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表妹是六点回来的,我们三人去给姥姥祝了寿,然后才出去玩。走的时候姥姥还每人给了我们一个红包,里面装着余红一千二。

  ◇M更新-》最.快y#上3W酷}匠*网

  表妹有一辆奥迪Q8的跑车,我们给姥姥祝寿完了之后我们就开着出去溜风去了。这辆跑车她特喜欢,好几次都开着去我家炫耀,我给她说,瞎嘚瑟,早晚我都得开辆兰博基尼在你面前转圈圈,让你羡慕死。我表妹说,好!你要有兰博基尼的一天,我就给你两条腿袜!不,两条底衣!还是原味的!

  我只能深深地鄙视她了。

  表妹家这段地段是外环了,这里倒是没有那么多的工厂,反而有工厂都要给搬走,这里相当于一个世外桃源,依山傍水。别墅也多,忘了说,表妹家住的就是别墅,听表妹说是军队里面为舅舅准备的。

  别墅多了富人就多了,富人多了纨绔子弟就多了。

  我和表妹巧儿三人开着跑车到外环的高速路上狂驰,这次掌车的是我,我挺兴奋的,加上是在高速上,所以车速就被我提的很高,两百多码,我感觉要是再提升一百码完全不是问题,可是表妹死活都不让,说你要是再敢提速,我回去就告诉大姨妈去,说你偷拿我的裤袜撸管了!

  我求了半天也只求的把车速提升在两百码左右,不过速度已经很快了,一路上超了不少的车,一路飙行。巧儿还站起来大喊,说好爽,好舒服啊!

  我们一路飙驰,驶出了半吧个小时吧,都不知道到了那里,只好把导航打开了,回来不熟悉路,开得比较慢。

  没走多久我就发现后面跟了好几辆跑车,有一辆是那种限量版的,我在报纸上看见过。

  开着开着他们就和我们并肩驰行了,还在我的耳边不停的吆喝,应该是看见了车上的表妹跟巧儿吧。嘴里面就喊着:噢噢噢!美女噢!

  我听着挺别扭的,我就加快了些速度,没想到那群家伙不死心,紧追不舍的,还把车上的低音炮开的很大,DJ的声音,我在表妹的车上都能感觉到耳膜隆隆作响。

  表妹也感觉不舒服吧,就把眉头皱起来了,看来今天有人要倒霉了,我表妹可不是那么好惹的,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惹得她了,就算是天王老子她这丫头也非得让他掉下一层皮她才觉得舒服。

  表妹叫住我,让我在前面停一下,随即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我想估计她是在找人吧。巧儿脸上也有些不悦,看得出她也有些生气,这倒是意外,我认识她这么久了,除了在她的脸上发现委屈之外,就只有笑了。现在看着微怒,知道她很讨厌这些人。

  我们把车停下来之后,开着跑车追着我们跑的人也把车停下来了,一共四辆,三辆宝马,一辆还是限量保时捷,四辆车八个人把我们的奥迪围在中间。

  他们每个人都是那种杀马特的造型,看起来特非主流也很拉风,走在大街上的都是百分百回头率的那种。

  八个人,都是一样的骷髅装,面前一个大骷髅,张牙舞爪,用灯光照射在上面会反射荧光,那时候骷髅很逼真,他们都穿着这样的衣服,倒也不是一般的纨绔子弟,好像是某个组织的,可惜那个时候的我并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组织,要是清楚,我是肯定不会冒这次险,还险些毁了巧儿的一生,后来我追悔莫及,万分痛悔。

  走在前面的那个人是从保时捷上下来的,应该是他们八个人的老大了。

  那男的也只有十几岁的样子,他走上来,把我直接无视,上下打量着巧儿和表妹,然后开口说:美女跟我们去蹦迪怎样?

  我表妹也是个急性子,直接就一枪打回:不怎样!凭什么和你去蹦迪?

  那人没想到我表妹会这么说,好歹他们穿的这身行头也要让别人惧他们几分,况且他们还都开着跑车,一看就是富二代,官二代,没想到面前这个黄毛丫头会这么冲,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们,脸上稍微露出了些薄怒。那男的继续说道:我是北区警察局局长李刚的儿子,李兴平。

  他应该认为搬出自己老爸的名字,我表妹应该多少给些面子,没想到我表妹却是说:北区警察局局长啊?很了不起吗?

  那男的是可能怒了,可以不给他面子,但是他老爸的面子就算是在帮会里面那也是没有人敢不给他面子的,没想到这个黄毛丫头竟然屡次三番的不给他面子,连他最疼爱他的老爸都不甩。

  那男的一声冷哼,脸上现出一丝玩味:行,你真了不起,很冲嘛!他转过身去和他们那七个人说了几句话,然又转过来继续说:我是骷髅的人,北区的分舵李山是我叔叔,现在你惹到我了,我想邀请你,还有你!跟我去蹦迪道个歉,否则,你家里会有麻烦。

  我表妹看着他们,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可能猜出了觉得骷髅有什么关系,没想到他的叔叔竟然会是骷髅的一个分舵舵主表妹脸上依然蔑笑,冷笑着说:就算你们是骷髅的人又怎样?

  那人指的是表妹跟巧儿,并没有指我,显然他们是看上了两人的美丽,想跟她们玩玩,更显然,他们遇到的是表妹这样的狠茬子,会让她们碰壁。

  后面的七个人就身子靠着车身,在那做着各种怪异的动作,像是在看戏,一副将我们吃定了的表情。他们的模样完全的出卖了他们是纨绔子弟的本性。

  无所事事,惹是生非,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那男的见我们连骷髅的面子都不给,勃然大怒,骂了句:泥马,敬酒不吃吃罚酒。然后看着我表妹跟巧儿,舔了舔嘴唇,吐沫甩出一大把,很恶心。银笑着说:这是你们自己找的麻烦!劳资现在不仅要弄你们两个,而且还是我们兄弟八个人一起弄你们两个,弄完之后劳资就把你们两个扔在酒吧当鸡!劳资看你嘴硬~还是几把硬!

  然后他就招手,让其余的那几个人动手,他可能是看着我们只有三个人,还只有一个男生,两个女生,更本就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吧,他就笑了。

  也的确,巧儿看着其他人都上来了,脸上煞白,吓得不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尘说:

  求追书撸撸。。。再次追书者,我祝愿你全家