车。

  我拉着巧儿直接去了停车场,巧儿虽有疑惑,不过很乖巧,听我的话,跟着我走。

  巧儿看着我把车门打开,开车全过程,她都是一脸惊愕。从停车场里面开着车出来之后,我就朝巧儿家我知道的那个家开去了,路不远,只有两条街。路上遇到了交警,虽然我年纪小,不到年龄,不过他们看到驾驶证之后果断放行,我那驾驶证上有个标志,那是军队里面才有的。

  送巧儿到家了,巧儿不舍,跟我抱抱,虽然还是不舍,但是我安慰她说,上学的时候我来接她,她才答应了。

  我和巧儿分开之后,我就打电话招呼人了,毕竟明天陈彤也在,虽然张狂在,我却一点没担心,他能找人,我难道就叫不来人。劳资就要让陈彤觉得她表哥只不过是我不想跟他干,干他只是分分钟的事。

  我兄弟我都打电话通知了遍,让他们自己决定,敢去的就明天在河滨公园见,不敢去的我也不强求。

  打了电话,说了跟谁打,还是有几个兄弟敢上的,我很庆幸,毕竟有几个敢真正的帮我,这样的兄弟是一辈子的财富。

  我还给舅舅打了个电话,说我在学校遇到了点麻烦,想要找些人打群架。

  舅舅听了,虽然不悦,但还是没说什么批评的话,就给了我个联系方式。

  让我给电话那头说:山重水复疑无路。我猜这应该是舅舅在黑市的人,然后我就给舅舅说了声谢谢舅舅。舅舅给我说,记住,以后你要靠的还是自己,只有自己才真正的靠得住。我说嗯。同时我捏了捏拳头,还在心里说了句:这是我第一次借住外力,也是我最后一次借住外人的力量!我一定会靠自己的力量站的更高。

  跟舅舅挂了,我就按照舅舅的话,给那个电话拨去了,对了暗号,那人很严肃,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听说是叫人打群架,还是学生,他明显一愣,说话都顿了顿,不过还是照旧,我知道这人是舅舅的手下,肯定也是那种铁血的退役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我说话也不客气:明天12点以前在河滨公园见,我不管你有多能打,我只要人。

  他也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不过他还是一声铿锵:是!

  只要舅舅叫的人到了,我还怕他张狂?劳资明天就给他干趴下。以前看在陈彤面子,不跟他咂乎,认他老大,扛把子的身份,现在却不一样,劳资狠狠说道,明天劳资就要当着陈彤的面,把张狂打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K@酷1匠…网*首发

  我也想过给黄玉儿哥哥光头打个电话,是不是也让他叫点人来帮我,不过想在舅舅的手下,我就觉得我想多了,张狂不过一个学校扛把子,没必要闹得太大动静。只是要让他知道,学校牛的不止他一个。还有我和尚和我的兄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尘说:

这题外话,从来没认真写过,今天恳求各位兄弟了!莫忘追书!有追书是写书的动力。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